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武则天的色戒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如意娘》


这是武则天的一首情诗。作者就是武则天。当然,这是写给自己的丈夫唐高宗李治的。石榴裙,典故出梁元帝《乌栖曲》。”芙蓉为带石榴裙”。本意指红裙,转意指女性风情,有”拜倒在石榴裙下”一说。 武则天竟然将石榴裙压在箱底,可见,此时的李治还没完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如此凄苦幽怨之意,自然也还是她不如意的时候才有。

当然,她那时候还是感业寺的一个尼姑。怎会有君临天下的意气奋发呢。她的感情,也不过是如此千呼万唤而得来的。但许是如此过程让她觉得追求”情”之一字,实在太过虚妄,于是,她半途改道了,去追寻权力。

而在中国,能追逐权力且达到权力顶峰的女人,也只有武则天一人。

不妨再看看她的另一篇文字——

武则天的色戒

羲农首出,轩昊膺期。

唐虞继踵,汤禹乘时。

天下光宅,海内雍熙。

上玄降鉴,方建隆基。

——《曳鼎歌》

昔者楚王问鼎,被认为是觊觎最高权力之心。而武则天,乃是”曳鼎”。看她气魄,直追唐虞汤禹,开口天下,闭口海内。多么的意气奋发。

当然,这时的武则天,已是老太太了。这首四言铭文,作于公元696年四月,那时的武则天,已是周的主人,是”圣神皇帝”和”金轮圣神皇帝”,她尊的是周文王,直接越过了秦汉隋唐的那些男人们,站在了世界的顶端,哪有不意气奋发之理。

这鼎,也是她另铸的,一共九个,放于通天宫。载此铭文的豫州鼎,高1丈8尺,容1800石;其余鼎高1丈4尺,容1200石,共用铜56万多斤。鼎上各写本州山川物产之象,令著作郎贾膺福、殿中丞薛昌容、凤阁主事李元振、司农录事钟绍京等分题,左尚令曹元廨画。令南北卫士10余万人并仗内大牛、白象曳之。自玄武门入。

这可真是大气象。

但这毕竟是自己做的。

虽然老太太必定是看着很满意。但还有更令她满意的。

因为那个和尚。

和尚原名冯小宝,武则天更名为薛怀义,令剃度。自公元685年开始,便是老太太的御用床上用品了。

而自从有了薛怀义,老太太真是顺风顺水。

武则天的色戒

首先是,老太太说,要还政于君,儿子李旦吓得要死,只是跪着磕头,死不答应。武则天顺水推舟,大权独揽。并以此建立了一套完全利己的制度,她下令制造铜匦(铜制的小箱子),置于洛阳宫城之前,随时接纳臣下表疏。同时,又大开告密之门,规定任何人均可告密。凡属告密之人,国家都要供给驿站车马和饮食。即使是农夫樵人,武则天都亲自接见。所告之事,如果符合旨意,就可破格升官。如所告并非事实,亦不会问罪。

接着屠杀李唐宗室。然后薛怀义监工的明堂建成。明堂很高级,隋文帝、唐太宗、唐高宗三代皇帝都想建,但吵了一百年,没有任何行动,薛怀义不到一年就建成了。公元688年,原本只存在儒家经典中的圣殿明堂,建成了,就矗立在洛阳。九根龙柱支撑圆顶,所谓九五之尊。顶上有三米多高的镀金铁凤凰。

嗯,凤凰!

武则天的色戒

武则天的色戒

武则天的色戒

武则天的色戒

武则天的色戒

所谓明堂,即“明正教之堂”,是 “天子之庙”,有道是“王者造明堂、辟雍,所以承天行化也,天称明,故命曰明堂”,“天子造明堂,所以通神灵,感天地,正四时,出教化,崇有德,重有道,显有能,褒有行者也”。最早见于文献《逸周书》,却不见有准确的记述。

数位帝王想建明堂,均未成形,因儒生争议较多。武则天抛开儒生,派薛怀义监工,一年多就建成了。明堂,即“天宫”,亦名“含元殿”、“通天宫”。

然后,洛水浮出了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圣母临人,永昌帝业。

人们一片欢呼声,呈报祥瑞,《新唐书》中明文记载,有地方的母鸡出现变性,此乃大祥瑞。虽然,那时人们还在吃炒鸡蛋。

老太太很敏锐,城头立即插起”圣母神皇”的旗帜。——既是太后,又是神皇!

武则天,站在了权力的顶端,她一路上从太宗皇帝昭仪,变为高宗皇帝的皇后,继而为天后、太后,一直到了神皇。

当然,尔虞我诈软硬兼施心狠手辣的她,并没忘了男皇帝都忘不了的色。

她有薛怀义这种混混和尚,还有张易之、张昌宗这种小鲜肉。

她犯了色戒。

这当然有人不满意。

检察官王求礼就不客气。他直接上表说:请陛下对薛怀义施宫刑,这样一个混混在宫里到处走,宫女们很危险。

朱敬则说:这个男欢女爱嘛,人之常情,但这样有和尚还有小鲜肉,上不满足,以至于男人都想进宫去陪陛下,太过分了。

武则天呵呵一笑。重赏了朱敬则,王求礼也毫发无损。

甚至,王求礼说明堂如此奢华,陛下比夏桀殷纣还荒唐。武则天也不予理睬。

在她看来,色戒不算个界限,男人可以三宫六院,自己贵为神皇,有两个小白脸怎么了?而她也清楚,只要有权力,什么戒条都可以打破。薛怀义作《大云经》主疏,说圣母神皇是弥勒佛出世,武则天很高兴,但转眼就杀了一批李唐宗室,几乎全部被灭门。

当弥勒佛的同时,可以大开杀戒。区区色戒,小菜一碟。何况,她也根本不把这几个男人当回事儿。薛怀义因为嚣张跋扈被宰相派人按住一顿耳光,武则天也是一笑,说:你还是走后门吧,前门是宰相的地盘,别去寻倒霉了。

女皇心里,何曾有色?!也许有,但戒不戒的就难说,反正,那天下,她说了算!!!正如她所谓:

太阴凝至化,真耀蕴轩仪。

德迈娥台敞,仁高似幄披。

扪天遂启极,梦日乃升曦。

德和仁,不也是她说了算么!

武则天的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