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攀枝花,传说中“花是一座城,城是一朵花”的西部“钢城帝国”。

当火车到达攀枝花,来迎接我们的是久违的宋晓达大哥。本是春寒料峭的二月,攀枝花扑面而来的温暖,让人以为穿越到了夏季。在道路两旁、山谷江畔随处都可见开满红色花朵的高大攀枝花树,听说它的学名叫木棉花,我第一次认识。据说这个季节已是花开荼蘼,然火红的攀枝花却不见萧条,依然密密地在枝头张扬怒放。我们在仁和区有幸见到一株已有三百多年树龄的攀枝花树,高大粗壮的灰褐树干要两三个人才能围抱。树上的花不时随风晃动,时有飘落下来,随手拾起一朵都有碗口大,虽已凋谢,但花形依然完整,红色的花瓣上脉络清晰,平凡中美得骄傲瑰丽。树下坐着垂暮的老人,两手撑着拐杖,腰板挺得笔直,看向前方的眼神里透着历经世事的清明。那天午后没有太阳,青灰色的天空布满此起彼伏的厚厚云层,隐隐透出霞彩的光亮,满地落花中,高耸的树以及树下坐得端正不见颓废的老人,让人顿生肃穆之感。想起“三线博物馆”里那些以实体文物、影像资料等方式展现的我国大三线建设中轰轰烈烈的场景,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人们会称攀枝花为英雄花。曾经,那一群凭着坚韧意志的建设者们,用他们的青春和热血在沟壑纵横的蛮荒之地建成了闻名世界的“西部钢城”,并为这座城市的岁月沧桑和历史变迁描摹了浓重的色彩,谱写了一曲曲赞歌,就如同此时手上这朵落花,花虽谢了,却不萎靡不褪色,隐隐透出一种英雄气概,而这种英雄气概,是攀枝花的,也是一代又一代坚守的攀枝花人的。

攀枝花有许多路桥,大约是因为地势气候等原因吧,我们的车经过了一座又一座美丽的路桥,这些路桥跨水而过穿城而建,承载着这个城市的前世今生。在满城攀枝花的映衬下,一边演绎着这座城市的风情,一边又给这座金沙江畔的钢城灌入了丝丝缕缕的柔情。这里的人大多热情厚道,谦逊礼让,这一点在我们去迤沙拉彝族村时显得尤为突出。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去迤沙拉彝族村是我们回成都之前临时起意,宋哥只告诉我们,迤沙拉村是汉族和彝族杂居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距今有600多年历史,曾是南丝绸路上拉鲊古渡的一个驿站。那里有大山深处的古老村庄,有“二战”期间肩负起反法西斯历史使命的“最后的史迪威公路”,还有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金沙江大峡谷……

上午10点多,我们到达迤沙拉村,刚停好车,就见一条小巷里冲出一群黑山羊,赶羊的人叼着一杆长烟斗走在后面,也不吆喝,任它们大摇大摆地从我们身边穿行而去。进入村子,在一条条巷子里东拐西转,红色的巷子深邃而宁静,民居建筑风格类似,家家红墙灰瓦、高瓴飞檐,户户庭院深深、花树盎然,院与院之间又以一墙相隔。走在巷子里,午后渐渐倾斜的阳光将高墙瓦檐的边缘印射在稍矮一些的红色泥墙上,呈现一排波浪形流线。其中一条巷子的尽头,有一株几百年来静静守候着这古村落的黄桷树,它裸露在外盘结虬扎的树根上凸现着岁月的印记,氤氲出淡淡沧桑的气息。村里的人也热情好客,只不过随意站在门口看看那些花儿绿植,院里的阿奶就直接将院门敞开,邀请我们进门随意参观。

从村里出来,我们驱车前往金沙江大峡谷,路过迤沙拉村高处盘龙造型的观景台时,再一次远眺,蓝天白云下,整个村子里密密麻麻清一色显眼的红墙灰瓦房屋,层层叠叠又错落有序,很是壮观。远远望去,天、地、时光与自然和谐融合,要不是远处山上那旋转着的白色大风车,晃眼还以为到了佛国色达。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太阳挂在天空肆意挥洒着热情,蔚蓝之极的天空白云爆裂,丛丛缠绕,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绘它的美了,宋哥在诗里写到:“我走呀走呀 却怎么也走不出云的影子”,是的,自从来到攀枝花,这种惬意美丽的蓝天白云已是常态,让人每每一抬头就会沉醉其中。

沿着狭窄的乡间水泥路驱车前行,遇到开着火三轮的中年农人,男人开车,女人侧坐在敞开的车厢里,慢慢跟在他们后面,一边观景一边前行。两位农人回头瞄了我们一眼,似乎加快了速度,行到稍微宽一点的路段,慢慢将车移到边上,瞧一瞧挪一挪,再招手示意我们的车先行,而后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越往里走,视野越开阔,狭窄的小路两旁是农田,田里有金黄色的麦浪滚滚,远处有农人在收割,割下的麦子成小堆规则地倒放于麦田里。麦田外裸露的红色土壤上,有高高的桉树,还有几个已经干了的甘蔗垛。阳光透过桉树的叶子和枝桠,在地上和甘蔗垛上剪出斑驳的光影,偶尔叽叽喳喳飞过的鸟雀,凭添着几分热闹。

麦田的田埂上有收割麦子的大娘带着草帽墨镜坐着小憩,我走过去曲腿坐在她身边,支着下巴浅浅地笑,她的双眸镀满神采,和我说起迤沙拉麦子丰收的轶事,还有她的家人和他们的村子。离开的时候,我说:大娘,咱们合个影好吗?大娘有些扭捏说“啊,不好看”,却跟着取下墨镜,抹了一把脸,又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头微微靠近我,神情专注地看向镜头,随着“1、2、3”的口令,微笑瞬间布满了她饱经风霜的脸上。我们离开时,大娘已经进入田间继续劳作了。虽是一段不经意的小插曲,却宛如一季花开。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或许是太沉迷于迤沙拉乡间的美丽,我们竟然迷了路,转来转去都没有找到去金沙江大峡谷的路口。只好停车问询路边一位大叔,大叔带着典型的当地口音耐心为我们指路。谢过大叔,我们继续驱车前行,刚走一小截,无意中从后视镜里看到大叔在后面招着手追我们的车,诧异地停下,等大叔跑近,我们才知道,原来大叔觉得还有未说清楚的地方,担心我们走错,特地追来。大叔对着我们又说又比划,直到我们完全清楚。透过车窗,平凡的农人大叔的身影在蓝天白云和远山的映衬下显得伟岸又高大。再次谢过大叔,我们心里涌起一阵阵感动,对于村子里好客的阿奶、路上主动让车的农人、麦田大娘、指路的大叔,我们只是一个过客,可他们那认真的脸庞朴实的言语,却如此的细碎温暖。

走到大叔说的那条路,眼前不平整的土路上,有着各种车轮碾过的痕迹,再往前,路面虽然宽了不少,两边却是陡峭的斜坡,坑坑洼洼的路面夹杂着一些大块的碎石,据说这是穿越攀枝花境内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延伸的一小段,破旧的原貌,似乎在讲述着那场战争的残酷。

我的心里带着敬畏,也有一些紧张,更多的是兴奋中的坚定,或许人的潜意识都是比较喜欢挑战的,何况我们还要奔着金沙江大峡谷这“锦绣河山”去呢。深吸一口气,开着越野性能极佳的大丰田,就这样缓慢、颠簸却又坚定地向山顶进发。山顶有一块较为平缓的空地,边上还有一间似乎无人居住的平房,要去金沙江大峡谷观景台,需要从左边一条窄窄的碎石土路下行,由于不清楚下面的路况,为安全起见我们决定弃车徒步。

窄窄的山道上,风挟裹着山里各种混杂的香气,吹得我们身上衣袂翻飞。在迤沙拉村远远望见的一个个白色大风车,就挺立在眼前红色的斜坡上,硕大的针形叶片摇头晃脑,搅动着这一方天地。一路野花奇草,最意外的是还遇到几只黑山羊,它们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惊慌,淡定地在山道一边的峭壁上觅食。果然没有开车下行是明智的,不然,怎能让这些伸手可触的真实美妙不慌不忙地钻进心里。长长的山道,迂回的山道,只有我们,用笑声惊动山间的每一道魅影,洒下一路的欢愉。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山道的尽头,豁然开朗,才见一条碧带眼前一晃,就见平时儒雅的宋哥张开双臂,冲着面前的山谷豪迈而又痞气地大呼:“啊,金沙江,真他妈的绿啊!”可不是吗,目之所及,天还是那么蓝,花团一样的云似乎压得很低却又缥缈遥远,阳光不动声色地从云层中迸射,灰褐起伏的山峦雄伟壮观,青山暗影一重又一重,其间还穿梭着隐隐的红。由远而近,峡高谷低,玉带一样的金沙江游走于棱角分明的峡谷底部,没有想象中的奔腾浑浊,却碧绿如玉,仿佛春天的颜色融入了江水。我们脚下的草还是金黄色的,并没有多少绿意,大大小小灰褐的怪石裸露在草地上,再往前是斜斜的悬崖。置身于如此美丽纯粹的山色中,任何赞美惊叹的形容词都变得苍白无力,唯有任思维自由飞翔,感受着无法用文字描述的心灵震撼……

通常,我在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前,总是懒于刻意去事先查询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习惯,可那种懵懂中突然邂逅的惊艳感,常常会强烈地冲击我的感官,并随着时间的流淌不知不觉在心里生根,就像看到新绽的花朵,带着初来乍到的盎然生机,一点一点灌注着欢乐,就如此时的攀枝花。脑子里突然冒出“艳遇”这个词,对!我们人生中那些美的人、情、景,不就像一场一场的“艳遇”,在暗香浮动的光阴中,轻轻涂描着一笔又一笔的色彩。

离开攀枝花,再翻看当时的照片,我总是会心一笑,一场美丽的艳遇:见过的人、走过的景、吃过的美食,画面一样浮现,意犹未尽……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晓 蕾 || 攀枝花,一场美丽的艳遇

作者简介

晓 蕾:成都女子,爱文字,喜欢美喜欢笑的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