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朱元璋的想象力肆无忌惮的发挥了十三年

鲁迅如此说中国人的想象力——

一看见短袖衫,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而已集·小杂感》 


譬如有人见别人好甚至别人坏,都能想象到与己遥远的“屈辱”,反正那是不愿意也不能去触碰的“可耻的痛苦”,于是得极端报复,反正不许提起。譬如看见外国产品,立即心里涌起“国耻”的爱国贼。

也有读大作家的书,一身冷汗的,因为觉得那刻薄讽刺的描写,全是对准自己的。

这些都是需要想象力的。

皇帝的想象力

有想象力向来是好事。但想象力可以办好事,也可以办坏事。

尤其皇帝,接触权力极限,若是他有想象力,威力奇大。甚至可以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譬如文字狱。

一般文字狱,多是臣属泼皮无赖鸡蛋里面挑骨头,挑起皇帝疑心,而进行血腥洗刷。清初《明史》案,更是鳌拜等官员直接操作,皇帝并非亲自发挥想象力参与。

但大明的开国皇帝,却又另当别论。

朱元璋本是个文盲,虽然文盲未必定然识字。朱元璋也并非一字不识,但朱元璋的想象力,是皇帝之中无出其右的。尤其对于文字上的想象力。

皇帝的想象力

作为大明开国皇帝,因为其最直接的敌人是蒙古人,其文化措举自然以去蒙古化为主,大力弘扬汉族礼仪文化。其手腕之硬,想法之奇,冠绝古今。

比如他坚决禁止自己的治下出现非汉族的姓氏,如武侠小说中的什么慕容、呼延、独孤、拓跋、令狐等等,一概禁绝。采取的方法,是凡百姓有复姓者,一律改姓,要么去掉一个字,要么更换一个姓,总之,不允许两个字的复姓,大明天下,只允许单姓。

这等于不认祖宗,自然是令很多人吃足苦头的。

并且,朱元璋不允许大明臣民说外国话,一概胡语,不许出口。我们今日崇尚英语,如果换作朱元璋的天下,英语四六级的都得被砍头。

但,蒙古人、色目人,不许改易姓氏,以防冒充汉族。当然,回族人向来的内部通婚(回族因宗教信仰不同,难以结合其他民族婚姻),在朱元璋这里,必须打破,宗教信仰是回族的事,不是朱元璋的事情。你嫁汉人,圣旨让你嫁,不得不嫁。

这虽然不好,但也无可厚非,因为毕竟朱元璋的口号是“驱逐胡虏,恢复中华”。这口号,是他未当皇帝时就提出的。

但朱元璋的想象力,在他当上皇帝以后,无限放大,已经超出了这个口号要求的范围。

金、元当政时,因为其为少数民族,其以前尚有奴隶制度,对属下或奴隶抽鞭子打屁股,那是常见的。但金、元占据中原时,对待汉人,也是如此,继续保持着简单粗暴、野蛮残忍的优良传统。

皇帝如不高兴,可以当朝按倒大臣,棍棒伺候,谓之“杖责”,从宰相到九品小官,无一幸免。宰相之特权,无非挨棍子时屁股下面垫着褥子。

打完屁股,他们说:打在诸位身上,疼在朕的心里。至少官位尚在,不必流放受罪。(《金史·萧玉传》中完颜亮原话。)

但中国有传统,士可杀不可辱。所以当众挨打,比流放千里还痛苦。

但也无法,女真和蒙古的贵族也照样挨打,没人觉得难堪。所以打汉人屁股,乃是一视同仁民族平等。

这倒也无话可说。

但朱元璋不这样想。他有更好的“侮辱”办法,屁股照打,揍大臣称为“廷杖”,地址在午门,而且派太监数数,一五一十的打。嘉靖皇帝甚至御驾计数,打一棍,报一个数,棍子打断三根,嘉靖皇帝仍然气得乱跳。哪怕是宰相级别,在大明皇帝那里,打得更狠,而且不许屁股下面垫褥子。

其他的侮辱,那更是方法多样。朱元璋的想象力,为后世开了一个好头。

有一杭州人士,名徐一夔,为歌功颂德,拍皇帝马屁,写了一篇贺表,原以为此番必定得到重赏,没想到结果却是重伤,直接被砍了脑袋。

因为其中有一句话是: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

朱元璋的想象力开始冲破天际,他勃然大怒。因为他说,“生”就是“僧”,讥讽朕做过和尚;“光”即无头发,嘲讽朕是秃子;“则”便是贼,骂朕做过贼。

这种把方言、文字、读音等等混杂在一起,突发奇想的想象力,真的让人很佩服。

大明的礼部很尴尬,如果是这样,以后什么字都不敢写了。便上书请求朝廷颁布文字使用法则,予人民以标准。

但礼部低估了朱元璋的想象力。因为朱元璋可能普通话非常差,所以总是拿方言发音说事情,而且同音字也做文章,拆字、合字、推想的游戏玩个不停。

比如,“衮衮诸公”,这是一个成语。是杜甫说的——“诸公衮衮登台省, 广文先生官独冷。”衮衮,即相继不绝之意。

但朱元璋不让说,因为,“衮”,便是“滚”,你让朕滚到哪里去?

特殊的“殊”字,不能用。因为,“殊”字拆开,便是“歹朱”。

歹,便是不好、坏蛋;朱,是朕的姓,也是国姓。坏蛋朱,那不是藐视国家么?

道可道,非常道。《道德经》的这句开篇,也不能用,因为,“道”,便是“盗”。

夸皇帝的话,比如“遥瞻帝扉”,意思是尊敬而远望皇帝威严门庭,心生钦佩之意。但朱元璋说,“帝扉”便是“帝非”,朕有什么错,让你这样说?

以上,凡是犯者,一律砍了。

皇帝的想象力

就连说一句“龙盘虎踞”,也得被腰斩。龙不飞竟然盘着,那不是蛇吗?

有个叫林云的,写了一篇文章,叫《谢东宫赐宴笺》,其中有“体乾法坤,藻饰太平”八个字,朱元璋认为,“法坤”与“发髡”同,“发髡”就是秃头,“藻饰”与“早失”同,“早失”什么呢?父母还是德行?斩。

活人遭殃,死人也难以消停。朱元璋甚至跟孟子叫板:“使此老在今日宁得免耶!”(你这老不死的现在要是还活着早被朕砍了)。于洪武二年下令将孟子牌位撤出孔庙。主要是因为孟子号称大丈夫,动不动“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牛气冲天,目中无人,尤其“对君不逊”。他下令删节《孟子》,凡是书中“言论荒谬”的,一律删去。孟子还真是大丈夫,他书中这种话,竟然多达85章。

比如,《梁惠王上》中说:“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

这是骂官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人民痛恨至极。瞎扯,删!

《离娄下》中说:“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一正君而国定矣。”

这是对君主提要求,君主仁义,天下安定。朱元璋是曹操的想法,宁教朕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朕。朕可以不仁义,别人必须仁义!删!

《离娄下》中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谁有资格当朕的兄弟?谁敢视朕如仇敌?删!

当然,“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也是屁话,删!

在朱元璋的想象力笼罩下,几乎不能说话。否则——对不起,否则也不能说——不然的话,命哪里有。

后来学足了朱元璋的想象力的,是乾隆皇帝,但他那是邯郸学步,咬人屎撅,没有新意。因为在朱元璋这里,单凭乾隆皇帝的名字叫爱新觉罗弘历,四个字的复姓,远远超出标准,当斩!

可见,极端的想象力,实际上是心中极端的自卑感。只不过借了权力的威风,胡搅蛮缠罢了。朱元璋,乾隆,都是如此。朱元璋识字不多,胡搅蛮缠。乾隆却自命高手,诗也做了十几万首,可怜心中还是那么的自卑。

朱元璋的想象力肆无忌惮的发挥了十三年,终于在大臣的苦苦哀求下,对大明人民使用汉语定下了一个标准格式,才算完事儿。

但这想象力留下的可怕的惊悸,恐怕是识字的人都闻之战栗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