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易逐非 || 已亥 如歌的行板(二)

如歌的行板(二)

已 亥

取 珠

1

十一楼  三十四床  靠窗

远处  风吹皱的楼影成为云的替身

病号服里的我成了自己的替身

静候  一抹刀光的惊艳

成全生命的一次起义

2

惨白  冷彻  幽闭 无菌

这神秘之处  终要见血方休

药水覆盖大净的肉体之后

我脑海里飞旋的意象

是这一生最大的菌毒

3

与水质和习惯无关  我一直坚信

体内所藏之珠 是一粒不愿落尘

精神孕化的籽  见证我与内心风暴

以及蒙难文字的肝胆相照

4

体内  刀锋游走的冷芒

妙到毫巅地刻画新的秩序

体外  归于安详的表情和

一些不明身份的词汇

终于有了温暖的下落

5

鏖战到精疲力竭的刀客

浑忘了自己带血的处女作

他的女助手  还在惊叹手术台上

待刀之人性感的胡须和喉结

麻药一般  没有半点色情意味

6

于血泊中为我收拾遗珠的女人

怀揣的婴儿  只待张口领取姓氏

逼她丢了胆儿的父亲  从此以

比这落尘之珠更坚硬的文字

击碎所有生活的苦难

2019年1月28日

01

易逐非 || 已亥 如歌的行板(二)

风水与本命

1

重门  无字照壁  多叉的道口

台湾二号  马蹄莲  花木密植

风水无边  一头呛死在

这绝妙的布局  鬼魅和人

相互错身擦肩  陌路安详

相根硕大且锋利

骨头饱蘸热血的男人

流放于此  并犯下重煞

2

空心木隔墙的另一间办公室

女人正在没收室主的阳具

闹出的动静  让隔壁的男人

付出一根肋骨皲裂的代价

偿还被迫听墙根的罪孽

倒地的一刻  他的身上正揣着

老君山二当家法赐的太岁符

3

老板椅背后的墙上 不宜挂字

换了山水  且覆雪深沉

埋在椅子里的人  从此失了体温

金属重甲包裹的窗户外  一些鸟

来来去去  掉光了羽毛

保险柜里溢出的金水

弥散发馊的荷尔蒙气息

只有智慧的乌鸦  远远地

大声宣泄着内心的焦躁

4

矮个子猴儿占山为王

高个子猴儿屈尊军师

一群猢狲拱卫着母系秩序

手持度牒的狗却怀抱狼的理想

悲剧不在于一根骨头

破坏的物种秩序以及阴阳平衡

而是一枚无人认领的供果

暴露了深渊的线索

5

四十二米的低空  适合

眺望人世已然模糊的过往

给上天的意志  挪出一丝清净

枯坐阳台的我  从不敢入定

怕丢了魂儿的肉身  轻慢

厄运和苦难  福赐的本命

其实  我一直感恩和敬畏着

昂首  只为等那一声熟悉的鹰鸣

穿越白首  与我同归

落日的家园

2019年2月4日己亥新春

作者简介

向上滑动阅览

易逐非:男,1970年生。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评论家。四川作家协会、成都市书法家协会、成都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笔名风尘布衣,号瞿上公子。从事文艺创作20余年,先后出版了诗集《穿越沧桑》、文集《天堂倒影》。其文艺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文学艺术周刋》、《中外文艺》、《四川经济日报》、《诗刋》、《成都晚报》、《空客杂志》等国家、省级报刊杂志,达五百万字以上;其先后为数十位著名诗人、书画家撰写的评论文章,赢得非常高的认同度和美誉度;其书法作品被国内多家机构和外国友人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