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文读懂明代东厂西厂锦衣卫是什么

宣武门边尘漠漠,绣毂雕鞍日相索。 

谁何校尉走复来,矫如饥鹘凌风作。

虎毛盘项豪猪靴,自言曾入金吾幕。 

逢人不肯道名姓,片纸探来能坐缚。

这是明代陈子龙 写的一首诗,写的便是明代东西厂的嚣张跋扈,戴着虎毛围脖,猪皮靴子,随意抓人。“片纸”即可要人命。其虎狼禽兽之心,真是令人心惊。

然而何为东厂何为西厂,为什么几个太监会有那么大的权力。这得从头说来!

一文读懂明代东厂西厂锦衣卫是什么

01 来历

朱棣干掉侄子建文帝朱允炆之后,常常睡不着觉,因为局势很凶险,位子不稳当,用诸葛亮的话说就是“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那时候锦衣卫的存在已经很不让人放心了。因为锦衣卫是太祖朱元璋设立的,朱棣是夺位而来,本就猜忌原本的人马。何况人在宫外,有什么阴谋诡计,不能及时发现。看他当了皇帝之后,不敢在原京城建都,硬生生地在蕃地北平建都,而从心理上,朱棣上位,身边的太监们出力甚众,所以他内心里更信任太监。

于是,新都建成之时,已是永乐 18 年。朱棣觉得外面的人靠不住了,需要安防监控,便派司礼监的秉笔太监来搞东厂。东厂的老大全称是: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内部称厂公或督主,官方简称提督东厂。

其内部等级森严,分工明确,副手之下分十二课,或者十二科,类似于日本特高课。转作秘密监督工作,活脱脱的特务。监控的对象,除了天下臣民,还有锦衣卫。

皇帝非常看重和信任东厂,东厂所收集情报,无论何时,都可直达御前。人们的谈话聊天甚至私房话,都可以被了如指掌。大臣们更加惶恐,锦衣卫虽然是抓人打人杀人的帮手,但也在监控之下。

最重要的是,锦衣卫和东厂都直属皇帝领导。也就是说,皇帝可以得到双重的信息,可也够烦的。

本来这是一个足够大的网络了。但后来的皇帝还是不满意,明宪宗朱见深增设西厂,明武宗朱厚照增设内行厂。

东西厂监控天下臣民与锦衣卫,内行场监控东厂、西厂与锦衣卫。

所有人都是趾高气扬,又都诚惶诚恐、战战兢兢。

既然天下惶恐 ,皇帝日子也不好过。那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完了。

02 魏忠贤

魏忠贤简直可以说大名垂宇宙。东厂的职能是“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卫均权势”。实际上锦衣卫早已沦为东厂附庸。令人喷饭的是,东厂入内即摆设大幅岳飞画像,提醒东厂缇骑办案毋枉毋纵。可他们从未放弃过枉纵。一文读懂明代东厂西厂锦衣卫是什么

魏忠贤上位,是在熹宗天启三年(1623年),把持大权的他,自任东厂提督,又在外收罗以齐楚浙党为主的官吏作义子走卒,人称“阉党”。他的干儿子田尔耕便是锦衣卫的都督。

这种勾结,最不利的是皇帝。因为下面人勾结起来,皇帝就变成了傻子。魏忠贤果然大兴冤狱,残害异己官吏,勒索钱财,暴虐百姓。“民间偶语,或触忠贤,辄被擒僇,甚至剥皮、刲舌,所杀不可胜数,道路以目”。

这位九千岁秉笔批红,掌握朝政,从首辅至百僚,都由他任意升迁削夺;握有军权,可随意任免督、抚大臣;也握有经济大权,派亲信太监总督京师和通州仓库,提督漕运河道,派税监四出搜括民财。“内外大权一归忠贤”  。

出门车仗,形同皇帝,所过之处,士大夫都跪在道旁高呼九千岁。阉党和无耻官吏还竞相在各地为他修建生祠,一祠耗银数万乃至数十万两,祠成后,地方官要春秋祭享,官、民入祠不拜者论死。

《明史》中说,京城四个平民在密室夜饮,一人酒酣耳热,大骂魏忠贤,其余三人不敢出声。骂者话音未了,突有隶役数人冲入,捉四人面见魏忠贤,魏下令将骂人者当场剥皮,另三人赏钱放回。生还者吓得魂飞魄散,险成疯疾。

03汪直、刘瑾

汪直是个人才。特殊人才,他自幼入宫,曾伺奉明宪宗万贵妃。做过御马监掌印太监。每天跟韦小宝那假太监一样,喜欢出宫私访。所以宫内宫外,市井王府,他都非常熟悉。当时宫中发生了一起妖道与宦官勾结擅入大内的案子。

龙颜大怒。

汪直便抓住机会,微服私访,竟然所获甚丰。

皇帝的心上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大加赞赏。

明宪宗本来就二得可以,是一个缺少母爱,极其压抑,敢睡奶妈的主儿,心理多少有些扭曲。对这种八卦隐私非常感兴趣。

他一高兴,龙手一挥,西厂建立。由汪直统领,钦定校尉人数多于东厂一倍。汪直更加肆无忌惮,五个月就把京城搞得鸡犬不宁。因为他连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不放过。

结果群集而起,齐声高喊打倒汪直。

内阁首辅联合六部上疏,言西厂“伺察太繁、法令太急、刑网太密”。

龙颜又是大怒:一个残疾人也能兴风作浪?

派人去查,那太监去查问。答者义愤填膺,悲恸难以。连查问太监都听不下去。回去禀报说,这没玩意儿的东西真不是个东西。

皇帝只好撤销西厂。

明代历史上,第一次宦官、臣民齐心联合搞倒一个太监。

刘瑾也不是等闲之辈。

这个陕西人本来姓谈,靠巴结宦官刘顺入宫,索性改姓。后来在东宫侍奉武宗。明武宗朱厚照即位后,命刘瑾执掌钟鼓司。他与其他七个太监,一起配皇帝玩耍,摔跤、歌舞、Paty,样样在行,而且动不动带皇帝出宫,左牵黄右擎苍。

皇帝玩高兴了。刘瑾的日子便好过了。

明武宗上位时,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少年,自然更喜欢玩。他玩高兴了,才不管谁对谁错。人家弹劾刘瑾,他却命刘瑾掌司礼监,马永成掌东厂,谷大用掌西厂。后又设立内行厂,它尤为残酷,借律法细微之处伤人,被害者没有能保全的。他又把在京客居和佣工的人全部驱逐出去,令寡妇全部再嫁,停殡还不下葬的将其焚烧掉,以致京城纷扰,几乎酿出祸乱。都给事中许天锡想弹劾刘瑾,却不胜恐惧,怀装奏疏,上吊自杀了。 

后来也是一个太监揭发刘瑾十七条大罪。明武宗吓得坐在地上,不敢相信。最终,皇帝亲自出马去抄家,从其家中查出金银数百万两,并有伪玺、玉带等违禁物。在刘瑾经常拿着的扇子中也发现了两把匕首,武宗见状大怒,下诏将刘瑾凌迟处死,并废除刘瑾变法时的一切举措。

一直到崇祯十七年,厂卫才伴随着 明代的终结而终结。

一文读懂明代东厂西厂锦衣卫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