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

是六月里闷热的夜晚,高考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舒适地卧在家中的床上,心里却颇不宁静。我不知道考后无所事事的生活和考前日夜奋战的日子,究竟哪个更单调乏味。窗外是络绎不绝的车辆,行色匆匆的男人和女人,以及刚下辅导班的小孩。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却无一例外地与我无关。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

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

不知几天没有出过家门了,想起寝室里还有一些遗留的物品没有带回。

回学校看看吧。

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

夜里的校园已经沉睡,让我能更仔细从容地欣赏她的模样。沿着南塘,是一条曲折的石子小径。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少有人往来,夜晚更加寂寞。蛐蛐儿开始小声吟唱,晚风裹挟着泥土的暗香拂过,灰白的回忆逐渐有了色彩,心中也澄亮起来,如月光泄地,一泻千里,绵延不尽。

来到教学楼下,我没有打开灯光,只借着微弱的夜光缓步上了三楼。月光透过教师办公室的窗户,照在办公桌上。笔筒中全是废旧的红笔芯,一支中性笔还未盖上笔盖,几张明信片整齐地压放在玻璃板下,宣誓着永恒的情谊,那想必是临别时同学们留下的。我知道,这三年来,无私的老师们与我们并肩作战,将满腔的热血挥洒在渺渺校园。

走过教室,又看见了三尺讲台和一排排桌椅,心中突然柔软起来。就是在这里,我们挥动笔杆奋战了三年。严冬时节,室内的气氛让人昏昏欲睡,下课了便走向洗手间用刺骨的冷水洗脸;盛夏光景,天气炎热却还要穿着长裤避免蚊虫叮咬。压力大了便去操场上跑三圈,困了便抓一把咖啡粉放入嘴中,失意时躲进厕所声嘶力竭——出了门又是一条好汉。三年的生活已将我们修炼成了不折不扣的战士。犹记最后一节课上化学老师说:“子弹已经上膛,火药已经填满,该送你们上战场了。”从那刻起,我们便穿上铠甲,奔向胜利,义无反顾。

大考之后 ——献给母校铜陵一中

不知不觉来到了小店,一阵暖流在心中涌起。到处都是回忆,不论目光停在何处,都能唤醒一段时光。晚饭后围观新出的零食,为学友挑选精美的生日礼物,在表白墙上悄悄写下心爱女孩儿的名字……那是有雪的夜晚,寒风肃肃,约上三五同学来到小店,喝着热腾腾的奶茶,依偎在食堂的桌旁,交流着彼此的见闻,颇有一种围炉夜话的情致。满世界的冰寒,在此时,因为深夜的小聚,朋友的相伴而温暖如春。

缓缓走向寝室,踏上楼梯,再踱进我们的小房间。寝室不大,曾经的欢愉和企盼都被压缩在这个几十平的地方,如此浓郁厚重,挥之不去。我曾将偶像的海报贴满我的壁橱,将最爱的大部头名著摆上书架,将柔软舒适的毛毯整齐地在床上铺开,定期与父母通话,告诉他们一切安好。我们都用悉心经营着单调却又富足的生活,用最努力的方式。

最爱的便是寝室的露台。是那种有星星的深夜,琐事缠身,辗转难眠,穿了衣裳悄悄来到露台,却发现已有人伫立在那里。两人相视一笑,同样的夜,同在露台,同样的心境,无言亦默契。斗转星移,月光静静流泄着,我们开始谈天说地,互诉衷肠。想到千年前的夜晚,苏轼和张怀民在承天寺相与夜游。我不知他们是否也是同样的经历,但相信我们都需要朋友的陪伴。千里婵娟,你我共赏。

站在露台上,夜风习习,夏夜如一支悠扬婉转的蓝调,朴实而平静,我的心情也逐渐宁静下来。

三年,三年啊,我的高中生活。几十次盈亏,几百个日夜,几千张试卷,倏而消逝在风里。一路走来,面对泥泞、艰辛的生活,我日夜祈祷它快到尽头,可高考既去,重获“自由”的我为什么却整天无所适从,靡靡度日呢?

这让我想起《肖申克的救赎》中老囚犯瑞德的一句话:

“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做‘体制化’。

是的,面对高考,我们学会设立目标,学会抓紧时间,学会自我愈合,负重前行,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学习品质,这些品质在我们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高考后我们或曾狂欢,或曾放飞自我,但烟花散尽,我们却发现浮华生活不过尔尔,还是博学笃志、静心求学的日子来得更加充实、丰富。高中紧张的学习安排便是一种体制,我们无形中被打上了“体制化”的烙印。这种“体制化”是积极的,它告诉我们,静水流深,宁静致远,自强不息,行者无疆。高中三年,我们学会学习、社交、坚忍不拔,这是我们一生受用不尽的财富。

静静地,带上寝室里遗落的物品,走出校园。慢慢地踱步着,不觉已回到了家门前。推门入室,伫立窗旁,行人车马依旧往来不息,但心中已有几分明白。

我愿意加入他们,策马奔腾在广袤的世界地图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