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这一湖的故事 流向骄傲的阳光

发育在春天的忧伤(组章)

之一:吟在清明节

逆行的背影

屈从了,不该屈从的野风

一个叫蒋飞飞的战士

和他的战友们,整整齐齐地

飞了木里的黑土中

 

今天,旭日下的倒春寒

与大片的山河在横眉冷对

不但凉山,而且凉心

那怕野火疯烧

依然没有找到心的沸点

 

让我们起立

让我们弯腰

让我们慢闭双睑

在清明节的前一天

关住那汹涌的抽泣

之二:时间之根

绿茶,在烟灰缸之中

慢慢地浸泡时间。渴望塞腹

屋檐下!是滴落的音乐

将清明,淅淅沥沥地游走

 

半躺的椅子上

时而静谧

时而响彻

那些无关痛痒的院落内外

你在看时间,已走了好久

时间在看你,好久才会走

 

时间无根

总会悄无声息地踮脚离开

一转身,一辈子,不会再见

时间很坏,习惯翻转

不如疥疮,路过就终生疤痕

之三:来自平静

寒流,自北款款而来

优雅了潮风潮雨

一夜入城

一夜入春

成都的车轮,和各色各样的闹腾

在一个叫春的日子里

在一条叫春熙的路上

嘀嘀嗒嗒地

逐渐归于平静

 

时针在上

分针在下

这些日子,有些闹腾

风雨交加的雷电

在夜色过后

似乎还有嘀嗒的翠绿

抽条送梢,攒成一片片新芽

树枝在尽情地抽丝剥茧

纷纷扬下一地

黄叶。和再生的心情

 

新鲜的眼神,或者

那些风舞的青春

都风风火火地在朋友圈

婀娜地生长。而那些平静

却不经意间

都成熟了好久

张翼 || 发育在春天的忧伤

之四:忆西湖的那江春水

一本烽烟宋朝

悄然了西湖

在这四月的柳雨中

静静的流淌着千古

 

雷峰塔躺得

有些波光粼粼

还不忘    柔情似水地

软化了铁骨铮铮的水浒

 

武松和鲁智深

都守望在

西湖的垂柳丛中

用清明的望远镜,偷窥

梁山伯和许仙的爱情

 

西湖安安静静

宛转在神话之中

一不小心 ,就留住了

秋谨那样的女子

 

而今,她风风火火的踏在

五颜六色的脚步中

让这一湖的故事

流向骄傲的阳光

之五:武松的墓碑

故事堆砌的那一湖风流

早已被梁山伯和一个姓祝的男人

飞成了花花绿绿的兴奋

杭州的凡尘,就被这个故事

超乎了天堂

 

从神到妖,早己无法娇艳

很世俗,很低微地

喜欢践踏断桥

当然是为了那个弱不禁风的俗人

 

神仙眷顾的凡尘

很是贪望武大朗家中那两块大饼

血雨腥风的江湖

于是从一个女人的石榴袍下

跳入了千古不涸的西湖

 

昨天路过武松的墓碑

看见敬畏千年的义士

从水浒中跃然草丛

在细雨的清明纷纷将至

没了香烛,也沒了祭奠

一抷又低又小的黄土

比不过他的哥哥

 

断桥边那场一千多年前的私奔

搜肠刮肚的穿越杭州

风吹草动的西湖

唯一让我念念不忘的

还是武松的大嫂

世俗应该风化千古

不然,咋总是看不见

娇小的潘金莲

和她的一方小冢

张翼 || 发育在春天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