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和她的爱情,是一场无法治愈的癌症

她大他17岁,却被他宠爱到老:这真的只是一段虐恋?

今天,我很想写写他的故事。

因为他是一个男人,一个甘愿为心爱的女人牺牲一切的男人,哪怕她想让他断子绝孙,哪怕她大他十七岁,哪怕所有的人都反对。

他也要爱她。

这样的爱情,总是格外吸引女人。这样的男人,总是格外能撬动心弦,尤其是像我这种几乎不再相信爱情的中年妇女。

他就是明朝皇帝朱见深。

1

那一年,他两岁。从一出生,他就含着金汤匙,贵为皇帝的长子。成为王国的继承人,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只可惜,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

他的父亲朱祁镇因为宠信宦官王振,贸然出兵,被蒙军掠去,叔叔朱祁钰即将继位。

虽然幼小的他在太后的庇护下马上被立为太子,以此来挟制新皇帝,但从此,他就成了叔叔的眼中钉。斩草除根,就是这个深宫很快就要上演的戏码。

谁来保护他?

父亲?远在大漠。母亲?已被监视。大臣?纷纷自保。

偌大的皇宫,找不到一个可以停靠的码头,找不到一个能够安抚他的怀抱。

直到,她来到了他的身边。

2

那一年,她十九岁。

她是一个宫女,一个容貌普通才智平凡的宫女。唯一的不平凡之处,在于太后对她的信任。

“去吧,去到太子的身边,照顾他,保护他。”

她领命而去。从此,就开始照料这个小自己十七岁的幼童。

他叫她“万姑姑”,她给他喂食,给他更衣,给他收拾便溺,顺带再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他爬在御花园的树上,她紧张地在下面张开双掌。

他读书写字,她就在旁边摊纸磨砚。

他偶尔调皮起来,会扯着她的衣服不松手。

他哭喊着要找妈妈,她苦劝不下,无奈,只好掀开自己处子的衣裳。

他迫不及待地噙上去,吮吸着母亲一样的乳房。

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能感觉到温暖。因为,宫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害怕和冰冷:没有人来看他,更没有人来找他玩。所有的人都急着去讨好新皇帝,当然,还有新皇帝的儿子。

他很可能要被废了。

是啊,谁会容忍自己的皇位不能传给自己的儿子,哪怕这个皇位本来不属于他,哪怕这个皇位是被大臣逼着坐上去的。

一旦品尝过权力的滋味,很难会不迷恋它。那种杀伐决断的魅力,那种掌握他人命运的快感,是世上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那就废了太子,另立东宫。

于是,五岁那年,他被剥夺了太子的身份,继而被赶出了东宫。

走吧,只要万姑姑在我身边。

也只有万姑姑在我身边。

3

从五岁到十岁,他的身边只有这个女人陪伴。

她陪他住在宫外。虽然他的父亲已从蒙古回来,但立刻被囚禁,无法与他见面,而母亲,更无法出宫来看他。

他的身边,到处都是叔叔皇帝的爪牙,他们虎视眈眈,渴望从他身上找到把柄,好杀了他,永绝后患。

有很多次,他从梦中哭醒,紧紧地抱着她。而她,则把他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安慰劝解。

“别怕,有姑姑在。”

漆黑的夜里,只有姑姑的体温和声音温暖他。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怀里,不由自主地叫了声“妈妈”。

姑姑笑了:“傻瓜。”

她更怜惜地搂紧他,用手指拭去他眼角的泪水,拉上由于惊吓已被他踢掉的棉被。

“听说,皇上的儿子因病去世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当上太子了?”

他满怀期待地问姑姑。

姑姑慌忙用手指捂住他的嘴巴,虽是夜晚,她仍紧张而谨慎地四下看了看,在他耳边说:“以后再也不要说这种话了。”

他懂事地点点头。

姑姑不让说,就一定不要说。我听姑姑的。

黑暗又如何,孤独又如何,有姑姑陪伴,冰冷的山河也有温度。

等吧,盼吧,也许有一天,命运会眷顾我。

4

命运真的眷顾了他。

十岁,父亲重新登上皇位。而他,再一次住进了东宫。这一住,就是八年。

万姑姑有些老了,她已经快三十了,脸上没有其他宫女的红润,更别说和父皇的嫔妃比了。

可是,他却发现,他对姑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她在给他拿替换衣物的时候,他有了羞涩。她的手指还像往常那样划过他赤裸的肚皮,把内衣裹紧,在系腰带的时候,总是会碰触到他不可言状的部位。

他的脸悄悄地红了。而姑姑,还是若无其事地服侍他。

“姑姑,我长大了,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

他在心里呐喊。可是姑姑什么也听不见。

“姑姑,我害怕你的触碰,可我又渴望你的触碰。”

“姑姑,我长大了,可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渴望你的怀抱。”

他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并不太宽阔的肩膀,把姑姑搂在怀里。

他看到了姑姑几分吃惊几分羞涩的脸。

姑姑,余生,就让我好好爱你,好好保护你吧。你的太子殿下长大了!

终有一天,我不但要陪你坐旋转木马,还要带你看尽人间繁华。

5

这一天很快就来了。

他登上了皇位。那一年,姑姑三十五岁,他十八岁。

父皇在驾崩前,给他选了三个女子作为皇后的候选人。谁也没有把这个半老徐娘的宫女放在眼里。不就是一桩荒唐事吗,身为皇帝,怎么玩都可以。前提是,不要违了祖制。

他也的确没有违背祖制。他选了父亲指定的其中一位做了皇后,而姑姑则成了他的嫔妃。

这一次,群臣哗然。怎能可以?

怎能不可以。

他不但要她做了妃,还把所有的宠爱给了她,夜夜要她陪伴。

皇后生气了,嫉妒烧得她失去理智。她派人把这个昔日的宫女找来,以整顿后宫纪律的名义,狠狠地打了一顿,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别看你今日登上枝头变凤凰,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下贱的宫女!”

皇后洋洋得意地离去,留下奄奄一息的她。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受此毒打,她又做错了什么,侍奉皇帝,不是每个嫔妃应该做的事吗?

那天晚上,皇上依然临幸了她。看到她的满身伤痛,这个年轻的男人心疼得无以复加,他火速招来御医诊治,火速做出了处理:

废掉皇后的名分,皇后的父亲被免官充军,凡是和皇后有牵连的大臣一律免职。

面对群臣非议,他没有一句解释,只是一如既往地宠爱她。

你们这些人啊,怎能理解姑姑对我的重要。她曾是我黑暗中的灯塔,是我贫瘠童年里唯一的雨露。

6

从此,没有人敢对她有半句妄言和一丝不敬。有他在后面,她就是高傲的海燕。

她开始扬眉吐气,甚至开始颐指气使。

更开心的是,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如无意外,这个儿子必是将来的继承人。

权力和宠爱真的可以腐蚀一个人的灵魂,无论这颗灵魂曾经多么纯真。

她实际上成了后宫的掌控者,连新选的皇后也要日日去给她请安。其他嫔妃、太监见到她,不是两股战战就是阿谀逢迎。她掌握着宫内所有人的命运,除了这个给他带来荣华富贵的男人。

不,她甚至也掌握着这个男人的命运。

因为,他对她言听计从,只要她想要,只要他有。

但其实,她并没有想要太多,她只想要她永远的宠爱。她害怕自己老去的皮囊无法永久地吸引这个正值壮年的皇帝,尤其是看到其他那些比她年轻娇嫩的妃子,尤其是她的儿子居然在第二年不幸夭折,而她已经将近四十,此生很难再怀孕,这份害怕和忧虑就更加强烈了。

她出手了,隔三岔五地教训那些妃子,甚至在看到某个鼓起的肚子时,赐给这个肚子的主人一杯毒酒。

什么后继无人,什么江山社稷,她只要他的宠爱,千秋万世。

7

对于她的所作所为,他也心知肚明。但他从来不舍得伤她半分,她跟着他吃了那么多的苦,陪他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即使把半个江山给她,那又何妨?

他知道,她并不会要他的江山,她只想要他的怀抱。在失去儿子的那个夜晚,她躺在他的怀里一直哭。

他心如绞痛,这也是他的儿子,是那些个苦难岁月的见证。

可是他没有让自己过多地悲痛,因为他需要安慰这个几欲昏厥的女人,就让一切苦难让我来背负吧。

在我的心里,无论你生不生儿子,你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女人。

可是他不知道,她只是害怕,害怕失宠,害怕这个幼时就陪伴在身边的男人会离她远去。他是那样的英姿飒爽,他是那样的朝气蓬勃,他不再是那个需要她来安慰她来保护的孩子了。而她,已经老去。

不要离开我,不要。

她在心里呐喊。

他听到了她的呐喊。他怜惜地托起她泪眼蒙蒙的脸,用炽热的吻来坚定她的信念:

傻姑姑,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永远。

永远有多远,永远就是在我活着的每一刻,你都刻在我的心上,直到你死去,直到我也死去,我们的灵魂都飞到天边。

姑姑,不管你做过什么事,哪怕所有的人都憎恨你,唾骂你,你都永远是我心里那个善良、最值得信赖的亲人。

我是皇帝,我不得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可我最想睡的,只有你。

8

然而永远不可能是永远。

她死了,病死了。那一年,他四十岁,她五十七岁。

从他两岁的时候,她就陪伴在他的身边,整整三十八年。

她仿佛听到了昔日老太后的声音:

“去陪着太子,他还小,一时一刻也不要离开他。”

一缕阳光透过皇宫的花窗,照在她苍白的脸上。

他在身边,握着她的手,眼睛里都是忧伤。

她笑了,气若游丝地微笑。

傻瓜,不要哭泣。这一生,我已满足。我走了,你会孤独吗?

太后,我没有违背你的旨意,我做到了,我甚至做得比你要求的还要好。因为,我已到了他的心里。

她终于走了。她不知道,她走后六个月,他也跟着走了。因为他实在忍受不了没有她的日子。

每个日落,他还想和她一起下棋,和她一起聊天,甚至,会悄悄地揽起她的衣衫,像小时候那样钻在她的怀里。

你走了,我在这个世间的所有快乐也走了。

你说过要陪我一生一世的,为什么你要先我而去?而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办?

我不愿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不愿做一个拥有生杀大权的主人,我更不愿做世人眼中的英明君主。

我永远都是若干年前那个在你怀里哭泣的小男孩。

就让我去找你吧,我们一起到另一个世界,你还要做我的姑姑。

9

这是怎样一段爱情故事,这是怎样一曲爱恋悲歌。

谁会想到,在几百年前,会有如此痴情的男人,会有如此忠贞不渝的女子。

有人说,他们的爱,并不是真正的爱。

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段母爱的补充,是一种畸恋的补偿。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段歪打正着的荣华富贵,这本来就是她的任务。如果真爱他,她怎忍心杀死他那么多未出生的孩子。

是啊,他们的爱情的确有些不正常。

谁会在对方面临生死追杀、众叛亲离、朝不保夕的日子里一直不离不弃,跟着他受尽磨难,用一生护他周全。

谁会在对方出身卑微、容华老去、杀死他很多孩儿的岁月里一直爱她宠她,没有任何指责,因为她的离去而思念成殇,终随她而去。

即使这是一段不正常的爱情,也有多少人想要啊。

爱情,本来就是一种病,一种人人想得,很多人却无缘患上的一种病。

他和她的爱情,是一场无法治愈的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