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男女有别,自古便有。首先穿衣着袜便不一样。

比如鞋子,我们现在通称为鞋。无非说一句男鞋女鞋。古人也如是,男女所着之履,俗名都是鞋。但袜子则叫法不一样。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袜子最初似乎只是一种装饰品,所以叫饰足之衣,可见作用等同于衣服。但男子饰足之衣,叫袜。女子的,则名为“褶”。袜即是褶,褶即是袜。

不过,据说最早的时候名称是一样的,女子的呼为 “凌波小袜”,名字颇雅,但后来不知为何改了称呼。

袜子颜色,最初崇尚白色——似乎现代袜子也白色居多——浅红色也比较流行。古人鞋子流行深红色,或者青色。

而且,她们也穿增高鞋,高底鞋,显得小或瘦,颇受人怜爱。

当然,这是大脚的时候。大脚女子穿高底鞋,有藏拙嫌疑。所以,凡缠足后的“三寸金莲”,都穿平底鞋。据说这可以给人视觉上造成一种错乱。曾有人把三寸无底之足与四五寸有底之鞋放在一起,反而觉得四五寸的小,而三寸却大。

原因也很简单,鞋子有底则指尖向下,则秃者疑尖;无底之鞋,使玉笋朝天,尖者如秃。

总之,古人要求 ,穿鞋袜,美观第一。大脚婆娘,鞋底要厚,太薄就使脚突兀,鞋子要大,太小了脚疼呀,比高跟鞋还难受。

女子之足,最早是与男子无异的。而且脚对于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周礼》中便载有屦[jù]人,专掌王及后之服屦。服,是衣服。屦,是麻葛制成的一种鞋。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为何还要专人掌管呢?

因为别看是麻葛做的鞋子,材料单一,但王与后的鞋柜比现代女性的鞋柜可丰富多了。因为样式繁复,什么场合穿什么鞋子,都有规定。

大体有如下几种:

赤舄[xì],这是复式鞋。还有黑色的,叫黑舄。

赤繶[yì],这是鞋带。另有黄色的,叫黄繶。

青絇[qú],这是鞋头上的小孔,即可以做装饰,也可以穿鞋带。

素履、葛履。应有尽有 。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黑舄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最高级的鞋子叫“命屦”。这种鞋子一般人没资格穿,做功最精,属于上古时代的超级奢侈品,也不是有钱才能买到,因为这是后宫嫔妃中级别最高鞋子。其次的有“功屦”,做工比“命屦”粗一点,单底鞋。而且有不同的颜色,主要是卿大夫等级别的人穿,颜色不同,等级也不同,白比黑尊贵。其次的是“散屦”,上面无任何装饰。也叫“去饰”。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命屦

但即便这个“散屦”,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它只是贵族的最低级别鞋子而已。

但无论如何,以上鞋子,男女同制。直到后世才有所变化,因为女子之足纤细,以小为贵。

这就是我们素知的缠足了。

其实缠足也并非是起于宋。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最先干这事的人,是南唐后主李煜。

他有个宫嫔叫窨娘,纤丽善舞。

李煜非常喜欢这个姑娘,命人做一朵金莲,高六尺,上面装饰珍宝綗带璎珞,中作品色瑞莲,然后令窨娘以丝帛缠足,屈于金莲之上,作新月之状,穿着素袜,在金莲之中跳舞,姿态美妙,回旋有凌云之志。

这本来是一种新流行时尚。当时就有很多人效仿。

唐以前,从无此事。看唐以及唐以前那些词客诗人,夸美女,来来回回就是容态殊丽,颜色天姣,乃至面妆首饰、衣褶裙裾之华奢,鬓发、眉眼、唇齿、腰肢等无不写到,而没有一字一语写及女子纤足。

写脚的有,写小脚的却没有。

新罗秀白胫,足跌如春妍。

乐府最早如此说。

一双金齿屐,两足白如霜。

曹子建喜欢白脚。

六寸肤圆光致致。

韩致光看得是六寸大脚。

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五陵少年欺他醉,笑把花前出画群。

杜牧不在乎脚的大小,只爱袜子。

《汉杂事秘辛》说:“足长八寸,胫跗丰妍。”

你看,唐以前的人,说女子之足,动不动,六寸八寸,比之后世三寸金莲可大太多了。

之所以把女子之足叫金莲,据说是东昏侯的发明,他的潘妃,很受宠爱,据说足若无骨,绵软异常,东昏侯以莲花贴地,让潘妃行走 其上,说:“爱妃真是步步生金莲花呀!”

但这并非把女子之足叫作“金莲”的证据 。我们就不做考证了。

总之 ,以前是大脚。直到朱熹他们这帮人之后,大肆宣扬缠足,宋元丰以后,缠足成了风气。

但无论大足小足,都是必须穿着鞋袜的。只不过小脚穿不了高底鞋(高跟鞋)了。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据说杨贵妃死在了马嵬坡,当地有个老妪捡到了一只她的袜子,做得非常精细,是锦袎袜,这老太太把这袜子拿出摆摊,过客拿手里玩一玩一百钱。

李白有诗:溪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袜子也叫膝裤,宋高宗就这样叫。

但有趣的是,大概明以前的袜子,都有底,穿起来跟鞋子差不多,直接可以走路。后期的袜子似乎 是没底的,要走路,得穿鞋。

如何得知?

君不见曹子建云洛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其实,古代女子已经在做高跟鞋的梦了

李后主夸小妹: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明清以后,要么袜子无底,要么是高底,像是袜子上做了一个鞋底一样。据说清代江浙一带的女子,有以异香为袜底的;有凿花玲珑的,还带有香囊,内裹香麝,足下移动,印香在地。

袜子颜色与鞋子颜色相反的话,袜子颜色要浅,鞋子颜色要深。

清代女子据说袜子崇尚白色,鞋子深红或深青。搭配也很美。

但无论如何,鞋子颜色,不能与地板、土地(泥土砖石)的颜色相同。地色一般较深,如浅色鞋子立于地上,界限分明,不为地色所掩。当然,这是脚小者的专利。

脚太大的,就得抹杀这界限,因为要藏拙。

有趣的是,有一个提议说,珠出水底,恰合凌波之象,所以弄一颗粟米大的小珠子,缀在鞋尖,满足俱呈宝色。若登台歌舞,犹如走盘之珠。

那么,我们终于明白现代那些“珠光宝气”的高跟鞋的最初灵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