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把格言连成文章,你会看到智慧还是忏悔?

如果把格言连成文章,你会看到智慧还是忏悔?

富勒说,格言就是用许多材料熬成的简洁语言。沃夫纳格坚定地认为格言是哲学家们才智的迸发。博马舍则认为格言是民族的智慧。

可是,夏普郎说,一部格言集,是一部婉转的忏悔录。

于是,我将那些格言连起来,以使其语句通顺,而再窥探那庞大的忏悔。

以下的每一句话,都是格言,也是名人名言。

人生就像一匹用善恶的丝线交织的布(莎士比亚的名言,后文皆不标出处),可是那上面流淌着,胜利和眼泪,这两种东西,是人向未知旅途的漂泊。如同一出戏,重要的不是长度,而是表演的出色。表演里有爱有恨,爱是阳光,恨是阴影,人生也是光影的交错。唯有酒鬼萧伯纳,才把这人生看作是两瓶必喝的啤酒,一瓶甜蜜,一瓶酸苦。结果无非是,要么先甜后苦,要么先苦后甜。

对,甜蜜是生活的理想。

一种理想就是一种力,主宰着世界,推动着艺术。有些人为理想死掉,有些人借着它们过日子。

任何人都有理想,无知者也会有理想,虽然那只是无知的理想。因为,亚里士多德指导说,在一切事物中,目的是最至关重要的。理想就是目的,也是目标。目标决定你将成为什么人,没有目标的生活是向机会投降。而那人生目标,是值得我们寻找的唯一财富。生活的目标是人类美德和人类幸福的心脏,达到目标的百分之六十五,即是生活艺术的管军。

但是呢,你开始致力的目标既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目标太大会犹豫受挫折而灰心;目标太小则会由于收效缓慢而泄气。

可是呀,培根不告诉我们多大才合适。

我们只知道,任何人都有目的,不是好的就是坏的。

我们只知道,过去和现在只是我们的手段,唯有未来才是目的。但未来,无非也是两个目的,一是得到想要的东西;二是享受得到的东西。

如果把格言连成文章,你会看到智慧还是忏悔?

没错,对于无论是理想,还是目的目标,我们要有信念。

信念是心灵的良知。可它也是储蓄在自己家里的私人资本,是一种生命力,是一切行为的准则。可它明明属于灵魂的范畴,是生活的希望,安全的铁锚,灵魂的解脱。

但不要固执,因为超过目的的人跟没有达到目的的人离得都是一样远的。

若没信念,那至少要有希望。希望是栖息在人们心头的鸟,也不过是清醒人的梦,是不幸者的唯一药饵。若你存在希望,那就预示着你之不幸,因为希望是不幸的忠实姐妹。

所以,希望总是我们在某种不幸中的一种强烈愿望,人的强烈的远望一旦产生,就很快会转变成信念。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愿望是半个生命,冷漠是半个死亡。

只是,凡是不能过分,虽然失去了希望的人,生命如断翼的鸟,再也不能飞翔,但过分的梦想能使人灭顶下沉,就像最可怜的人,把梦想变成金银。

所以,我们需要选择。

如果把格言连成文章,你会看到智慧还是忏悔?

生活中最难的就是选择,能做出选择,是智慧的闪现。因为人的选择是人类发展的首要原则。所以我们时刻要记得选择的准则:所谓的无选择,即是一种选择;最重要的事情先来,次要的永远轮不到,而有些问题正是因为极端重要,反而显得不太重要了。

所以,在选择时,要下定决心。既然选择了,就一往直前。所谓的下决心,往往就是适时地变得严酷、残忍的一种技能。下决心是带着盲目的勇气的,若想在下决心以前完全透视全局的人,是下不了决心的。故而,最大的决心才会产生最高的智慧。

选择,和下决心选择,往往是一种尝试。本来无望的事,大胆尝试就往往能成功。因为只有尝试了,便有一个美好的开始。人的一生就是进行尝试,尝试得越多,生活就越美好,只有勇于尝试的人,才拥有生活的自由。

尝试,就是一种行动。世界上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行动,行动是知识成熟后的果实。伟大的行为才能体现伟大的思想。不可否认,言语也是行动,行动则是一种语言。所以,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的举止行为更能暴露他自己,有什么样的行为就有什么样的名声。

只是,在大事上,人们的行为是按责任去做的;在小事上,人们的行为是按照本性去做的。做,就是存在的显示。

只不过,做事并不费很多力气,决定做什么却需要费巨大的力气。所以,要想干事情,就得对很多事情装聋作哑。因为只会说让人笑,做得好堵人嘴。

在这一切过程中,我们都要学会适应。因为这个世界上,除改变之外,一切都在改变。就像时间改变人一样。那最高明的处世术,不是妥协,而是适应。处事者不以聪明为先,而以尽心为急,这才是“做”的最高指导准则。

但无论做什么,要以正义待人,那等于以仁慈待己。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因为人在世上,总有些许偏差,难保他人之今日,并非自己之明日。世事的机会,对于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既可以成全小偷,也可以成全伟人。故需要学会适应,早虑则不困,早预则不穷。

如果把格言连成文章,你会看到智慧还是忏悔?

容忍世界,才是最大的智慧。

莎士比亚说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