0°

晨练遇到的那些事,避免不必要的危险和麻烦

晨练,是我已经坚持了几十年的习惯了。

晨练遇到的那些事

记得在我上初中时,早上锻炼身体就是我很热心的事。那时有两个原因促使我这样做:第一:我的个子偏矮,自己想以晨练的方式能不能让个子长高一点;其二:早晨的空气新鲜,对于锻炼后读书,尤其是在树底下读书更能使人快速熟记。这是我屡试不爽的技巧。当然这还是我妈妈传给我的真秘,有兴趣不妨试试看!

以致后来上山、下乡,招工到这、去那,每天晨练是我多年以来的必修课,一直坚持到现在仍是使然:早上四点钟左右起床,洗漱后空腹跑十公里路回来,不管春困、秋凉,夏热、冬冷,当然如果在家没出门时就是刮大风、下雨或是下雪,那是不会出门跑的;如果出门后下雨、刮风或是下雪,不管风大、雨急、雪花飘飘,任凭风吹、雨打、雪花沁,我都会坚持跑完全程,从未间断过。这就使我的身体属于结实型的类别,虽说人痩,但精神尚可,尤其是感冒、咳嗽之类的小毛病那是很少沾染上身的。

晨练遇到的那些事

有这个晨练的习惯,就得度过每天黎明前的“黑暗”这段时光,让我有“幸”在这段黑暗的时光里:历过艰险、见过刺激、斗过智但还没有斗过勇(这是值得庆幸的),经历众多常人不可能遇到的奇闻怪事,不妨写出来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时光。

一次秋天的清晨,出门时居处四周照明灯火依旧辉煌,但是到了乡村公路,那时还没有照明路灯,(不像现在公路村村通,路灯彻夜不眠)不是天气太好时,对面三、五步远都很难看清人的,我就沿着路的右边树下慢跑,影影绰绰发现我的前面有两个人分别骑在两部摩托车上,和我同一个方向但是他们并不像急于赶路,而是走走停停,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

晨练遇到的那些事

我的大脑猛地一激灵,莫非是打劫?夜色正浓时,看偌大的公路两头,不见一个人和一部车,前前后后又没有人家。想想心中一阵慌乱,但马上镇定下来,反正自己身上没有带钱,手机和值钱的东西一样没有带在身上,除非开门的钥匙,他们两就是打劫又奈我何?既然心定下来也就不怕他那么多了。

看来往回跑已经是不可能了,这时我想只能迎险而上,如果胆怯往后跑,那必然会引起他们两人的反追,对我更不利。待我硬着头皮迎上去和他们并齐时,我发现这两个人的眼光紧紧地盯着我看,我也毫不怯场的盯着他两,并快步穿过他们两个走走停停的摩托车,跑过好远,我才放心的回过头看,发现他两并没有追赶我。想想今天是我的勇气和胆量让我侥幸地避过一劫,好险!要是今天决策错误,虽说不会破财,但挨打肯定是免不了的,你没有钱给他,引得他们恼羞成怒,打你一顿出出气,当时没有人看见你又能怎么样?

又一日晨,我跑了约五公里时天刚放亮,来到了一个离前方公交车站(路边招手即停的停车站)尚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隐隐看到前方公交站牌下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捉住站在路牌底下男人的双手,另一个男人搜这个被捉的男人的腰包,我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两个歹徒在强行打劫这个在等公交车的男人。这两个歹徒反应迅捷,行动果断,等我加快脚步快跑到他们身边时,两个歹徒迅即放下等公交车的这个男人,很快的消失于路边的小巷中。歹徒也怕我过去坏了他们的好事而快速跑掉了。

我问这个等车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从他惊魂未定的述说中,我知道了他被两个歹徒洗劫一空。真是太气人!两个健健康康的健全人,为何抢劫犯罪?为何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做这样强行抢劫不为人齿的犯罪勾当?!奈何面对这个惊魂未定的被打劫的男人,遗憾我身无分文空有怜悯心一颗,只好安慰一番,让他下次注意而已。

又一个深秋的清晨,穿上秋衣、秋裤正合时宜,跑了大约四公里上下来到了一个熟人的村庄边,这时天色微亮,朦胧看见在我同向的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还是两个男人,两部摩托车,前一个男人骑的摩托车是打着火的可以随时开发;后一个男人身边的摩托是熄火的,这个男人在焦急的用脚踩以求发动摩托,边踩还不时地偏头朝我这边张望,搞得我莫名奇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待我离他们渐跑渐近时,这个脚踩发动车子的男人很快的丢下这个发不着的摩托快步跨上前面男人的摩托,两人同乘一部摩托绝尘而去。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人是偷车贼。可能开始偷这部摩托时,能骑,但是骑到这里也不知是没有油还是怎么的?摩托不走了,看我在后面跑来的架势,以为我是车主来追他们的!正可谓:邪不压正,做贼心虚!可叹这两个偷车賊也是笨蛋,就算我是车主追上他们,又怎么能奈何他们两个人呢?

还是一日晨跑,看见路上有一个不锈钢的摩托车车锁的锁头,其大小如同一部手机(其时手机还是尚未普及阶段,路上抢劫手机的事情时有发生),我捡起不锈钢锁头在手里把玩,握在手中边玩边跑,这时天已经大亮,只听见后面一部摩托车呼啸而来与我贴身而过,坐在摩托车后座的这个人眼睛紧紧地随着我的手势的摆动而上下搜寻,我一看:原来是我手中握的不锈钢锁头吸引了他,让他误以为是手机呢?承认这些人的眼睛尖,反应灵敏,能快速判断我手上拿的并不是手机而罢手。如果我手上拿的真是手机,那天早上肯定是要给这两个人抢走的!当时我想:如果他真来抢我手上握的不锈钢锁头,我就会狠狠的砸向他两,让他们尝尝抢劫被挨打的滋味。

又一次我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合肥的银河大厦边的人行道上,手上拎着一个人革手提包。不一会,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从我的身后快步走到了我的左边,贴着我和我的脚步合拍地走着,我觉得奇怪:这个人又不认识怎么和我同步一道走?仔细想想他又没有妨碍我,我也不怕他!他和我一道走了大约十几米路程时,来到了一条横路穿插于我们走的这条路,这时,从我们后面的车道上有一个男人骑着一部半旧的自行车变道到我们的正前方上了路牙,车子上路牙时稍微减速了一下,这样车子在路牙上“咯噔”了一下,从车子的后座上掉下来一个手拍包裹着的东西,据我听掉在地下的响声判断:应该是木质类的东西,似公章掉在地下的响声。

骑车的这个男人似乎没有发现掉了东西继续往前走,和我并排走的这个男人快步走到边拾起这个手拍包,复又和我并排走,边走边说:这个人掉了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打开看看。我也不理睬他,你打不打开与我何干?我的眼睛也不朝他那边看,又走几步,他“咦”地一声:是金戒指吔!我心生鄙视:心想雕虫小技能骗得了我?即使就是金戒指又能怎样?再大的外财我不想!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你能奈何我?

后来紧接着发生的事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又走了一截路,这个人看我不上钩,就知趣的走了,过一会我回头看,骑自行车掉东西的男人和我身边一道走的这两个人果然走在了一起,原来是演双簧诱我上钩的!谁知道我是个“冷血动物”油盐不进呢?当然我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眼光独到,能准确地分辨谁是本地人,谁是外来者。相信以他们“孜孜不倦”的精神、“精益求精”的态度,“持之以恒”的韧劲,难免会有想快速发财者受骗上当。当愿不会有人上当!不会有人会财迷心窍而跌进别人精心挖掘的陷阱而不能自拔,到时后悔来不及也!

啰啰嗦嗦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大家:晨练也有危险,尽量结伴而行安全系数高些!避免不必要的危险和麻烦。必须做到安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