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熬八年是我喜欢的火锅品牌,最初他们找到我想要写一系列的跟火锅有关的文章。在深入了解创始人对经营的用心,并体验过全部的锅底(好多次自掏腰包吃的)之后,我发现他们身上有我欣赏的很多东西,这些跟我对生活的体察,人生的感悟殊途同归。熬八年出名的是现熬的健康锅底,为了减少火锅汤底中的嘌呤物质,厨师团队用翻倍的食材,缩减熬煮时间,获得好滋味的同时,让火锅喝起来更健康。我身边的朋友说,熬八年的汤是好喝的珍宝汤,想想的确是这样。好东西是需要时间来交换的,但并非一味追求老火煲汤完成。麻辣锅是经典款,台式风格,让麻辣柔和清润,也是可以涮菜之前可以喝两碗的好滋味。“用一些东西交换另一些”这种取舍,就是我们对人生的态度。
我最开始想写几个跟爱情有关的麻辣故事,后来才发现,现在的心境看什么都是一副平淡的语气。现实生活似乎少了许多让人怦然心动,多了一些耐得住心烦的娓娓道来。一口汤让我认出了本我,我认命并喜悦。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熬八年麻辣锅的呢?对我这样感性得过分的人来说,大概喜欢这锅汤底眉清目秀的那一缕清爽。麻与辣都刚刚好,那一缕分寸感,是我所不曾拥有的清明爽朗。“感性的人是不是都活得比较辛苦一些?”我问过好友这个问题,他们说感性的人多半比较辛苦,因一份异于常人的敏感。理性的人好一些,能把很多情绪可以分门别类的切割好,所有的感觉都条分缕析,不会杂乱无章。常常在吃麻辣锅的时候,有一些思绪游离。看着这一锅翻滚沸腾的汤,喝一口,就能尝到融合里各种香料与食材淡淡的香。看似一锅丰富的内容,其实各有各的独立,彼此平衡。羡慕这锅汤,它们和谐相处,世界一片和平,是我望尘莫及的干净利索。有陌生人跟我相处久了,会好奇地猜测我的星座。不是双鱼就是双子,或者天秤。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架飞机,需要屏住全部的元气来hold住情绪的乱流,才能保证能飞越迷雾,在波动的情绪乱流中安全抵达。人生似乎是一场场的飞行,从此地起飞,着陆彼方,我想得体、镇定、优雅,保证不崩溃,不解体,不出任何事故,就是我这个驾驶员最大的成就。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我常常坐在热气氤氲的熬八年的火锅面前,思考他们是如何才能熬好一锅汤的。厨师长说,为了熬一锅健康少嘌呤又有滋有味的汤,他们加大了食材的用量,以此缩减熬煮的时间。这时你会明白,时间过度未必是好事。原来连熬一锅汤底,都是讲究火候的。火候是什么?是一种平衡。用一些东西的多,换一些东西的少。让汤呈现出艺术的意味,就是技巧。


以前在互联网公司上班时,常常看到写代码的同事在各自黑色的屏幕前敲打出一串串代码。但每个人写出来的代码,都不一样。一位资深码农说,写得好的代码像一首诗。是有美感、有节奏感的,是一种清洁,是克制、理性,懂得何时收放。对于大多数从事创作的人来说,驾驭这种事是不存在的,控制才是核心真理。情绪放大了接收器的作用,也扩展了彼此波段间的连接,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堆满杂物的混乱房间里,学着收纳与整理。


既然过了认命不是天才的年纪,就必须要动用控制力,清醒地若一个旁观者,懂得哪些该取,哪些该丢弃。如果你懂了,就能码出有诗意之美的代码,其它的创作也是一样,触类旁通,包括生活和爱情。混乱只适用于天才。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必须要用控制来获得一种成功,否则就会陷入一种折磨的境地之中。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清醒带来的是一种独立的滋味。麻辣锅里的鸭血和豆腐,就是最好的说明。虽然浸煮在一锅麻辣汤底里,它们从形状到味道,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本真。我一直相信,保留一个人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不妥协,不从流,是非常难得的。世界是公平的,你想跟上帝要一颗糖,总得放弃一些宝贵的东西。不愿意去换糖的人,大多也是值得尊敬的,起码是有自己的坚持,哪怕不合时宜。

我最开始想写几个跟爱情有关的麻辣故事,后来才发现,现在的心境看什么都是一副平淡的语气。现实生活似乎少了许多让人怦然心动,多了一些耐得住心烦的娓娓道来。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在快速前进的节奏里,人们总想要一些激烈和刺激。那感觉就像吃一锅刺激得人汗流浃背的四川麻辣火锅。它可以让人味蕾被刺痛,肆意地释放欲望,得到短暂片刻的满足,却不能提供在细水长流恰如其分的麻辣鲜香中,细细品味、慢慢发现的乐趣。那种刺激不像生活,像意外像失控,是我这样上了年纪的天秤座所惧怕的贪婪。

对敏感的人来说,成长是一层层可以咀嚼和回望的感悟,这漫长的岁月中,高光时刻是刚端上桌沸腾的一锅汤底,终究是要在平平淡淡中找到点点滴滴的惊喜。年轻时候的味蕾,总是会厌倦易逝的刺激,而终于发现世间万物都是在平和中绽放出需要细心才能品尝到的欢愉。过山车无法天天坐,而平稳的地铁才是到达目的地的不二工具。


每年我都会反复重看很多平静的电影,总觉得这里面有更多的感情和人性,譬如跟爱情有关的《青木瓜之味》,跟生活有关的《天水围的日与夜》,它们不激烈,不刺激,却也并非如白开水无味,它们就像熬八年的这锅麻辣汤,唤醒了人容易被忽略的东西,它们里面有一种未被过度矫饰的真。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用心烹饪的食物会让人的心跟它共鸣。这种共鸣,是生活,是持久的幸福。因为只有真诚的东西才能交换真诚的回应,不喧哗也不闹腾,不张扬却有张力。我看多了许许多多张扬跋扈的人,虽然也讶异于他们所携带的气场,但总觉得不够真实,总像有一层盔甲或者戏服,太过于舞台化和表演性质。伪装出来的刺激,也许是种保护色,保护着内里欠奉的真诚,实在,朴素。相处久了,大家都会疲惫。而熬八年的麻辣锅,有一种尊重生活的家常底色,它的真实让人觉得可亲、舒服。当我在吃火锅前喝下两碗汤的时候,才明白他们曾经说过的“像为家人做火锅”是什么意思。

当我吃麻辣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平淡漫长的生活,需要的是每天都要发现新鲜的乐趣。像爱情总是有初相见时的火花,点燃双方长久走下去的引线,在这日复一日的琐碎生活里,人总要面对彼此过于家常的一面,保持彼此感情的新鲜。麻辣鸭血是新鲜的,卤制的老豆腐是新鲜的,每天都定量烹制,保持最佳的赏味状态。新鲜意味着细水长流的平凡日子里,人不会活得面目全非。我想我这么喜欢这锅鸭血豆腐麻辣汤锅,大概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生活的样子,平淡温润地在看似平凡的红尘俗世里,保留着一份真与新鲜。它让我能在纷乱的情绪乱流里,能定下心来,跟真实又普通的那个自己,打个照面,认出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