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代名人拍马屁

古代名人拍马屁

中文有个词叫“谄媚”,向来是被认为不好的。媚,好理解,就是笑嘻嘻的面对,有点诱惑力,哪怕心里MMP,脸上也是笑嘻嘻。当然,多数时候,这个字多用在女子身上。

谄媚之所以,媚字占了一部分原因,大概是人家以为作为一个男子汉,却去学女子媚态卑贱的讨好别人,没骨气,不好。

谄,庄子解释过,他说揣摩别人的喜好说话,那就是谄。人家好色,你就不停地给讲关于姑娘的段子,那就是谄。

荀子比较狠,他说:“谄谀我者,吾贼也。”阿谀奉承我的,谄我的,都是我的敌人。势不两立!

可见谄,也不好做。至少需要点本事,能揣摩到别人心思,还得用“媚”的态度表现出来,行为上要让对方高兴。

西汉有个公孙弘,他对辕固怕的要命。辕固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他曾与道家黄生辩论“汤武革命”是“受命”还是“篡弑”,汉景帝端坐恭听。

后来汉武帝上位,独尊儒术。辕固自然又被请出来,那时候他已经九十多岁了,公孙弘还是怕他,一直拍他的马屁。

辕固不领情,批评他说:“做人说话要依据正理,歪门邪道的欺世盗名,那不行。”

这是教人不要拍马屁的。

但拍不拍马屁,实际上不在于拍马屁的人,而在于被拍的人。有些人就喜欢人家排他马屁。

因为拍马屁,既然是拍、谄,那就是只有顺从,没有反对的份。

汉武帝就喜欢人家顺从他。

偏偏有个不长眼的,这人叫汲黯,性情有点高傲,说话不讲情面,当着皇帝的面,开口就批评指责。

汉武帝非常不高兴。

汲黯却不买账,顶着汉武帝说:“天子设置百官,难道是用来拍马屁的?来奉承的?难道是为了要硬生生把君主拉到无耻小人的道路上去吗?”

汉武帝被怼得无话可说。

写《春江花月夜》的张九龄,名满大唐。他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颜挺之,一个叫萧诚。

萧诚这个人喜欢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就是专说好听的谄谀之词,颜挺之看不惯。对张九龄说:“老张,跟这人绝交吧,这是小人。”

张九龄却不,他觉得萧诚软美可喜,讨人喜欢。这时候有个叫李泌的人说,张大人靠的是正直无私才当上宰相,没想到当了宰相后喜欢圆滑谄媚之人。

张九龄一听这话说的重,跟萧诚绝交了。

武则天称帝,反对的人太多,武则天的办法就是,谁顺从我,就让谁上位,自然有一批阿谀奉承的人趁机上来了。

郭弘霸就是最典型的一个。当时徐敬业在扬州起兵对抗武氏政权,郭弘霸在朝见武则天时便自告奋勇请求前往讨伐,声称要捉住徐敬业,“抽其筋,食其肉,饮其血,绝其髓”。

武则天听罢大为开心,便提拔他为监察御史。这位御史没有吃到徐敬业的肉,却尝了上司魏元忠的粪便。

当时魏元忠官任御史大夫,但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魏元忠病了。

据说尝粪便可以知道疾病的轻重。郭弘霸为了讨好上司,去探病。就说要看一看魏大人的大小便,还用手指蘸着尝了一尝。

魏元忠却不领情,说你这无耻谄媚的小人,滚蛋!

宋之问在唐诗人中,算是有点名气的。但他为人也不咋的。

他去拍马屁,拍的对象竟然是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张易之大小便,他竟然给人家去扶马桶。张易之这种小白脸,下场是不好的,张易之下台,宋之问当然也遭殃。当时一起遭殃的还有杜甫的爷爷杜审言,他也拍张易之的马屁,但没这么过分。可见武则天一朝,拍马屁是个高峰。

大概女人最爱听好话,即便是现在,你随便说一个女人漂亮,她也很开心,哪怕她确实不漂亮。唐朝有段时间,女性在政治上很活跃,拍马屁、谄媚之徒便也很活跃。

安乐公主手中有权,自然也有人拍她马屁。有个叫赵履温,干脆把自己的朝服脱下来,在脖子上一挂,当作绳子,给安乐公主拉车。

他一辈子用各种手段奉承女人,后来直接帮着韦皇后反叛,结局嘛,很惨,三族被灭,自己被凌迟。可见他当时脱了衣服拉车,露出肉是将来要被凌迟割肉的兆头。

到了宋,拍马屁方法更是层出不穷。

大奸臣丁渭没上位的时候,就到处巴结大官。宋代名臣寇准,权同宰相,但为人正直。有一天大家一起吃饭,寇准吃相不好,汤洒在了胡子上,丁渭很关心上司,就温柔地站起来,轻柔地用手帕擦去寇准胡子上的汤汁。

寇准为人和蔼,就笑着讽刺了一句:“丁大人作为参政,是国家栋梁,怎么能为上司抹胡须!”

丁渭,就是“溜须拍马”这个词的创始人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