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翻翻《新唐书》就会发现,此书与其他史书大不相同,向来史书,绝少为女人写专栏,《新唐书》则不然,各种姑奶奶都有传,地位等同于男人,甚至比男人还高。杨玉环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武则天是女人中的王者,统领男人的皇帝;太平公主是“公主中的公主”,其政治活动,贯穿了整个则天时代,中宗皇帝甚至封她为“镇国太平公主”。更遑论那些实则不小的小角色,比如上官婉儿。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杨贵妃华清池遗迹


谁说女儿不如男,大唐的女人就打他脸。史书也很为难,只好为她们开辟专栏,立传!

这就不但空前,亦且绝后了。

大唐的男人能打能玩,大唐的女人可也不只会绣花。杨玉环可以有“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柔媚,可发起脾气来皇帝大人也是怕怕的。唐高祖的女儿平阳昭公主,自己便拥有军队,清一色的姑娘,兵力过万,号称“娘子军”。她的葬礼,也没有哀乐,军队送行,军乐伴奏,马嘶角鸣,可谓慷慨至极。

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他们全都怕老婆。因为大唐的女人,可不是那些汉人的大家闺秀。她们身上有着游牧民族的气派,张扬着混血的美貌,娇媚中不失英姿飒爽。大唐的女人们,穿着回鹘衣,化着吐蕃妆,说着外国话(突厥语),骑着西域良驹,打着波罗球。

有的干脆穿着男装,招摇过市。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这是敦煌壁画描绘的“都督夫人太原王氏一心供养”图。仔细看女仆中,有人侍女穿男装,发型也有好几种。

大唐的男人也欢喜这状况啊,你看李白——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唐太宗赐给尚书任瓌两个美女。任瓌老婆柳氏是个醋坛子,天天揪这两姑娘的头发,都快揪成秃子了。太宗大怒,弄了一杯酒,对任瓌老婆下旨说:“毒酒,你马上喝了立即死,但是如果你以后不再嫉妒任瓌领回来的小三,就不用喝了。”

柳氏谢恩说:“我和任瓌都是出身贫贱,相濡以沫,夫妻帮衬才到今天他当了官。今天他搞这么多小老婆,我还不如死了!”竟然一口气喝光了,结果没事,因为太宗给她的是醋。身经百战的太宗对任瓌说:“这女人太可怕了,人不怕死,不能用死来吓她。我是皇上都没办法,你又有甚办法?”只好让任瓌把两个姑娘另外买房藏下了,不要再带到家里去。

这就是大唐的女人,皇帝都没办法。武则天还算温柔的了。

唐中宗上位,他的皇后韦皇后三天两头训他,干扰朝政没话说,他女儿安乐公主也不让他清闲,时常自拟诏书,往中宗皇帝面前一摊:父皇,签字吧!

韦皇后,一生便想学婆婆武则天,做女皇。

安乐公主则说:小武子天子都当得,我当个天子女,不过分吧!

上官婉儿为韦皇后设计了一条“武后道路”,韦皇后照做不误,亦步亦趋的学着武则天上位的路子,中宗皇帝更是欣然从命,丝毫不敢反抗。

唐中宗李显,一生被四个女人——亲娘武则天,老婆韦皇后,女儿李裹儿,小老婆上官昭容——玩弄于股掌之中,死得不明不白。

大唐的女人有特权,很强势,需要征服,但需要更强势的男人,比如武则天,也许只有唐太宗李世民这种男人才能征服她,但李世民对她没兴趣。她只好去征服别人了。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武则天能被称为“武媚娘”,个人魅力,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深沉的心机和多变出奇的手腕,大唐的男人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历史也只能喟然慨叹,无话可说。

而且,大唐的女人一直引领着时尚,她们的穿衣、发饰、妆容,处处与众不同,处处彰显着女性的魅力。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唐代女性化妆顺序:敷铅粉、抹胭脂、画黛眉、贴花钿、点面厣、描斜红、涂唇脂。

因为大唐的女人,大唐的男人们绝不敢将傲慢带回家

唐代女子发型,堪称百变。

“贵妇特权”,也许只有在唐朝,形成了一个社会普遍现象,令万世瞩目。可惜的是,大唐的女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