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而我要等候的消息,来自一片翅羽的响亮与欢悦

已亥 如歌的行板

包家巷

七十七号

/ 一 /

包家巷  七十七号

一对银杏老夫妻  静静地

站在尘世之外  掉落的果实

在巷子里溅起婴儿的啼哭

一声又一声

而我要等候的消息

来自一片翅羽的响亮与欢悦

/ 二 /

这些年  总有一只鹰

为我打扫灵魂上空的雪

消弭那些晶莹的罪孽

并坐实  度我而来的佛

其实是十月怀胎的女人

 

我双手合十  腾出余生的空

以及所有适合打坐的夜

/ 三 /

公元2015年2月3日

包家巷  七十七号

一朵花的绽放走漏春的行藏

以及穿越梦境的竹马

抵达前世的消息

 

在诗歌里还俗的男人

干净的身份  让世界荡漾

/ 四 /

有些毒  很轻  却深入骨髓

譬如煮字疗饥的成瘾  譬如

隐身中年的幻想  譬如

总是忍不住猜测奶瓶里的度数

和在一张尿不湿里迷路的可能性

中年人父的热望就戮冷兵器的冷

我终与自己决裂  成为宿仇

/ 五 /

枯叶般卷曲的老人伸出的手

只为一餐果腹的食物

风掠而过却又折身而返

正好撞见树下的老人

把手中的纸币和身体一起折叠

 

是日  阿弥陀佛本尊圣诞

是日  卿安问世第五天

 

这里是包家巷  七十七号

包家巷 七十七号

易逐非 || 已亥 如歌的行板(一)易逐非 || 已亥 如歌的行板(一)

诗意52底

/ 一 /

是一些液态火焰

送我回到这人世又一个春天

从体内吐出一枚珠  吐出线索

戊戌冬祭  宜盛装入殓

此狗正值中年  诗歌

曾是他的疫苗

/ 二 /

清脆如昔的几滴鸟鸣

是落叶不忍枯败的理由么

乱红如血  谁的手谋杀了春光

遗我胜雪白须  死死系牢

这滚烫红尘里  一支竹令

许诺的卿安

/ 三 /

我大声告诉自己

你是一个真诗人

一声咣当  电视剧里

鉴古大师  一锤子

敲碎了元青花的下半身

以及我正在赶路

所有悬念饱满的光阴

/ 四 /

总是在酒后夜深半寐时

一些文字的蛛丝马迹

恍若回光  引渡我接近半空

那些不用心跳和呼吸的守护者

他们  并不面朝大海

只是比我们  更靠近

一段手风琴的温暖

/ 五 /

东经52度  北纬37度

这是我的坐标

我姓易

与易经的距离不是经

而是过

诗意52度

易逐非 || 已亥 如歌的行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