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惧内的皇帝,自己没主意的男人,当然听女人的

皇帝惧内,倒也并不少见。一般人的想象,皇帝身登大宝,富有天下,自然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无法无天”。但婚姻这个事,不好以常理度之,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俗语又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皇帝也是人,怕老婆也在所难免。

汉高祖刘邦,是有一些惧内的。司马迁写《史记》,本纪总共才十二篇,是写帝王的,唯一例外的只有两个人,项羽、吕后。

项羽是个男人,好歹干过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的,西楚霸王之名,汉高祖听见了也得忌惮三分。但吕后作为一个女人,在帝王本纪中出现,与五帝、汉祖并列,可见并不是一般的女人,刘邦怕她,并非没道理。

司马迁对吕后的评价是“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史记·吕太后本纪》)

她是同刘邦一起创业打天下的,刘邦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两人便结发,颠沛流离,甚至被项羽当作人质,却终究陪着刘邦到了最后。

惧内的皇帝

惧内的皇帝

这位女杰,手段也是一点不逊于刘邦的,单看大名鼎鼎的韩信也死于她手,便可想而知。她始终是刘邦的左右手,威严素积,有本事,能同甘共苦,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都怕。

实际上,夫妻之间的“惧怕”是相互的,并非一定就是惧内或者惧外,惧,未尝没有敬和爱的意思在里面。吕后是深明这其中的道理的。

刘邦一死,她便什么都不怕了。

凡是刘邦睡过觉的,不管是妃子还是侍寝,没一个好下场,最惨的戚夫人被砍掉四肢,扔进猪圈,还给起了个外号,叫“人彘”,彘,就是猪。从她的皇帝儿子到大臣贵族,百万大军之中指挥若定的萧何,计谋百出的张良,没一个不怕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固然是因为她掌权之后,权力极大,嫉妒和防备之心更甚之外,也是御人手段,但也正是因为她“惧”的那个人,刘邦,已经不在了。

另一个较有名的“惧内”的皇帝,是隋文帝。他所畏惧的那个人,名字很好听,叫独孤伽罗。她是鲜卑人。

惧内的皇帝


隋文帝是怕她的,怕她的原因,一是因爱生敬,因敬生怕,而是独孤伽罗其家族本身势力不容小觑,是隋朝皇室的鉴定后盾。

这位美女虽然也参政,倒不如吕后那么蛮横,反倒低调谦恭,温柔贤淑。让杨坚怕的是她撒娇式的嫉妒,两人还发誓,“誓无异生之子”就是隋文帝绝不许跟别的女人生孩子。当然了,不置嫔妾也是必须的,即便有三宫六院,那也是形同虚设。

只是,当隋文帝一个没把持住,临幸了尉迟迥的孙女时,独孤伽罗也不温柔了,一刀便砍了那姑娘。

杨坚身为帝皇,连一个姑娘都保不住,自然脸上很挂不住,怒气冲天,跨上马在上林苑里四处乱撞,打马出气,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叹息自己贵为天子,不得自由。还得回去道歉和好。实际上,独孤伽罗如此,并不仅仅是因为嫉妒,而是她本鲜卑女子,“鲜卑之俗,贱妾媵而不讳妬忌。”意思就是,敢爱敢恨,爱就爱死你,恨就干死你,毫不隐晦。

独孤皇后手段虽不如吕后残忍,但光明磊落之处,却是吕后远远不及的。

以上两位帝皇,都是开国之君,开国之君,多半本身都不错。一个朝代中后期的皇帝,要有如此胸襟肚量,对老婆敬一下、惧一下,可就难了。

宋光宗是个例外。

宋光宗赵惇是有名的惧内帝。他的惧内,是真正的惧内。主要是他的那位皇后李氏,既不温柔,也不贤淑,与以上两位皇后相比,治国才能是一点也没有的。但性子之自私冷酷、阴损泼辣,手段之阴毒跋扈,那是前面两位拍马也赶不上的。

总之,她是宫斗剧中恶毒皇后的原型。因为出身贵族,所以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皇太后告诉她,做人要低调,皇后要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她就讽刺你老太婆出身卑微,懂个什么!

宋光宗是个性格柔软的人。这恐怕遗传于他父亲宋孝宗,南宋帝王中,宋孝宗克己节俭,颇能自持,你能想象,一个当皇帝的人,竟然不为自己动用国库的一文钱么?

这恐怕很难做到。

但宋孝宗能做到。而且,他的皇后谢氏是个非常有铁腕手段的女人,杀伐果断,很是能干。女人强,男人性子就稍微弱一点。更何况,谢氏当皇后,跟皇帝一起“同甘共苦”,提倡简朴生活,她自己的衣服都是洗了又洗,穿了再穿。因为她出身寒门。

惧内的皇帝

大概这种软弱的性格,传给了儿子,而且,他是孝宗的第三个儿子,按道理轮不上他当皇帝,他自己恐怕也没想过,所以宋光宗也碌碌无为。唯一让历史能记起他的,恐怕是他罢免辛弃疾等主战名人的事,那还得等别人读辛弃疾时才能看到他。此外一无是处。

自己没主意的男人,当然听女人的。

只是他所惧怕的那个女人,除了愚蠢、嫉妒、阴毒之外,没有任何优点。光宗洗手时见端着盥盆的宫女双手细白,多看了几眼,不料被皇后看在眼里。几天后,李后派人送来一具食盒,光宗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那宫女的双手。

光宗还在东宫时,高宗曾赐给他一名侍姬黄氏,光宗即位后晋为贵妃,倍受光宗宠爱,李后自然妒火中烧,她趁光宗出宫祭祀之机,虐杀黄贵妃,然后派人告诉光宗说黄贵妃“暴死”。光宗明知是皇后下的毒手,但惊骇伤心之余,除了哭泣,连质问皇后的勇气都没有。

她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四处挑拨,煽风点火,玩宫心计。

更要命的是,宋光宗的身体并不是很好,大概常病就懒,于是大权便掌控在了李凤娘的手中。但权力对这个女人来说,除了给娘家捞好处之外,一无用处。

最要命的是,宋光宗当皇帝时,宋孝宗并未去世,而是禅位给他的。他自己心里当然也成天如履薄冰的,而且有那么寂寞,因为李凤娘独霸后宫,不允许任何女人与她争宠,光宗对此只有忍气吞声,抑郁不乐。

最大的存在,才是最大的心病。

前面所说的,宋孝宗的皇后,此时的皇太后,本来就是个铁腕杀伐的女人。李凤娘便不断地煽风点火,宋光宗越来越恐惧,父子之间,形同陌路。

因为宋光宗不敢去见宋孝宗,孝道自然有愧。大臣们来劝一次,宋光宗动摇一次,但只要李后出来,他立即改变主意。

沉默的铁腕皇太后不忍了,以她高超的政治技巧和手段,直接把宋光宗两口子赶了下去,皇帝皇后都别当了。

这种惧内,不惧也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