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我无意写一首闷闷不乐的颂歌,可我要像破晓晨鸡在栖木上引吭啼唱,只要能唤醒我的左邻右舍就好。

这句话是一个叫梭罗的人说的。可是,他终究未能全唤醒他的左邻右舍。

假使爱情里全是欢愉快乐,那么,所有在爱里的人都是“左邻右舍”,无须唤醒的那种。

可爱情里毕竟是痛苦烦恼多于欢愉快乐,欢愉快乐,大概多存在以回忆中,那么,所有爱情里的人,也还是“左邻右舍”。所有人围绕着烦恼湖,欲培植那无忧草,企图营造一个属于两个人的安乐窝。

而这邻里关系,不允许抱团,每个人只能各自孤军奋战,奋战的无数种状态,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光怪陆离,甚至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这不是骂人。不是不辨黑白的“指人为狗”。

只是那“为狗”的人,无人同情,虽然它不拘形态的表达着自己的热烈、渴望,甚至是无怨无悔和痛苦。虽然终究有一天,他会明白,那为狗的人,恰好是自己对未来的嘲讽,而当他欲想为狗时,却已是无能为力,欲做一次狗而不可得。就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或,孙悟空。

我佛慈悲,只是苦了有情人。

然我佛不慈悲,人而为人,却不知自己有情,他或许以为那只是一条狗春天时节而已。

可是,每个女子心中,只期盼着一朵云彩。在万众瞩目之下,云彩上的人身披金甲圣衣,脚踏气色云彩来接她。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无论那金甲圣衣下面,是个平凡普通的人,或者是一条狗,无所谓,在她心中,都是盖世英雄。

其实那云彩也无所谓七彩八菜,即便是一片普通的白云、灰云,只要这片云,这片云上的人,是为她而来的,那就足以让她死心塌地认为这云彩上的人,是个盖世英雄。

她抬头仰望着,满脸的激动、微羞,心在砰砰的乱跳。她看到了世界的五彩斑斓。

她一定在想着,这一刻,值得让她一生不渝。此后的人生无论怎样的坎坷苦悲,只要有这一刻的光耀心动支撑,她能甘之如饴。

她当然期盼着美好的结果,期盼着云彩上的英雄走下来,挽她的手,抱她,吻她,带她去任何地方,她愿意。

那一刻,她“卑微”的无怨无悔,无脾气,无要求,低到了尘埃里,好像条狗。可她满心是温柔,是爱怜,是此生已值的满足,是一往无悔的勇气。而她毕竟是有憧憬的。

谁的故事,都不愿意精彩开头,黯然收场。

可是人心呐,你值得谁去对它做憧憬,男人的心也一样。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未必需要,但需要云彩。

云彩来没来,也不重要,人来了,那也许可以开始了。

虽然,英雄没来。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人,和英雄,毕竟是有区别的。

《大话西游》里,白晶晶憧憬的英雄出现了。可是那英雄的心,已不能爱人,至少他头上那个箍子,不允许他爱任何人。虽然他似乎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是他不能爱。

英雄的心,从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在尘土内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们该相信,那就是缘分

英雄,无非是现实的苦痛烧炼出来的另一条狗罢了。

或许,人们忘了,英雄的心,其实未必是属于英雄的。虽然,他英雄的那一刻,是属于某一个人的。

《大宅门》里的七爷。天不怕地不怕。他可以为了女人做任何事情,他为了一个妓女杨九红,大把银子撒出去,面不改色。最难得的是,他拔出刀,拿着枪,万众瞩目之下,为了杨九红,与提督的府兵对着干,坐了大牢也无怨无悔。

杨九红见到了英雄。千方百计的要跟着七爷,因为她为那英雄的一刻心动,她觉得这男人为她死都不怕,那自己还怕什么?她是无怨无悔了。

可是,任你多么的心坚如磐石,多么的无怨无悔,在那现实的大宅门里,都会被淹没。

因为那门内,全是人心。有坚也有柔,英雄也无法。窝囊不如狗。杨九红也一样,可怜不如狗。

所以,关于爱情的故事里,不要去猜结局,因为猜不到。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佛祖管不了人心,更管不了情爱。佛要人离,离得人心远远的,自个儿裹紧自个儿,远离苦海,可是苦海之所以苦,是因为泛起的波浪,无非爱恨。在里面的人,都如落水狗。

而最怕的是,男人心和女人心,那么的不同。

女人心在期盼云彩的时候,男人的心,却是一团蒙雾——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那团雾,对于女人来说,在他英雄过后,就是句号。。。

而也许,他们的心中,句号多得让你感叹,感叹自己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虽然,在最初,你也会说——

骗就骗吧!

真正的爱情里,谁不像条狗

骗骗容易,可是多少骗是因为真才愿意被骗的!

所以,真正的爱情里,说不清骗和真。在其中的,都是无法宣泄,再沦苦海,无边的苦海,像一条狗在里面划拉,划拉,划拉着要上岸。因为,你还爱他。

可是,云彩呢?!

或许会来,更或许不会来!

所以,像只狗!


写在最后——

曾经,有人整夜的给我讲一部电影,可是不管怎么讲,怎么听,都如其他少年对于大话西游里朱茵的那种梦一样。这样的梦也是可以传递的,比如,在那月明之夜,缓缓的叙述出来,回想起来,仍在耳畔。西游已西人亦昔,便把情怀化虚文!于是成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