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个名叫“观音”的女子,写了十首《回心院》

那个名叫“观音”的女子,写了十首《回心院》

也许很难想象,一个人的名字会叫“观音”。汉族或许没有,少数民族还真有。而且大大有名。自来帝皇后宫,其名能传之后代者,盖以美艳为先。萧观音却是一个例外,才名颇著。史载其精通诗词、音律,善谈论,常自制歌词。辽道宗誉其为女中才子。

辽道宗便是耶律洪基,此人倒颇有些名声,《天龙八部》中乔峰之义兄,便是这位皇帝。契丹人向来尚武,喜好打猎,辽自太宗耶律阿保机始,虽建国制文,但并不喜文,宫廷之内,颇以读书为耻。所以,辽的后宫女子,多以英爽闻名,几任女主,便是大宋皇帝闻其名,也是怕的很。

萧观音却是例外。她四岁时便许配给了耶律洪基,可谓是青梅竹马,那时耶律洪基还是王子,没当皇帝。辽国萧姓,本是大姓,后宫多是姓萧的,这也不奇怪。

某次耶律洪基在伏虎林狩猎结束,饮酒聚会,萧观音在侧,即席赋诗一首——

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

灵怪大千俱破胆,那叫猛虎不投降!

这诗是很英气勃勃的。耶律洪基便很喜欢,大赞。两人感情颇洽,生有三个女儿。清宁元年(1055年)十二月立为皇后,尊号懿德皇后。

皇后自然是要管后宫的。这位皇后娘娘,跟其他女子不同,她主张“素”,皇太叔耶律重元的妻子,艳冶自矜,每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萧观音便告诫她说:“为贵家妇,何必如此!” 意思是贵气是骨子里的,并非表面上的。

但耶律洪基是个好动轻文的人,没多久便烦这位皇后娘娘的婆婆妈妈唠唠叨叨。渐渐便冷落了她。

那个名叫“观音”的女子,写了十首《回心院》


萧观音却也并不想法争宠,却写了十首词,名为《回心院》,顾名思义,自然是想让洪基回心转意的。

其一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

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

扫深殿,待君宴。

其二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

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

拂象床,待君王。

其三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

为是秋来展转多,理有双双泪痕渗。

换香枕,待君寝。

其四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

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袂。

铺翠被,待君睡。

其五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

解却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

装绣帐,待君贶。

其六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

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

叠锦茵,待君临。

其七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

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

展瑶席,待君息。

其八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

偏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

剔银灯,待君行。

其九

爇熏炉,能将孤闷苏。

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

爇熏炉,待君娱。

其十

张鸣筝,恰恰语娇莺。

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

张鸣筝,待君听。

这词意,缠绵悱恻至极,若是换了宋徽宗,自然是龙颜大悦,回心转意。耶律洪基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文盲,自然不懂。

萧观音便找了一个宫廷乐师,让他给《回心院》谱曲。

这人叫赵惟一。本事倒也不小,文采也不差,竟然把这十首词中之意,发挥得淋漓尽致。

曲成之日,萧观音吹玉笛,赵惟一奏琴,琴笛合奏,声动人心。两人成为知音,据说萧观音专门为赵惟一写了一首艳词,名字确实很香艳,叫《十香词》,并随附小诗一首——

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

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

这诗也是很香艳的。

萧观音身边有个宫女,叫单登,她本是皇太叔耶律重元家的婢女。皇太叔作乱,事败之后,此女没入宫中。此女也通音律,会弹筝善琵琶。耶律洪基很感兴趣,想让她弹筝,当时萧观音还很受宠幸,可能是因为吃醋,也可能是因为确实担心洪基安全,便对洪基说:“她本是叛臣婢女,陛下可知春秋时豫让为主报仇,琴中藏剑?”

洪基听完吃了一惊,随即打消了让单登弹筝的念头。

后来萧观音失宠,常与赵惟一过从甚密,命单登与赵惟一比试乐艺,当然是判赵惟一赢了。单登更加记恨在心,心想这偏心过了头。

便与其妹之情夫耶律乙辛合谋,陷害萧观音。

耶律乙辛上疏直奏皇后萧观音偷情经过,说得有声有色有理有据。大体是说皇后与赵惟一莫名其妙生了感情,皇后御制《回心院》曲十首,令赵惟一作调。

调成,皇后向帘下看,隔帘子与赵唯一对弹至深夜,烛火通明,皇后命赵惟一脱官服,身着绿巾、金抹额、窄袖紫罗衫、珠带乌靴。皇后身着紫金百凤衫、杏黄金缕裙、头戴百宝花簪、脚穿红凤花靴,令赵唯一重新搁置内帐,对弹琵琶。

其后两人对饮,并于帐内偷情,且语言淫秽。

皇后说:“封你做个郎君。”

赵惟一说:“臣虽健硕,但不过是条小蛇,怎比得可汗之真龙。”

皇后幽怨地说:“蛇虽小却猛,远胜真懒龙。”

院鼓四声时,皇后命单登于账内叫醒赵惟一。

与这份《奏懿德皇后私伶官疏》一同呈在耶律洪基面前的还有皇后萧观音为赵惟一写的《十香词》。词的来历是赵唯一在朱顶鹤面前炫耀《十香词》,朱顶鹤夺其词,后与单登惧怕连坐找到耶律乙辛,乞求耶律乙辛代为转奏。

那首很香艳的诗中,明显含有赵惟一的名字在内。

耶律洪基闻奏大怒,赵惟一直接被判了凌迟之刑,满门抄斩。皇后萧观音赐死。史载萧观音领旨之后,神色如常,叩谢皇恩。

但求觐见皇帝一面,以作诀别。洪基不愿见她。又欲求见太子,托付遗言,亦不许。

她终于寂寂无声,亦无眼泪,尽除冠冕首饰,敬捧白绫,从容自缢。

当时传旨太监皆哽咽,伏地恭祝升天,萧观音一一回礼。仪态万方,不失礼数。缓缓抛绫于梁上,纤手结束,引颈入缳,但自缢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萧观音脖子套入白绫之中,高挂梁上,挣扎良久,方才气绝,享寿三十六岁。

萧观音的死时情景,史书描写颇为不堪,说她挂在白绫之中时,“须臾便蹬踢扭转,捉挼俯仰,似欲呻吟,断续有声。一手摩娑苏匈,一手逗弄牝门,杏眼乜斜,面带赪红,香肩全露而诃子微松。俄而更锁眉瞋目,张唇伸舌,香涎满颔颏,容色凄楚,犹惹人怜爱。修颈缢而犹长,苏匈胀而愈软,四肢僵挺,丝足蹬紧,窸簌抽搐。如是有顷,后乍分玉股,清水涓涓而下,涴裙沾袜。更震颤片刻,凄然长吟。”

人上吊死状如何,并不清楚,但这种描述,明显是偷情之状,“苏匈”即“酥胸”。

总之,死得很不好看。死后尸体之情状也甚怪异——“发丝凌乱,衣衫狼藉,面颊惨白,涕泪交流,杏眼翻白,香舌微吐,玉体强直,下身汁液淋漓,亵裤浸透,双履落地,丝袜濡湿。”

大体是说,萧观音的尸体流出了很多液体。

耶律洪基听说这种情状,自然也很不高兴,命人脱去尸体衣裳鞋袜,剥去其抹胸亵裤,用草席裹住尸体,直接送还萧家。

后续事情,则完全不可信,既涉隐晦,又说鬼神。

但萧观音的孙子天祚皇帝登基之后,彻底铲除了耶律乙辛子孙余党,并开棺戮尸。同时,他为萧观音昭雪翻案,与耶律洪基合葬。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