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话时让自己简单,听话时看他人简单

说话时让自己简单,听话时看他人简单

说话,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只是从开始会说话起,人就分了三六九等。

有的人不善于言辞,内心的想法和表达往往无法协调统一,以至于他可能很善良,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甚至一出口,完全不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容易让人误解和不喜欢。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也有一类这样的人,说话比蜜还甜,能察言观色,懂对方需求,然后投其所好,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但是,熟悉之后,你会发现他的讨好者心态,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不断借用的语言外衣。久而久之,竟然觉得很假。

还有一类人,心口如一,表达一致。能说能做,不说不做。这类人,往往太过直爽,不懂掩藏,不攻心计,说话,往往坏了一些好事。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还有一类人,口蜜腹剑,当面一套,背后是鬼。你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你也不知道,有一天他满脸堆笑的话,竟成为背后杀人的刀,这类人,说话是本事,做事像放屁。你一笑而过就可,不必当真。

最怕,不爱说话的人突然变成了话唠,最怕,爱说的人突然沉默寡言;最怕,能说能做的人变得不说不做;最怕,口蜜腹剑的人突然变得善良……原因,耐人寻味,却又让人不得不询问。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当一个人从滔滔不绝变成哑口无言,不是受伤了便是藏起了棱角;当一个人受尽委屈和折磨,你想让他说话,不如让他沉默;当一个人由安静变得到处口无遮拦,绝对是遇上了他不能忍受的故事……

任何改变,不是说话上的改变,而是内心深处的抗争和哭泣的声音。于是,说话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件不要脸的事。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孩子呀呀学语时,父母不厌其烦的教,是爱的体现和让孩子成长的迫切。

长大后,对一个人好,贫嘴和皮脸,那是因为爱和喜欢。想借语言来引起另一个人的注意。不管多么木讷的男人或者是女人,都会借“说”这个事,让对方感知温暖和幸福,从而获得自己的情感需求。当然如果不爱,说也不会存在。所以,当一个木讷的人变成了话唠,可能是恋爱了,也可能是受了刺激。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再看工作中,有人靠嘴吃饭,有人靠心吃饭,还有人既靠嘴也要靠心,所以,说话这件事,就真的是既要讲究艺术,还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太过直爽,不能太过含蓄,恰到好处才是最好的。然而,性格使然,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有时候觉得,说话这件事是累人的事。你把对方想复杂了,你说话就要斟酌万千才敢吐口;你若是把对方想简单了,难免让自己被落入一场局。最好的我们,当是说话时让自己简单,听话时看他人简单,彼此不介意,才能彼此共呼吸,共温暖。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有时候想想,说话这件事,有时真的不想说,只想独自面对一些寂寥;有时候是非说不可,因为你不说别人会把你当傻子;有时候,我们需要在说与不说之间找一个契合点,那就是分寸,说话的分寸。只有懂这个分寸,才能懂当下社会的做人之道。

这个世界,说话是本能,但不是伤人的利器。当一个人用嘴伤人,实属不该。同样,当一个人用嘴温暖他人,得到的除了温暖,还有幸福的自己。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
所以,说话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也是一件不要脸的事。当你要脸了,你就变累了,也就变得复杂了

只是,我们需要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学会在说话时看清自己,也能在听话时明白他人,如此,幸甚!

愿你能说且说,而且是说真话,做实事。至于你能说就说,全是假话,那就罢了,罢了!
鸢尾花 || 说话,是件不要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