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的悲伤如此巨大,大过城南的澄清门

 尘世爱

1.灯笼神

蒲公英的灯笼里,住着一个神人
风轻轻一吹,她就羽化而飞
我突然明白:世间万物都要死亡!
一想到这点,我就幻想时间能回到五千年前
我想啊,我就是灵山顶上那个跳坛的巫
我要让东河边那个死去千次的老太婆活转来
我要让她儿孙满堂,笑声满厅
我要让她变成灵山下最快乐的妖精
我要让她变成十六岁的处女
我要让她睡进蒲公英的灯笼里
我再把清酒吃醉!待风轻轻一吹
我就抱住她,双双羽化而飞!

当我从半空里跌落下来时
面对大地的荒芜,我再嚎啕痛哭

2018.1.5凌晨

2.尘世爱

饮者散去,趁乱遛进江边枯苇
任我一个憨醉人,乱打野风
远山的弯月,像我迷恋过的一个少女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春夏
带血的泡桐花,落满我们全身
种瓜点豆,柳梢梢头
挂着年少时我犯下的轻狂
尘世爱,从此就是一缕袅袅寒烟啊

冷风伸手扯住衣袖,我顺势御风而行
想把这尊日渐被自己轻看的肉身,送出凡尘

若干年后,仍然有人会在大街上认出我
只是他再也不能隔空与我握手
因为一旦被他触及,我就虚影自破

2018.1.7凌晨

3.往下飞

去掉生活中坚硬的部分
像木匠用斧子
铲除木头上的瘤。55岁
我肉体的车厢,每时每刻
都在跑冒滴漏
很多时候,两只前灯
在黑暗中
已经无法打出有力的远光
就想在某个疲惫的夜晚
把车停在悬崖边
站在一根拥有古老魔法的乌木前
伸出食指和中指,往内掏
掏出写第一句诗时
就潜伏体内的那个赤婴
在今夜空旷的黑暗中
选一块沃土把它埋葬掉
让我从此软下来
停止反抗。停止救赎


我不是堕落。我是往下飞
在这个逆反的时代
深渊即天堂

2018.1.26

4.大悲诗

世尊!请给我摸除眼尘
让我能看见生长在体内的灯王之国
让我进入一棵鸟巢,蜕掉劣根
在鸟群的扑翅声中重生

世尊!请赐我大悲之船
千念万念,每一念都是一尾鱼虾
让我透过每朵波浪,找到传说中的水妖
恳请她:“我名叫不洁,你必须把我吃掉!”

喏!世尊!
把我的诗歌带到光明顶
把我的躯体焚烧。让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人类已然失聪,大地早已失明

2018.1.26申时

5.蒲公英

如果不起那阵风,我就是田边坡坎
一颗守护灯笼球的草
如果一阵大风把我吹散
我先拥有天空,接着回抱大地
我的花絮会飘成夜晚的月亮
我的花籽会扎根泥土,成为做梦的孩子

2018.2.2寅时

袁 勇 || 尘 世 爱

6.古城门

富春,锦屏,威德,澄清四城门
守不住从无到有的时光
明洪武四年的那个千户滕贵
在威德城墙上站成一股飘散的风
虽然我这个僵硬的老世故
深谙时空的诡异
但我羸弱的灵魂暖不醒滕武将冰冷的心

就在前晚月亮挂血的那一刻
我猛然醒悟:从此我的写作
必将从有到无。
要是滕贵安在,我要喊他卸掉甲胄
和我一道穿过澄清门,在管星街上
数星星。直到那漫无际涯的青苔
轻轻将我们覆盖

2018.2.2未时

7.断龙脉

那个望气的人
在阆中锯山崖割断龙脉。女皇
就出在了苴国利州。袁天罡
一纸之隔的远祖,仍住在我指尖
听我血液里脉动的风水,不时卷起波澜
一千多年前的那一断,我的帝王之气
凝固成结石,卡在了我的输尿管
在要命的疼痛到来之前,我发誓不会碎它
只是越来越卑贱而不自知的庸常生活
令我骨子里的尊贵:越积越水

2018.1.28申时

8.春日暮

对春的迟钝证明我已覆水难收
很多花开了就开了,并未跟着花跑
刚才在贡院广场的木椅上正微信读书
枝头落下的鸟屎刚好盖住月明两个字
抬头看天,月亮像一朵泡桐树花
想起童年老土地村的春天
我们脚下踩着千万只风火轮
有时踩着千万只蚂蚁,有时踩着蜂群
现在脚下是平滑的青石板
走在上面,反而找不到平衡的支点
好吧,就让我学做一只生僻的鸟
短暂停留一会儿,看能不能再次起飞

2018.3.2亥时

9.我的悲伤如此巨大

我的悲伤如此巨大。大过城南的澄清门
想起几千年前那一天,我从锦屏山上下来
带着山上的风雨。我绝没有轻蔑的意思
倒是反证了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就在这座古都,我明白了一个真理:
诗比神先存在。神创造了人。人发现了诗

但为什么在我的诗中:我的悲伤如此巨大?

在现代科学和哲学的引导下
我通过辩证唯物主义实践证明:
有一张脸孔注定没有五官。有一双眼睛
注定没有方向。有一张嘴巴注定没有声音
所以我的悲伤注定如此巨大。穿过澄清门
过火神楼,再过四牌楼,在贡院广场
想起我是82级享受国家17.5元补贴的师范生
就放开嗓子长歌当哭:哭这个空旷的广场
哭我在这个广场上隐痛莫名的哀哀愁肠

2018.3.13子时

10.学习燕子

亚里士多德说过,终止于一日之春景的
就是很悲哀的燕子。人的一生
不会有燕子那么轻,越走杂货越多
也不会像燕子那样找个暖处筑巢
最多是建一座水泥钢筋库房
刷上花花绿绿涂料,把多余的物事放进去
很多人无暇驻足,最多半日春景
所以,人在世上的存活时间
甚至比不过一只命短的飞燕

上天嫌一个人太孤苦,就造出一群
人嫌一件货物太少,就从土里水里
淘来一堆又一堆。人又嫌线性时间太单调
就启动多维时间,结果迷失于方圆
其实人最重要的,是要活得比燕子轻
要学会用泥巴而不是用欲望做窝
最最关键的是,要学会燕子的生存术:
不要与人处得太远或太近
把自己当个小不点就能活很久:虽然春景不长

2018.4.4寅时

袁 勇 || 尘 世 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