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艳阳高照的日子里闲着,心里升腾起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哎哟,我滴那个妈呀

1

下班回到家,屋里黑漆漆的。

苗苗的第一反应是老妈真的赌气回家了,苗苗把灯打开,瞬间的光亮刺得苗苗眼睛本能地半眯了一下。

苗苗在屋子里没有搜索到老妈的影子,赶紧拨打老妈的电话。电话通了,提示无人接听;接着再打,阿弥陀佛,老妈总算是接电话了,“我在回老家的车上,再也不去北京管你的事了。”

“好,好,你不来就不来,那你坐的什么车呢?”苗苗长舒一口气。

“我坐的高铁啊!”

“哇,老妈,你舍得坐高铁了啊,可是你坐的高铁声音咋和火车一样咣当咣当呢?”苗苗无可奈何,老妈为了省钱坐的明明就是火车,还骗她说是高铁。

“不要你管,反正你也不听我的。”老妈气冲冲地把电话挂了。

苗苗又好气又好笑:老妈在身边吧,忍不住和她抬杠;走了呢,心里又空落落的不放心。

2

记得大学毕业那年,苗苗独自来到帝都,穷得只能住地下室。住的地儿离公司远,凌晨七点不到就得起床,下班回到地下室,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苗苗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每次都说在北京挺好的,还戏谑说自己身子瘦弱,挤地铁可好玩了,都不用动,别人顺带着就把她拱上车了。

其实好玩个屁,上下班路上来回差不多得四个小时。偶尔地铁有个座位可以靠着眯会,苗苗都觉得好幸福! 

苗苗再苦,也不说,倔强的她心里想着一定要混个人样子出来,为了妈妈,也为了自己。

几年玩命的奋斗,终于在帝都安营扎寨了。虽然只是一个小窝,对山旮旯里出来的苗苗来说,很开心。

苗苗想:妈妈年纪大了,一个人在老家也不放心,现在自己有能力让妈妈过得好一点了,母女在一起多好啊!下班回家,每天都可以吃妈妈做的饭菜,妈妈也不用天天在地里辛苦了。 

最初妈妈不肯来,她怕增加苗苗的负担。

苗苗对妈妈说:“你哪里需要我负担呢?你来是帮我省钱呢!你不来我每周请家政搞一次卫生就得八十块钱呢,你在,我就不用吃外卖了,点一个外卖就得好几十块钱呢,还不卫生,自己做饭,我们俩个人一天也吃不了几十块钱……”

妈妈打断了苗苗:“我的乖乖啊,点一个外卖要几十块钱?还请人搞卫生,你自己搞,不行吗?” 

苗苗说:“妈,我哪有时间做这个啊,所以你来的话,是帮我省钱啊!” 听说可以帮女儿省钱,妈妈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到女儿身边。

苗苗去车站接妈妈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妈妈这简直是要把老家整个山头都要搬来啊、腊肉、鸡蛋、坛子菜……

苗苗无法想像跛脚的妈妈是怎样把这么多东西垒到车上的。

3

令苗苗想不到的是:住到一起后,她和相依为命的妈妈之间,居然会有那么多不可逾越的东非大裂谷。

每天做两个人的饭菜,搞搞卫生这样的小事,对于一个在田间地头劳作习惯的村妇来说,这简直还不够扰痒。 

北方很少下雨,妈妈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闲着,心里升腾起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在老家,只有下雨天才在家里歇着呢!“三月扶犁,四月播种”这时节,在老家得种了多少庄稼了啊! 

望着小区里的花花草草争奇斗艳,妈妈寻思:光好看有什么用呢?又不能吃,还不如把那草地扒开了,种点黄瓜、四季豆啥的。城里买的菜看起来好看,死贵死贵就算了,还不如自己老家种的好吃,听说都是啥转基因过来的,吃了对身体还不好。不如自己种菜,健康、又能省下不少钱。 

说干就干。 

妈妈找来了锄头,甩开膀子刨地,等菜丰收了,她要给女儿一个惊喜。 

惊喜还没来,惊恐先到了。

妈妈翻了一上午的地,在树荫下刚歇会,物业的人找上来了:这是小区绿地,不能随便乱挖,要罚款。 

妈妈问:这是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么?还不准在自己家门口的自留地里种菜了? 

物业的人和这老太太掰扯不清,直接通知业主苗苗。 

苗苗又好气又好笑:“我的亲娘啊,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这是我家自留地了?北京城里能有这样的自留地给你种菜,那得是带花园的别墅,把我们娘俩一起卖了也买不起呢。”

物业的人也笑了,看苗苗态度的份上,不罚款算了,可是损坏了花草总是要赔的啊,五百块钱总是要掏的啊。

气得妈妈翻来覆去睡不着:五百块钱能买多少黄瓜、四季豆啊,结果买了一堆草。

4

更多的矛盾在后头呢!

苗苗去上海出差,看到一件羊毛呢大衣挺适合妈妈,花了一千八百块钱给买了下来。

回家苗苗告诉妈妈一百八十块钱买的。妈妈好喜欢,说比她在家八十块钱买的好看,就是贵了点。苗苗说贵就贵点吧,好看就行了。 

第二天,妈妈穿了新衣服出去,邻居也夸好看,苗苗妈得意地说:我闺女买的,一百八十块钱呢! 

邻居疑惑:一百八十块钱,那么便宜?你闺女可真会买东西。 

苗苗妈问:一百八十还便宜? 

一边嘟哝一边旋转着摆弄,从衣服口袋里戳了一张纸条子出来,是买衣服的小票:妈呀,一千八百块钱,一头猪的价钱啊。 

妈妈让苗苗马上去把衣服退了,一千八百块呢,宰猪啊! 

苗苗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那么粗心啊,小票顺手放衣服口袋里了,这谎也没法圆了。 

苗苗只得赔上笑脸:妈,这是在上海买的呢,退的话来回机票得好几千呢!我还得请假不能上班,来来回回得损失十件衣服钱,不划算。 

妈妈气哼哼地不说话。 

夏天来了,苗苗穿了条牛仔短裤,一件简单的白T恤,套了双黄色的帆布鞋子。 

妈妈说:真好看,尤其是鞋子。

苗苗很开心:妈,你审美越来越厉害了,这鞋子是一个大品牌,一千多块钱呢!

“啥?一双帆布鞋一千多块钱?是金子做的吗?”

得意就忘形啊,苗苗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又说漏嘴了。眼珠一转,赶紧圆谎:上次在泰国出差买的,泰铢不值钱,一千多块钱也就两百多人民币。

“那也贵啊!一双布鞋,顶多值七、八十。” 

后来买东西,妈妈再问价钱,苗苗提醒自己一定记住严防死守。 

5

味蕾一旦固定,然后就很难改变了。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自带食物基因,那是家的味道。苗苗工作的这些年,吃了无数上台面的大餐,可感觉最吃不腻的还是妈妈做的家常菜。 

关于饮食,母女基本不会发生什么冲突。 

凡事都没有绝对。 

苗苗在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妈妈的电话来了。妈妈在那头被肚子疼得气若游丝,让苗苗快点回去。 

苗苗不得不和客户千赔笑脸万道歉,急急忙忙滚回家。妈妈不是很严重的话,绝对不会打电话给她的,这不是老家,她不懂如何去医院。 

把妈妈送到医院说是食物中毒引起的急性肠胃炎。 

苗苗问妈妈吃了什么,妈妈说就吃了一个她扔了的肉夹馍!

“天哪,我都扔了,你捡起来吃啥啊,那个都买了两天了,坏了,五块钱买的,你这为了那五块钱,耽误我多少事啊!” 

“我就是觉得浪费了啊,我在老家吃了那么多剩饭菜也没有事啊!” 

苗苗翻了个白眼,只好算了。 

每次说到妈妈省钱这个事,妈妈就会说苗苗住的房子那么小,得攒钱换大房子。 

苗苗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妈妈解释:买房子这种事,真的不是靠降低生活质量能买得起的。十万八万一平的房子,不吃不喝省出来的几个钱,在房子面前,那只是杯水车薪。 

苗苗总结妈妈:能走路就绝不坐公交车、能坐公交车绝不坐地铁、能坐地铁绝不打的。总之,如何省钱就如何选择交通工具。

只要不是有急事,苗苗都依了老妈,农村长大的苦孩子,有什么不能将就的呢? 

6

可有的事情还真的不能将就,比如婚姻。

在大城市,30岁没有结婚的姑娘多了去了,越来越多的女孩宁愿选择高质量的单身,也会拒绝凑合的婚姻。但在乡下,哪怕你再成功,如果不结婚,都不被人认可。 

苗苗最头疼的是妈妈催婚。 

苗苗28岁了,在老家早算是大龄姑娘了,妈妈担心她嫁不出去,听邻居说有父母为孩子举牌子相亲,妈妈也有了这个意向。 

苗苗嫌妈妈丢人,发火了:我靠自己过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没有合适的,我就是不嫁。嫁不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呢?到时候我自己去国外的精子库,买一枚优质的精子,生一个漂亮的混血宝宝,省了婆媳关系,省了夫妻吵架。 

这,这,这……不结婚买精子生孩子,这不是胡扯吗? 

妈妈简直是气疯了! 

“真是不应该让你读那么多书,读了那么多书真是读到牛肚子里去了,还要去买精子,丢脸丢到国外去了啊,呜呜呜……我咋那么命苦啊!”

“我咋就丢脸了?我是当小三了还是卖yin了?……” 

苗苗和妈妈吵了起来。 

苗苗吼:都怪我投错了胎,做你的女儿真特么倒霉!

妈妈呜呜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啊! 

苗苗也呜呜呜呜:从小到大都说是为了我好,我求你不要为了我好了,行不行?

……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再也不管你了,我还是回我自己家去。” 

“你去你去,啥事都管,烦死了!”

7

妈妈真的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过后,苗苗又挺自责。 

妈妈生下女儿,父亲很不满意,找个借口和母亲离婚去了远方,再也不管他们母女。

妈妈没有再嫁,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喜欢的女儿,不敢奢望别人喜欢。 

从苗苗记事起,母亲都是起早贪黑,农村的事情,多是力气活,没有男人的帮衬,女人要经历怎样的难只有妈妈自己知道。

有一次干活,苗苗妈摔了,因为没舍得钱去正规医院治疗,就在村里的水师那医治,痊愈之后,就带了残疾,成了跛子。 

很多城里同事羡慕乡下人善良、淳朴,苗苗都不置可否地笑笑。他们哪里知道:底层社会为了争取有限的生存资源,争斗更残酷。

苗苗已经记不清小时候受了多少嘲笑,多少屈辱。

为了少受别人的欺负,苗苗不愿意和别人玩,自己默默努力读书。破旧小木屋的板壁上,贴满了苗苗的奖状,那是母女俩最大的希望。

苗苗永远记得,有次在路边的草丛里捡到了一只口琴,欣喜得都要与风一起跳舞了。这琴她在镇上的商店里看到过,要15块钱呢!琴很脏,琴孔里藏了泥巴,苗苗拿到小溪里,仔仔细细清洗干净了。 

苗苗也不会吹,对着口琴一顿乱吹,声音就像妈妈担粪桶发出的嘎吱声,苗苗还是很开心,要知道她从来没有过玩具啊!

声音招来了邻居王婶,问苗苗琴哪里来,苗苗老实回答捡的。王婶说口琴是她女儿遗失的,让苗苗还给她。 

苗苗不肯。 

王婶骂:小叫花子,拿了别人的东西不肯还,真不要脸,怪不得亲爹都不要。 

苗苗也骂:你才老叫花子呢,我捡的就是我买的。 

妈妈来了,母鸡还会护小鸡呢!妈妈和王婶吵了起来。 

妈妈吵不过王婶,王婶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得出来。 

妈妈哭着让女儿把口琴还给了王婶。苗苗不舍得妈妈被人欺凌,很不情愿地把琴还了回去。

接下来几天下雨,妈妈都去山上砍竹子。 

竹子是乡下人的一项副业,有人收了用来编斗笠。砍竹子是一项很辛苦的活,如果不是家庭收入太少,男人都不愿意去,下雨就更加没有人去做了。

三天后,妈妈交给了苗苗一把崭新的口琴。 

苗苗哭了,妈妈淋着雨去砍竹子,就为了给她买一把口琴。

很多年过去了,多少东西都丢了,唯独这把口琴,苗苗一直带在身边。

8

苗苗摸着口琴,想着自己曾经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让妈妈扬眉吐气。

想想还是自己跟着时代跑得太快了,妈妈老了,理念、思维都太慢了,得给她时间慢慢适应。

天马上转凉了,妈妈有老寒腿,北京的冬天有暖气,妈妈其实挺喜欢的,得想个办法把妈妈“骗”过来。

苗苗告诉妈妈自己要相亲了,让妈妈来把关。苗苗还没说完,妈妈马上同意回北京了。

苗苗不由自主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