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申斋集》关于朱邑祠墓记载,汉大司农朱邑祠墓考

 在桐城历史上,有稽可考、年代最早且有遗存传世的名人是朱邑 朱邑(?—前61),字仲卿,汉庐江舒人。汉宣帝时官至大司农,卒后葬桐乡(今属桐城),事载《汉书》等史籍,为后世所称颂。 朱邑墓、祠跨越千年,几经毁圮,故实多亡佚。本文借助零星史料,撮其大概,试图厘清朱邑祠、墓的过往印记,为地域历史文化名人的研究提供一些较为翔实的参考资料。  

汉大司农朱邑祠墓考朱邑墓地修复前照片

 朱邑生平事迹,最早见于《汉书》循吏传“汉大司农朱邑传”。朱邑年轻时为桐乡(今桐城)啬夫,掌管地方的诉讼、赋税。“廉平不苛,以爱利为行,未尝笞辱人,存问耆老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爱敬焉。 朱邑清正廉洁,爱民惠民,深受桐乡民众的爱戴。继被举贤良,任大名府农丞,再迁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选拔入京,擢升大司农。 朱邑“为人惇厚,笃于故旧,然性公正,不可交以私。”虽位列公卿、身居高位,但自奉节俭,常以俸禄周济贫民,家无余财。 神爵元年,朱邑去世,汉宣帝刘询甚为悯惜,下诏称扬曰:“大司农邑,廉洁守节,退食自公,无疆外之交,束脩之馈,可谓淑人君子。”赐邑子黄金百斤,以奉祭祀。《汉书》循吏传所载的西汉良吏清官仅六人,朱邑位列其中,可见其时对朱邑的评价之高以及对后世的影响之大。 朱邑祠、墓的所在位置,《汉书》朱邑传中有记载。其实朱邑于卒前,就曾留下遗嘱:“我故为桐乡吏,其民爱我,必葬我桐乡。后世子孙奉尝我,不如桐乡民。”及死,其子如其属,将其“葬之桐乡西郭外,民果然共为邑起冢立祠,岁时祠祭,至今不绝”。 西汉时的桐乡,是庐江郡舒县下辖的一个乡,属于郡、县城池所在地的中心区域。据志载,其时庐江郡治座落于舒县县治,二治同处一城,城址在今庐江县西三十里处,史称大城,又名池城。(嘉庆《庐江县志》)故址所在地今属庐江县,与桐城东北界隔河相望。 桐乡在郡、县治所的西南,传记所指朱邑葬于“桐乡西郭外”,是泛指治所城池的西南方位,还是确指桐乡(乡级行政处所)外周的大致地点,今已不得而知。但“起冢立祠”,是为事实。 班固为朱邑作传时,即从朱邑卒葬的汉宣帝神爵元年(前61)到汉章帝建初(7684)年间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桐乡百姓还一直保持岁时祠祭,从未中断。明末邑诗人方文有诗曰:“汉朝陵墓有谁存?丞相通侯不足论。底事啬夫茔尚在,年年父老荐鸡豚。 经历汉魏六朝的漫长岁月,到了唐代,朱邑祠墓依然存在。唐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图志》载:“朱邑祠,在县西南。邑为桐乡啬夫,廉平有恩,县人思之,为立生祠。”北宋时,“有墓并碑”(《元丰九域志》);南宋时,碑已不存。据《舆地纪胜》援引前注云:“大司农朱邑冢在桐城县(汉“桐乡”)西郊外,今墓在县之西。唐元和八年(813)重修立碑,李邕书,字画甚奇,今不复存。 从唐宋时期的史料记述看,唐末五代时,朱邑祠很可能毁于战乱。根据汉墓封土立冢的葬制特征推断,最初的朱邑墓应无墓碑。根据元和八年重修立碑、南宋中叶其墓无碑的记载推测,两宋之交的宋金战争,可能是墓地建筑遭到破坏,祠、碑并毁的原因。 但《舆地纪胜》所载李邕题碑说,似乎不太确切。若以李邕生卒年代(678-747)推算,元和时已经过世,不可能再为大司农墓题碑。是李邕早有题刻、典籍记载时间有误?还是因二人都曾官北海太守,后人仰慕书家之名,集字镌碑,因未加标注,以致记载有误?凡此种种,已无从得知。 但从朱邑祠、墓屡屡见于典籍文献的纪录来看,其于各个朝代中所表现出来的历史价值和思想意义应当不容低估。 

汉大司农朱邑祠墓考

元《申斋集》关于朱邑祠墓记载

元末明初时,祠因兵废日久,荒隘弗称。邱垄陵夷,“故有亭、堂、华表、碑,岁久倾圮”。(明嘉靖《安庆府志》卷之五,地理志,107页。黄山书社,2011年版。) 明洪武八年,宜春夏仲寅来桐任主簿,其间走访遗老,目睹旧祠之颓状,决意重建司农祠。次年(1444)春,“鸠工庀材,改创于县西北山下。为屋高一十有二尺,深如之,广三十二尺有奇。工始于九年三月丙辰,讫于四月辛卯。内之窗户扃鐍,外之墙堵完具,焕以丹黝。”城乡之民群起响应,踊跃捐资以助其成。 祠成之日,主簿亲率文学士子行礼祠下。撰拟祠记,刻碑铭石。其有联曰:“云横墓首山生色,露滴碑旁草亦春”,横额“循良事业”。([明]天顺《直隶安庆郡志》卷之十一,文词,《桐城县重建汉大司农祠记》,305-307页。黄山书社,2011年版。)与此同时,墓表建筑物得以修葺,“旧有亭堂、华表石、五凤楼、碑亭甚备”,祠、墓焕然一新。 到明代中叶,祠、墓又近荒圮。正统四年,提调学校官监察御史庐陵彭勖过谒,慨叹久之,谓邑令曰:“凡先正之有惠政及人者,当崇之以厉风化,况公德被斯邑者深,墓祠若是,苟弗振举,非缺典欤?宜慎图之。”知县泰和严颐承命惟谨,次年(正统五年1440)冬即庀材集工,启动祠、墓修复工程。重修后祠宇恢拓一新,规制视旧有加。“墓冢为之剪秽增土,缭以周垣,树以名木,额其石曰‘汉大司农朱公之墓’”。([明]弘治《桐城县志》)此次整修重置了墓碑,“复立华表石,构亭堂门扃。又于邑中建祠堂,以祀之备”。([]天顺《直隶安庆郡志》卷之八,223页。) 在此之后,备有记载的祠、墓维修尚有两次,一次是正德辛巳(1521)年,知县沈教的修治;一次是嘉靖甲寅(1554)年,邑人御史盛汝谦的捐资鼎修。([明]嘉靖《安庆府志》卷之五,地理志,107页。黄山书社,2011版。)成化二十一年,知县陈勉将朱公祠春秋祠祭设为定例,兹此民心大惬。 从明代朱邑祠、墓的重建、修缮的屡次纪录看,可见朱邑故事根植之深、地方官员尚德之隆和先贤教化的浸润之久。可能有人会问,朱邑祠墓古今若此,其后裔又境况如何? 在《桐城县重建大司农祠记》一文中,作者亦曾有过同样的疑问:“今司农之家,固芜没不可知”。说明早在洪武初年,主簿夏仲寅就作过寻访,但其时朱氏族人已查无下落、不见踪迹。邑人吴应宾也有“伏腊二千年,了不知云仍”的感叹。(吴应宾“朱邑”诗,《桐城明清诗选》12页,安徽美术出版社,2011年版。) 颇感欣慰的是,笔者近年发现了一些颇具价值的文物史料,对朱邑后裔的流徙去向提供了新的证据。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合(肥)九(江)铁路动工建设。其间于桐城晓棚段建设工地发现一宋代砖室墓,出土一方砖刻墓志(现藏桐城市博物馆),年代为南宋嘉定十一年戊寅(1218)。志文曰:“夫人朱氏,世居桐乡,汉大司农之裔。曾祖纬,朝奉郎。祖规,登进士第,授汉阳主簿。”清楚说明墓室主人为朱邑某代女孙,其祖父、曾祖父皆为宋朝官员。据此推断,朱邑葬桐乡之后,子嗣遂定居于此,历经千年仍传承有緖,子孙繁衍,世代不绝。 既然南宋时期朱氏家族传承有在,那明初缘何又了无踪迹了呢?近年以来,有舒城靳姓族人清明至朱邑墓祭扫,声称为朱邑苗裔,并有族谱为证,兹此解开了朱氏一族于桐地消失六七百年的历史悬案。 原来舒城靳氏本朱姓,元末由桐外徙,避居舒邑,遂改姓易籍,其事由谱牒文献中有交代。据《龙舒靳氏宗谱》记载,一世祖为汉大司农朱邑,自始祖以降到元至正年间,已下传三十世,世系传承有序。 当元末战乱之际,桐地沦为朱元璋、陈友谅两相厮杀的拉锯战场,而陈部于桐盘踞尤长,其间朱氏被视作敌姓,朝不保夕。 谱中《育材公改姓记》专纪此事,其文曰:“予生不辰,值兹多故,流言煽起,兵骑搜罗,刻无宁日,族人多有流离失所者。予思若不讳姓,无他可免。爰携昆弟屏迹幽潜,更姓曰靳。以祖延寿公立功蕲黄,蘄靳形类,以地氏也。 其文为朱氏三十世孙育材所撰,时在元至正十年(1350)六月。作者在阐释改姓原委之后,又强调了作记存谱的用意与初衷:“伤自汉以来传三十世,自今改为靳姓,倘后代失记,宗靳而不宗朱,则祖宗之血食何托?挥泪和墨记之谱后,以示子孙其无忘根本所自。 靳谱刊载朱氏世序及改姓故实,与南宋墓志所载内容颇相接,堪可采信。朱氏自元末外迁后,本邑再无血嗣。可堪欣慰的是,司农后代虽历经坎坷,流离徙散,但血脉传承未曾中断,历二千年而不坠,堪称吾邑之奇。 

汉大司农朱邑祠墓考

靳氏宗谱朱邑祠墓位置图 朱邑墓坐落于县西石井铺,当栲栳之麓。栲栳峰,为邑西南诸峰巍竦特出者,号称群龙之首,“怪石欹高岫,重湖荡远天”。(方大任《游栲栳山》)山后连双尖寨,两峰并峙,奇秀幽绝。山前为秦汉古驿道,道左即朱邑墓。明知县胡俨有诗曰:“古县青山里,孤坟碧草中。曾闻有遗爱,犹说是司农。抚字怀前哲,咨询得老翁。撷芳荐萍藻,举酒酹东风。”([明]天顺《直隶安庆郡志》) 朱公祠在明弘治时称“朱公庙”,具体位置不祥。按《龙舒靳氏宗谱》“桐邑十(石)井铺西汉始祖邑公之墓图”所示,元末以前,朱公祠在墓之右,祠、墓相隔不远。 洪武九年夏仲寅重建新祠,“改创于县西北山下”,方位在县城西北。所傍之山为栲栳尖还是乌石山(栲栳与县城之间),却未明所指。正统五年,城中另建朱公祠亦不知所在,未见记载。明末清初以后,朱祠相关记载阙如,究其原因,可能与明崇祯末年、清咸丰年间的两次农民战争有关。 自明崇祯八年起,张献忠农民起义军屡犯县境,除桐城县城未克外,四乡八镇全被占领,祠墓、坊表等礼制性建筑一时损毁殆尽。清咸丰年间的太平天国农民战争对桐城破坏更大,朱邑祠、墓所在的挂车河、石井铺、范家岗一带地当要冲,成为太平军与清军多次鏖战的大型战场。 战火所及,玉石俱焚,城乡建筑、文物古迹大都化为灰烬。朱邑墓地建筑遭毁,仅遗墓冢;祠堂兹此消失,不知所踪,遗址亦无从考证。 1985年春,在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中,朱邑墓开始受到关注。据县文物普查队现场调查发现,墓地因长久失护,荆棘秽草丛生,墓冢周边屡遭侵蚀。至于朱公祠之所在,当地人已不知所之。冢前仅存一长方形碑石基座,其上碑石据传早先移建于牯牛背水库涵闸。 据当地耆老言,二三十年代墓冢圈有墙垣(昔称“懒墙”),后倾圮。每年清明时节,尝有邑中学子来墓地祭扫。1988年,桐城县人民政府公布朱邑墓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市文物管理所对墓地进行了整修。墓冢封土四周筑以灰色花岗岩外壁,外型呈端方覆斗形,古朴庄严,肃穆端凝,颇具汉墓气势。  重修后的朱邑墓冢 朱邑墓是桐城最早的名人墓葬,朱邑是桐邑历史上有籍可考的第一位官员。两千多年来,朱邑祠、墓历尽沧桑,迭经兴废,朱邑爱民的廉政史迹千古流传,为后世所景仰。 笔者感慨之余,心中难免有问:朱邑少时仅区区小吏,有何等功绩,获乡人如此厚爱?历代官员崇奉有加、尤为看重朱邑其人,又意在何为?朱邑留下的文化遗产历二千年而不绝,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其意义何在? 啬夫为我国古代官名,为检束百姓之官。汉代只在县下乡级设啬夫一职,以听讼、收取赋税为职任。从史传记载看,朱邑任桐乡啬夫时,为官清廉,办事公允,从不苛敛于人;行事以利人益民为本,待人平和,听讼息忿从不笞辱人;关爱耆老、孤寡等弱势群体,洞察民瘼,体恤下情。作为基层小吏,能履职尽责如此,斯民何为不爱戴!其待民如父母,乡民则报偿如恩人,庶民百姓需要的就是像朱邑这样的好官! 从朱邑祠、墓的兴废历史看,重建修葺的每一次工程都是地方长官捐资倡导,亲历亲为。他们与朱邑相隔千年,其间多少名人泯灭无闻,惟司农遗存备受眷顾、屡废屡兴,究为何故? 夏仲寅坦言道:“良由其德之感人者深,而足以兴起后世贤士君子尚德之心也。”(《司农祠记》)贤士君子所谓,即地方官员也。信朱公遗泽之深,可启尚德之心。朱公祠墓之修,“俾人之生于斯、游于斯,施政化于斯者,瞻之仰之,岂不有以感发其良心,而景仰其善政耶?”([明]弘治《桐城县志》) 后来的地方官员争相修葺祠、墓,崇祀褒扬朱邑,都是自觉以朱邑为榜样,争当受民爱戴的清官、好官。与此同时,他们也期望“后来为政应千辈,能使斯民独有情”。(刘兴言诗)让莅任斯邑的后来执政者们都有良心感发,怀尚德之心,施善政,行教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杭州府志将桐城知县汪振甲比于朱邑
朱邑播下的遗爱种籽,于桐邑大地生根开花,膏泽千年。桐乡啬夫的继任者们,承先启后,继往开来,一代一代地传递着朱邑当年德政爱民的接力棒。 朱邑祠、墓的沧桑历程,见证了过往朝代的盛衰兴替,更见证了古邑千年官场民间的风清气正、德化民醇;朱邑馈遗的道德思想,经其后的倡导者、传承者、追随者和践行者们的不懈努力,终于催生出巍然耸立、光焰万丈的桐城文化。 朱邑留下的文化遗产,是生动鲜活的乡土教材,对于今天社会的道德建构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教育意义。 朱邑墓地而今尚缺的墓碑、祠堂、华表、楼亭,是朱邑祠、墓的整体组成部分,在过去的二千多年中,一直以完美的形象接受人们的观览、凭吊、瞻仰和崇祀,用物化的载体与完整的内容展示其不朽的勋绩,彰显其教化桑梓,福泽斯民的永恒主题。 后辈毋忘前贤,今人不让古人,乃桐邑千古遗风。笔者相信,朱邑祠、墓恢复旧观的那一天,一定不会太远!  泽国写于骏园 2019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