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人与植物——牡丹

古之人科学不发达,但对动植物的记载颇多。有些是极具浪漫主义气息的。周敦颐有《爱莲说》,人皆知之,他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是爱其气质的,但对于莲这种东西,古人的认识很有趣,大概他们做过试验,说莲比较实,也就是比较沉,入水必沉,能让它浮起来的只有煎盐咸卤,也就是密度大的液体才行。

这是有科学道理的,尚可解释。不能解释的是,古人说大雁食莲子,粪落与山石之间,百年不坏。这就很奇怪,如此难消化的东西,不知大雁是如何化为粪的。

古人与植物——牡丹


而关于莲的来历,相传是橡子落水为莲。

周敦颐还说,“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

爱牡丹的人比较多,但牡丹从何而来,无人知道,隋朝有一本《种植法》,记载天下名花,唯独没有牡丹。

唐玄宗开元末年,有一个叫裴士淹的官儿,从幽冀之地返回长安,到了汾州一个寺庙,这寺庙有个非常特别的名字,众香寺,可见寺中花儿颇多,裴士淹从中带回了一窠白牡丹,后来种在了自己的长安别墅之中。到天宝年间,牡丹已经在长安蔚为奇观了。

古人与植物——牡丹

那么牡丹名扬天下,裴士淹的功劳不小,据说当时去他府邸里观赏牡丹的人络绎不绝,还有人写诗,名曰《裴给事宅看牡丹》,其中一首说——

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

别有玉盘乘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

宰相房玄龄亲自举办过牡丹之会。

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他的侄子(也就是《祭十二郎文》中的十二郎)从江淮来看他,十二郎的年纪比较小,韩愈是大官,又比较忙,就让十二郎在学院中跟子弟们一起读书,但十二郎总是欺负其他孩子。韩愈知道后,就让他到街西一个僧院里读书。半个月后,寺主对韩愈诉苦,说这孩子太狂傲了。韩愈只好让他回家呆着,斥责他说:“任何人,无论他做什么的,都有一项养活自己的本事,像你这样,不好读书,别的又不会,怎么办?”

十二郎诚恳认错,但又缓缓的说:“我有一项本事,只怕你不知道。”

手指着阶前牡丹说:“叔,你看这花儿,你要青的,紫的,黄的,还是红的,你随便要,我给你变出来。”

韩语不相信,说那就黄的吧。

古人与植物——牡丹

十二郎竖起箔曲纸,把牡丹围起来,不让人看。然后从外围挖土,一直挖到牡丹根部,坑的大小仅容一人坐下去。而后他用紫矿、轻粉、朱红三种颜料,早晚往牡丹根部涂。七日之后,填上坑,对韩愈说:“得等一个月才能看到。”当时已是初冬。

这朵牡丹,原本是紫色的,等到花再开,颜色是白的红的绿的都有,每朵花上还有一联诗,字的颜色是紫色的,都是韩愈写过的诗,其中一韵是:“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韩愈大惊,但他这侄子不愿当官,径自回了江淮。估计是爱种花花草草的人,躲在家里自己玩去了。

当时兴唐寺有一窠牡丹,据说在元和年间,开出了 1200 朵花,什么颜色都有,正晕、倒晕、浅红、浅紫、深紫、黄白檀等等,但就是没有深红色。

唐代似乎和尚庙里牡丹多,除以上所说的,兴善寺还有一枝花合欢。

更奇的是,唐代还有一种傲娇的牡丹,不爱人家侍弄它,一伺候就死,名叫金灯,也叫九形,这种牡丹是花叶不相见的。

另一种叫合离的,根部如芋头,周围有十二个小一点的根球环绕,相须而生,实际上之间并不连着,据说它们是以花气相连,大的叫独摇,小的称离母。

据说有土人以此为食,把它叫作赤箭。


古人与植物——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