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哪怕艳丽而痛楚,也不要被踩成一堆黏湿可憎的稀泥

安妮宝贝 || 爱从来不是归宿

01

爱情没有中间地带

每个女人,都会有对男人的好色之心。如同喝水般自然。漂亮的男子,如同空气中的花香,虽不是生活的基本原料,但与精神层面的自我暗示有关。它使一个女子对自己的身体和感情产生敏感。

他们很少出现。对你的生活实际内容没有实质性推进。你不会希望与他谈一场恋爱。因为会畏惧试图穿越那具光华的皮囊,触摸到一颗庸碌而与常人无异的心。他们像光线一样出现。漫无边际,照亮天地。这是唯一的作用。

而见到最多的平常男子,面容相似,衣着单调,有鲜活雷同的世间性情,用途广大并且作用实际:共事,恋爱,畅谈,或者结婚。他们像所能购买到的结实而价格适宜的牙刷,每天都要相见并且使用。每过几个月都想换,但换与不换也并无明显不同。

你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和地点遇见他。此起彼伏。是注定彼此联盟的另一半。

男人在睡觉,受伤,吃饭,信任某个女人的时候,会像个孩子,有着天然的脆弱和纯真。而女人不同。女人会随着岁月变得坚硬实用。

每个女人在对男人的具象选择上,都会有自己的一些微小记号。有些女人喜欢男人有长的眼睫毛(落泪的时候让人心碎),理非常短的平头(攻击性的象征),穿灯芯绒裤子(性格温和),偶尔会非常干净地穿一件白色细麻衬衣(内心有对人际关系及梦想的洁癖)。这都是私人化的情结。

她会如何对待她的父亲,哥哥或者弟弟,就会如何地对待她爱的男人。越是计较的感情,越是依赖至骨髓。有时候她像一个母亲一样无私。有时候像孩子一样需索。男人很难明白女人对他们的感情。

好的男人,能够帮助一个女人提升自己。带她摸索灵魂的另一个层面,替她打开一扇门,看到别处的天地。她因此而更喜欢那个新的被发掘的自己。被一双聪慧的手雕琢,有了高贵的线条。她获得改造。

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态度,要么如同隔岸观烟花,心里惊动,无关痛痒,满目照耀。要么就是冷暖自知,血肉纠缠,不依不饶。她从来都没有中间状态。

安妮宝贝 || 爱从来不是归宿

·原谅对方也是脆弱的有缺失的人。

02

爱是一种信仰

爱一个人,是一件简单的事。就好像用杯子装满一杯水,清清凉凉地喝下去。你的身体需要它,感觉自己健康和愉悦。以此认定它是一个好习惯。所以愿意日日夜夜重复。

爱一个人,没有成为一件简单的事,那一定是因为感情深度不够。若要怀疑,从价值观直到皮肤的毛孔,都会存在分歧。一条一条地揪出来,彼此挑剔和要求。恨不能让对方高举双手臣服。但或许臣服也并没有用。

因为你就是爱这个人不够。所以连他多说一句话都会有错。

年少的爱情,务必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玩具已经不是所需要的款型,但习惯了抓在手里,所以依旧丢不下。一边抱怨一边绝对不离不弃。置身感情之中并不懂得宽悯。除了需索还是需索。开口质问必是,你为什么不再爱我。仿佛爱是所有企图的终极。

要过很久,才会明白,爱,并不是一个事件。一种追寻。也不针对任何一个确定的对方。不是拿来满足自己自私及自大内心的工具,也不是用来对抗虚无本质的武器。它只是一种思维方式。它是一种信仰。

一定不能想要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不管是物质还是感情。原谅对方也是脆弱的有缺失的人,又怎么能够去奢求他的保护及成全。即使你需要一个偶像。但那一定不会是你的爱人。不要希望互相拯救。

他应更像是你独自在荒凉旅途中,偶然邂逅的旅伴。夜晚花好月圆,你们各自走过漫漫疲惫长路,觉得日子寂寞而又温情跌宕。所以,互相邀约在山谷的梨花树下,摆一壶酒,长夜倾谈。

它是愿意在某段时间里,与一个人互相交换历史,记忆及时间的信任。交换各自生命中重要而隐匿的部分。却对各自无所求。

当它已经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失去所谓的结果。

安妮宝贝 || 爱从来不是归宿

·哪怕艳丽而痛楚。也不要被踩成一堆黏湿可憎的稀泥。

03

恋爱进行中的真实面目

甜腻黏稠的恋情,令人生疑。恐怕是彼此掉入幻觉之中,翻江倒海,最后爬上岸,发现仓促间不过是池塘里趟了浑水。如此剧烈地追寻彼此内心,是英雄气短的事情。

有力的恋情,是从容不迫的,也是清淡如水的。相信彼此有漫漫长路可走,可以说完心里的话,做完想做的事,且还会有无数新天新地逐一展开。大可轻盈端庄,气定神闲。

内心有着沉实恋情的人,不会让身边的人轻易察觉。你只会觉得他们的眼神中有暖意,笑容有童真,感情浸润着他们,使他们更柔软和敏感。他们像守护着一团火焰一样,小心翼翼。他们让身边的人觉得空气里有情缘的美好自在,而不是荷尔蒙的腥臊味道。

这断然有区别。

女人若出于安全感的需求,没有控制天性中的缺陷,在感情中会节节败退。

提问太多,你爱不爱我,会不会一直爱我,并为此翻来覆去考验,求证,推敲,怀疑。暴露太多的人会显出脆弱,因她丝毫不懂得后退及隐藏,留给彼此的余地。每天追打电话探听行踪,自动献身,出入对方公寓把自己的东西随便放置,像个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照顾起居,姿势太过放低,态度太过热情。很多女人到被离弃的一刻,依旧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一些什么。最终,从高高墙头一朵迎风招摇的嫣红花朵,跌堕成墙脚的一堆烂稀泥,让男人捧不上,甩不脱,左右为难。

只有一种女子,如同浪迹玫瑰,攀藤四处生长的蔷薇。她们不知归宿,在男子生命里煽动黑暗火焰,使之余生沦陷,无法解脱。

爱恋中的女子,一定要警觉做一朵蔷薇,哪怕艳丽而痛楚。也不要被踩成一堆黏湿可憎的稀泥。

安妮宝贝 || 爱从来不是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