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论到人名之美,无人能出古人之右,而且是越古远的人,名字越美。大概是他们起名的自由度比较高吧,至少不用担心户口上不去的问题,所以很多古字、复名,都可以用。有些名字,甚至到现在已难以再取,《左传》里多的是这类人名,比如“烛之武退秦师 ”里的烛之武,这名字就很好,但后世再无此类名字,因为“烛”并非姓,烛之武其人,只是居住在烛地,大概这地方产火把的材料,所以称烛地。但烛之武是个名人,后世遂有烛姓,但人数极少。现在所知的烛姓,我以为一个叫烛妃冉名字颇美。

由此可见,上古之人,名字颇为随意,但标签性很强,以地、以官为名者颇多。多取山川形胜之处为名,所以颇具灵气。日本人似乎保留了这个习惯,所以有些日本人的名字,听起来颇为美妙,比如东野圭吾,就很有韵味。严歌苓有一部小说,叫《小姨多鹤》,主角是个日本女子,叫竹内多鹤,韵味十足。至于什么太郎之类,听起来跟“太君”没啥区别,就差很远了。

先秦之后,名字愈加繁复。钱锺书说,自来人名,以“无忌”“不寿”为好。这本来是忌讳的字眼,但还是有人用。无忌,有信陵公子魏无忌,大名垂天下的,行事做人向来是无所顾忌的。名为“不寿”的古人,有名的似乎没有。但有趣的是,这两个名字,金庸同在《倚天屠龙记》中用过,主角张无忌,他外公有三个家仆,其中一个叫殷无寿,无寿不寿,差相仿佛。可见有些作家的认识是相通的。

实际上,在古人那里,名是名,字是字。这个读《三国演义》最有感触,一个人,有姓,有名,还有字,甚至还有号。(先秦人未必有姓,女子则有姓无名)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到汉时,名字非常讲究,士族阶级、有身份地位的都必须要有字,别人称呼时一般都叫字,不会叫名字。比如曹操,字孟德。自称只能说“操虽不才”。自己不会称字,字是别人叫的,别人称呼曹操,朋友相交,只会说“孟德兄”,绝不会称“操兄”,也不能叫“曹兄”。至于敌人称为“曹贼”,那另当别论,具有侮辱性,有别的目的。所以,《三国演义》里都是叫字不称名的,或者可以叫号,诸葛亮虽是军师、丞相,但说到张飞关羽赵云,也是称“翼德”、“云长”、“子龙”,别人称他,可以叫孔明,也可以称(卧龙)先生。后来的苏轼,人家也不叫苏轼,称“东坡”,这就是以号称呼,尊敬一点的,称“坡公”。

那起名字做什么呢?

当然是有用的。名字用于正式场合和自称,比如上表奏事下达军令,《出师表》是上给皇帝的奏章,所以开篇是“臣(诸葛)亮言”,亮是名,比字低一级,上表奏事,属于自称。蒋介石,世皆称呼为蒋介石,实际上“介石”是字非名,所以凡是蒋介石下达的文件或军令,签名都是用名——蒋中正。毛泽东,文政两界都称润之,但毛泽东军事名气远超蒋介石,军令都是以名字下达的,所以毛泽东的名字更响,何况现代人也不如古人那么重视名和字。

何况,字跟名一般需要有关系。诸葛亮,字孔明,亮和明,那是有关系的。张飞,字翼德,飞需要翼(翅膀),所以是翼德(有德之翼)。关羽,名为羽,要飞翔,所以在云上,故字为云长。毛泽东,字润之,泽与润有关联。

但取名字的一些习俗,至今流传,中国命理习惯及父母之心,认为名字越贱,则人生越顺。则古人叫“无忌”“不韦”,便可以理解了。何况,听起来也蛮有味道的嘛,魏无忌,吕不韦。

时至今日,中国人是不需要字了,只需要名,一律叫名字,取一个小名势所必然。而且小名越贱越好,所以,我们常见到很多人有奇葩的名字。甚至很随意,莫言小说里有小孩取名字,母亲抱在巷子口,见到第一个过来的东西是什么,就叫什么小名,结果过来一头黑猪;郭德纲相声里说是出门看见什么就叫什么,看见蓝天就叫蓝天,没想到出去就看见了狗屎。

实际上,古人名比现在人小名难听的多了去了。而且多数以生下来的生理特征取名,周庄王时的周公名叫“黑肩”,鲁成公叫“黑肱”,晋成公叫“黑臀”,人家只是生下来屁股黑一点,就直接叫“黑臀”,天天“黑臀”“黑臀”的叫,真不厚道,好在这是国君级别的人物,一般没人叫他的名。

所以,生理残疾,并不需要忌讳。大名鼎鼎的孙膑,只因为庞涓剜了他的膝盖,所以就叫孙膑。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现代人不取字,但并非不折腾,比如让文人通常有笔名,钱锺书说文人取笔名是因为担心名气太大,一个名字负担不起,必须取几个笔名来分担。可是事实是有时候笔名确实名气大到压住原名,金庸、古龙、梁羽生、张恨水、鲁迅、老舍全是笔名,只有钱锺书以名字行世。但其实钱锺书也取笔名的,比如槐聚,就是他其中的一个笔名。

但无论如何,今人是比较简单的了。古人的称呼,能把人弄晕。

前面说的,字是尊称。实际上表示尊敬的,不止有字。李白,称李太白,这是称呼字。

苏轼,称苏东坡,这是称呼号。

杜甫,称杜工部,这是称呼官衔。

韩愈,叫韩昌黎,这是称呼郡望。

白居易,叫白二十二,这是以排行称呼。同样,秦观,也称秦七。

这还都是凡人,遇上贵族皇族,更加复杂。

皇上和皇后,是有谥号的。

谥号是盖棺论定,自己不能给自己加谥号,死了之后,大家一商量,给加一个谥号,相当于给这位帝王做一个表情包,流传后世。比如“汉武帝”,这是谥号,刘彻武功盖世,所以,是“武帝”。比如“宋神宗”,神,就是有点神经病,一般人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捉摸不透,那谥号就是“神”。比较神的,有“宋神宗”,他跟王安石搞变法,人家摸不透。还有“明神宗”,就是万历皇帝,他整日不上朝,在宫中躲猫猫,谁也不知道他想什么。

所以这是后世的判定,后世判定是后人的看法,自己很难做主。比如隋炀帝,他死之后,谥号并非“炀”,因为“炀”是一个坏透了的东西,历史上的“炀帝”,只有两个,暴虐荒淫一无是处,隋给他的谥号其实还不错,但唐很快取代了隋,唐人不满意,给他再弄一个“炀”的谥号。隋炀帝的表情包,就变成了一个超级坏的东西。

但皇帝并非只称呼谥号。大名鼎鼎的唐太宗李世民,“太宗”,就是庙号。

大名鼎鼎的康熙、雍正二皇帝,这是称呼年号。

还有一种,一般只用在外交、礼仪、祭祀等地方,是尊号。或许有人不理解,但说几个有名的人便理解了,比如武则天给自己上过好几次尊号,称“圣母神皇”,跟玛利亚是一个级别的。武则天的丈夫唐高宗,尊号叫过“天皇”(听着有日本味儿)、“应天神龙皇帝”。

还有徽号,还是说熟人,大名鼎鼎的慈禧太后,慈禧,就是徽号,但这只是简称,慈禧的徽号全称是——“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徽号也属于尊号。慈禧这23个字的徽号,全是好字眼。

这是定则,必须遵从。但偶然也有例外,而且只例外了一次。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因为我们称呼帝皇,一般是谥号或庙号前加朝代名,如唐明皇(谥号)、宋太祖(庙号)。谥号前面,不能加姓氏,臣子可以这样称呼,比如岳武穆(岳飞),这是姓氏加谥号。

姓氏加在谥号之前的君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则天。天下独此一人。

远古一点的君王,起名字有一个特点,就是多用天干地支、四季山川等字,商多用天干字,原始十天干曰:“阏逢、旃蒙、柔兆、强圉、著雍、屠维、上章、重光、玄黓、昭阳”。简化后的天干曰:“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商的一级领导,多用这些里面的字。周既用天干也用地支,原始十二地支曰: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协洽、涒滩、作噩、阉茂、大渊献、困顿、赤奋若。简化后的十二地支曰: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

也有朔、望、霜、雪。楚王熊严的四个儿子,以伯仲叔季排行,老大叫伯霜,老二叫仲雪。也挺美的。

至于普通人的称呼或名字,我认为凡复姓的多数很美。比如呼延灼、独孤伽罗、令狐冲等等。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

古人名字为啥那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