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贝的服务员为什么总爱笑?

花了一天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作者是一位深度商业作家,跟访西贝集团和创始人4年时间,记录下大量的人物与企业管理故事。但今天我要谈的,不是书评和推荐,而是:人生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也是我合上书两三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想到,如果有轮回之说,人来到这一世总是在接力上辈子。这也就回答了我之前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人这一生有和意义。看完书之后,我恍然大悟,我们来这一世就是为了认清自己。认清是个广义词,它被分为几个阶段:1)在用尽各种办法体认;2)认出了自己的使命或方向,再用力去坐实它。那种感觉,如果用一句诗意的句子形容,大概就是:它认出了风暴。

在“认清”的路上,有些人年轻有为,很早就认出了自己的使命,并且开始去践行,坐实,加强它。有些人没有开这个窍,因此也不会痛苦,平平淡淡地幸福地过着平凡的小日子,这种感觉我想大概就是果子成熟前,要先长叶开花,可能要到下辈子或者下下辈子才能结果(也就是觉悟到使命问题)。而最痛苦的大概是,既不能全然享受平庸的人生,又在其中萌生了对生命意义的寻思,但苦于生活所迫,一边为稻粱谋一边想翻越迷雾把那个模糊的方向看清楚,可惜人生路不像航海,可以在快接近目的地时看得见港口或者屿角的灯塔。

说回这本书,你会发现,对企业家、西贝的创始人贾国龙而言,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他的人生豁然开朗,目标像水落石出——好汉养千口,再升高一些来说,那就是做值得人尊敬的中餐标杆企业,让世界每个城市、每条街道都有好吃的西北菜。

但是在他追问的过程中,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失败、走过弯路、交过学费,但他觉得值。西贝到今天有31年了,中间他们摸索过很多餐厅的定位,从“90%原料来自大西北”、“西贝莜面村”、“地道西北菜”再到“烹羊专家”,为麦肯锡高昂的咨询费(一周工作量麦肯锡收费80万元),也为品牌定位大师特劳特公司支付千万级咨询费,但这些定位结果统统无效,它们看似正确,却无法在西贝行得通。最后西贝还是回到了“西贝莜面村”这个点上来。但是,贾国龙是一个卓越的有大格局的企业家,在这些成本面前他从无怨言,该付的钱一分不少,且发自真心地感谢咨询公司。他觉得这是花大价钱让自己认清自己。他说,办砸一件事,怪给他出主意的人,这就是曾国藩所说的“庸人的常情”。他不是庸人。

贾国龙的西贝到现在开了300多家店,他自己账户上的钱并不像外界想的那么多。而且他和合伙人妻子每年从自己的分红里拿出5000万用来给管理层发红包,又规定企业高管年收入在千万级、现金收入在1000万的,要拿出50%来进入给员工发奖金的红利池。他舍得分钱,“用合理的价值分配,桥东更大的价值创造”。作为老板,这个才是最有力量的。“你不能跟员工说,你先干,赶出来我再给你钱。用分利的方式分权、分责”。

而且他对咨询师、广告公司等供应商也很不抠门,他说自己有做建筑设计的同学,最烦遇上砍价的老板,“60万报价想尽办法抠成50万,结果人家说不定就给你干出20万的活儿,你说傻不傻?

掩卷思考,我发现他是因为看清了生命的使命,认准了方向,钱的目的就纯粹了,那就是让他走得更远,抵达他生命的终极目标——“因为西贝,人生喜悦”。

生而为人,应当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