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喜欢的咖啡馆和服务生


现在的书店多半都不是靠卖书盈利吧,充其量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咖啡馆或茶馆。

西西弗开的遍地都是,但咖啡区很拥挤,人多,多半是找不到位子;就算找到位子,书店里乌洋洋的全是人也令人感到糟心。言几又也差不多,去过几家,比前者要宽松一些。最清净的是台湾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所开设的静思书轩,北京、上海、苏州等地都有,我去过苏州滚绣坊、上海江宁路两家,苏州滚绣坊的那家非常气派,据工作人员说地皮是慈济自己买下,楼宇庭院皆为自己所修建。上海那家相对小很多,紧挨着一家快捷酒店,再不远处斜对着玉佛寺。但两家书院都是安静的,少有人来,茶卖得也很平价,乌龙茶25元、35元,说是台湾地区有机高山茶,师傅们亲选的。


有茶,有无线,人少,这样的静思是我喜欢的。在苏州的时候,夏天常常坐公交车去滚绣坊那里工作。静思卖一些心灵鸡汤类的书籍,也有宗教类的,还卖很多环保、有机等对地球人类友好的产品,茉莉花喷雾、手工皂、塑料瓶回收重做出的电脑包之类的。唯一的不好,是这里的座椅是那种仿中式太师椅,坐久了大腿会被椅子边沿硌出一条印,得时不时起来溜达溜达。


上海芮欧百货4楼的钟书阁咖啡好很多,闹中取静,蜷曲在书店L型的长边里。落座的时候,服务生要你点饮料,咖啡或者茶都有。在这里常常遇见一位男服务员,嘴里咕哝着,自言自语,似乎是那种要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才行。他很敬业,手脚麻利,勤快,客人离去他很快就来收拾干净桌面。有的客人坐在咖啡区不买东西,他会上前询问:有什么需要吗?然后伸出一张水单。


大部分人都会明白,要点些喝的吃的才能坐在这,但我也遇见过两次他碰了钉子。有次是个韩国女孩,不怎么懂中文,一脸无辜还有点责怪他打扰的意思;另一次是一个本地女孩,一身痴肥的赘肉,时而趴在桌子上,时而葛优瘫在沙发上,毫无坐相可言,她最讨厌的地方在于,骗男孩子,一会儿说我还没想好,一会儿人过来的时候说我还要在看看,总之这样来回了三四次她的书大概也是看完了,就起身离开了。我心里非常鄙视她。


好的咖啡馆也是可以长时间在其中办公的。最近尤其喜欢的是平江路附近一家莫西咖啡。服务生穿白色T恤,蓝色仔裤和球鞋,青春洋溢。我问过一个男孩是不是大学生,他说毕业都两年啦。另一个头发束在后面的女孩,很酷但也很热情,每次来都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她讲话有点像外国人,我问她的时候她很大方地解释说:我的听力有障碍,因此发音不标准。干干净净的样子。


我发现咖啡馆,书店如果经营的好,服务生是非常重要的。而服务生一定要淳朴,像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像不谙中文的外国孩子,他们眼神和表情都很纯净,让人坐在那里心生愉悦,忍不住多点一杯咖啡或者一份千层。


啊,怎么说呢,我心里喜欢的服务生们的类型,应该是《深夜食堂》电影里那个被大叔收留,做很好吃的菜的女孩子吧。勤快,干练,话不多,不谄媚,清清爽爽的带着些少年气,就是封面这张图。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