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生不若花有信,岁岁年年,不负春光

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这脆薄的杯儿,你不断地把它倒空,又不断地以新生命来充满。

Thou hast made me endless, such is thy pleasure. This frail vessel thou emptiest again and again, and fillest it ever with fresh life.

——泰戈尔

滇池畔苏家村

滇水生红蓼,

寂寥白鸥邻。

苍林浮翠色,

水阔跃金鳞。

尘旅栖风雨,

酒兴寄山林。

春风知我至,

拂面荡尘襟。

仙吕  醉中天

春至鸣虫耍,

叶阔绿枇杷,

农舍竹篱界野花,

倦眼天边霞。

偏爱年终酒榻,

繁华一霎,

身心两分天涯。

一画斋主 || 此生浮大白

采 桑 子

芦花似雪涛声渺,

行也遥遥,

梦也遥遥,

逆旅千山多酒浇。

 

莫如陶令东篱傲。

菊也夭夭,

桃也夭夭,

归去田园任逍遥。

如 梦 令

飘落异乡孑影,

疏狂不觉酩酊。

怅块垒难浇,

一曲苍茫云竞。

春醒,

春醒,

烟重繁花千顷。

一画斋主 || 此生浮大白

柳 梢 青

燕去谁家,

杳然无迹,

冷眼尘沙。

荒野平畴,

野花野草,

也到天涯。

 

客乡锦瑟年华,

碧水逝,

贱名奢夸。

几许苍茫,

一杯闲酒,

春水烟霞。

鹊 踏 枝

苍洱农家寻故友。

春水盈杯,

野簌晨初狩。

梅树自开飞絮柳,

桑芽浅草竹篱豆。

 

恰似昔年春剪韭,

山北山南,

白露客衣透。

相祈来年春社酒,

归来年少青衫袖。

一画斋主 || 此生浮大白

一剪梅  立夏

客居不知时序匆。

无奈飘零,

花谢楼空。

白云青山烟雨逢。

知了轻唱,

褪尽春红。

 

谢却春风飞絮重。

莫笑酒阑,

莫笑痴翁。

人生不若花有信。

岁岁年年,

不负春风。

醉 蓬 莱

近滇池水岸,

白鸟悠悠,

夏云奇壑。

菖蒲蒹葭,

揽无边风色。

晴柳婆娑,

长堤雾锁,

望沧浪空阔。

唱晚渔舟,

三三两两,

云际出没。

 

逆旅匆匆,

岁华频换,

北渡南飞,

几番萧索。

苦草浮萍,

看蓼汀红萼。

花亦非花,

我亦非我,

且钓烟波卧。

置酒烹鱼,

呼邻携友,

倾杯澄澈。

一画斋主 || 此生浮大白

越调  天净沙

何夕细字青灯?

几许风晨雨声,

卌年漂萍酒冷。

江湖相梦,

雪一更风一更。

双调  沉醉东风

莫问春夏飘零无界,

又是青梅煮酒时节。

扫榻云,

呼明月,

万顷烟波浪千叠。

莫负了青山白头约,

刹那间沧波一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