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棵杏树,枝头挂着一枚苦涩的月亮

 太阳是一枚青杏 

   /// ///  花 落

风是惯常的动作
树枝一定要摇晃
季节的玄机,被一些花瓣打乱
天空下,一群鸟飞过
另一种现象,我的目光也开始了凌乱
草坪上,一瓣白色的念想
和另一个念想,努力地靠近
就像我流过泪,也在一个春天里绝望
也在一瞬间,拥有过时光的秘密
再一次感到风的力量
是一瓣花敲打我单薄的身体
不可能变成一棵树
三月刚过,我已错过了花期
阳光下独坐,神情有些恍惚

   /// ///  晚 安

说一声晚安,一轮月亮爬在窗户上
一些温柔的光,眨眼间
融入幽蓝的湖水
一些寒冷的气息,在我想念一个人时
吹进薄凉的被褥
半夜醒来,它还卡在狭小窗户上
那一定是你的目光了
我知道它可以游走天空
也知道它可以掉进山后
夜色很漫长,我们说过的这个词
就这么隔着粉色的窗帘
像时光,隔着深远的蓝天

   /// ///  鸟 叫

天还未放亮,是鸟声

把我叫醒的

它说我的梦境太长了,像暗礁

它说我的亲人

此刻就在大海里旅行

它说生命里所有的船只

都需要风平浪静

它说我要继续怀念他们

就到户外走一走

明朗的天空下,花香正浓

生活就是一条航线

它们反反复复地叫

就是摇动着一支长长的桨

   /// ///  晨 景

河流是自信的
两岸的花草是自信的
路上的人,沿着各自的方向行走
他们是自信的
他们也是流动的河流
从很远的地方来,到很远的地方去
太阳出奇的新鲜
洒下的光环,与歌声一起徜徉
它也是自信的,给这些事物不同的命运
开始了新一轮的反复,滞留,拓展
我遇见了这个早晨,写下了一首自信的诗

   /// ///  遇 见

想起遇见的一棵树
它的一片叶子向我招手,说话
我走之后,有人取走了属于我的一片阴凉
那个人,总会在风吹叶片的时候
听到我深情地呼唤
现在,这棵树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也走了很多的路程
但我相信,那些曾经凋谢的叶子
总是阳光一样落在我的肩头

子溪 || 太阳是一枚青杏

   /// ///  林深处

林深处没什么可看的
落叶成泥,溪水成潭
一块石头,可以安静地坐下来
抽支烟,解解乏
林深处也没什么可想的
天空高远,风在树梢上滑过
一朵野花,径自散发着春天的味道
林深处也没什么可听的
鸟声忽高忽低,草木摇曳
讲故事的人,望着一棵枯木出神
唯有太阳像心跳了下,很快就落山了

   /// ///  空 山

一架独木桥下
流水像一个人,低头而去
野草誓言一样拥挤着
石头上长满了苔藓
意在掩藏一个古老的传说
花儿在开,鸟儿在飞
一条小径,终究要留下一串脚印
一朵云,最好的结局就是蓄满雨声
季节轮流交换着,仿佛一种利益的存在
太阳升高的时候,爱攒足了眼泪
无论哪一座山谷,一团暮色追赶而来
那一定是有人大声哭出来的

   /// ///  春 风

春分是有阴谋的
它让刚刚离去亲人的人
哭成一片雨声
又为忘记了疼痛的人
设计一场清明的悲剧
春分是两面派
一面戴着阳光的道具
一面刻下日子的裂痕
然后让时光的宠儿
脱胎换骨一次
春分不走阳关大道
总是从草木的缝隙里
弄响一些虫鸣
春分也不登台唱大戏
只让喜欢装扮白脸黑脸的人
举着闪电的旗子,走走过场

   /// ///  三 月

三月开成了一树白花
幸福的叫杏花,梨花,或者玉兰花
悲伤的,叫胸花,落花,或者泪花
是的,每一朵花都有开放的理由
我看到远山上,有一朵云飘过,白色的云
我看到一个人歇息的地方
有一支蜡烛在燃烧,白色的蜡烛
我看到自己的一生,在湖水边上流浪
像白色的天鹅
我还在不眠的夜晚拉亮一盏明灯
灯光也是白色的
是的,这是个白色的三月
就像你那年嫁给了我,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

   /// ///  相 亲

太阳是一枚青杏
我双手轻轻摘下来时
五月穿着碎花衬衫向我走来
院子里惊飞的小鸟
像一束少年的目光翻过了山梁
多年以后,阳光再次像杏树叶子一样落下来
我找遍五月的出口
时光像一把剪刀,把山坡上的草木
剪成天空的外衣,还有一朵云
像一场风吹皱的花儿
还有那棵杏树,枝头挂着一枚苦涩的月亮

/// /// /// /// /// ///

作者简介

子 溪:本名余普查。甘肃天水人。在《诗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林》、《星星》、《诗歌周刊》、《辽西风诗刊》、《新疆文学》,《手稿》、《小散文》、《西部散文家》《甘肃日报》、《兰州日报》、《辽沈晚报》等各类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获过多项奖励,出版散文集《暖风吹过坡地》、《河流的声音》、《我的伐木场》等。散文入选乡村系列之书等多个选本,有诗入选诗探索漓江版《2017中国年度诗歌》,《中国百年新诗精选》《中国诗歌网优秀作品选》(每周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