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牡丹的相逢


与牡丹的相逢

在诗词中与牡丹相逢,确是始料不及。

说实在的,此前我是不爱牡丹的。仅因为印象中她的雍容华贵及绽放时的轰轰烈烈。那时我总觉得,强烈高昂的东西是极易让人疲惫的。我更喜欢平淡和安宁,如同兰那样的细碎和寂寞,如同含羞草那样的深夜展颜。

同样,我对诗歌也是疏远的。一直是个空怀诗心孑然于红尘中追求诗意生活的女子,却因并无诗才而无法成诗、懂诗。

然而,人生终有一种不期而遇,让人由漫不经心渐渐沉入一种静默的相知和愉悦。

与牡丹的相逢

四月,于新浪博客初逢《曹州牡丹图咏》,没有太多的热情,只是一首接着一首,信手点开,无语漫漫浏览。直至清新的花朵逐日粲然开满页面,那一刻,流连其间品诗赏花的我,竟已是沉醉无觉!

低眉细赏,则令人心醉无语:清丽薄愁的丁香紫,“素手抚篱蔓,薄寒透玉襟”;娇憨可掬的酒醉杨妃,“玉面红霞染,轻纱玉臂垂”;繁若星潮的粉中冠,“风飞瓣自舞,雨过蕊含娇”;矜持恬静的《俊艳红》,“叶嫩喜娇雨,花羞怯响晴”;端庄优雅的“丛中笑”,“轻舞绿罗带,娇嗔胜有言”……轻云漫卷,含蓄内敛,然而,娇柔与恬静仍旧难掩天生丽质:“沐完惊野雉,掩面无言羞”,“人面桃花妒,凤仪燕雀惊”, “一朵夸奇秀,众艳自寥落”……  

至此我确信,有一种美,无心炫耀,却光彩夺目惊世骇俗;有一种美,不事张扬,却声名远播深入人心!

与牡丹的相逢

放眼处,朵朵清新粲然,朵朵超凡脱俗,千姿百态,千娇百媚!那哪里是牡丹,分明是一幅古典佳人长卷,恣意铺展于眼前。清风流霞里,细雨飘绵中,风神各异,婉约多姿,美目盼兮,尽得风流!直叹读得尽诗文,又怎读得尽个中深蕴的风情百代的绰约丰姿!

尤有《 昆山夜光》者,“幽幽山色静,款款玉人来。素帛绕纤臂,夜光映雪腮。花非花自语,人戏人常乖。郁郁香盈袖,莹莹月一怀。”……山色幽静,佳人袅袅。肤如冰雪,态若处子。清香盈袖,月色满怀,衣袂飘飘款款而来!冰清玉洁、熠熠生辉!似真亦似幻,似虚亦似实,沉静幽雅之中传达着一种淡定与从容,境界空灵而又丰实。此情此境,读者怎忍不悄然隐入花丛树影,和夜一起屏住呼吸,同醉于这人间瑶台!

更有“银红巧对”者,“霜侵银菊笑,露润蔷薇羞。相对一樽酒,共销万古愁。”真是阳刚与阴柔的绝配,更是豪放与婉约的交辉!如此“巧对”,美得令人欢欣而又悲伤。是莫逆?是知己?是至爱?生逢知己,琴遇知音,把盏共话,抒真情尽逸兴,卸却胸中块垒……这“巧对”让我想起了高山流水,想起了文君与相如……让我的内心涌出太多抓得住和抓不住的念头、可名状和莫可名的意象……临屏雕像般出神,沉醉的目光分明于这“巧对”的情境里触摸到一种悠然心会的默契与愉悦,精神的对等与和谐,灵魂的相知与互暖,人生旅程中的风雨同舟患难相扶……对诗沉吟,内心温暖、愉悦而旷达,油然萌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美好情感祈求,也禁不住引发“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的深情感慨!

与牡丹的相逢

外在的美丽固然可爱,然而视觉的满足往往是浅表的,转瞬即逝的。而曹州的牡丹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恃色不轻许,生来重节行”,“性倔常历苦,冰雪见丰饶”“性洁心若玉,羽化俱称仙”……诗人时以类似这样的诗行赋牡丹以清奇的骨骼,坚忍的意志,高贵纯洁的灵魂,以其内蕴的魅力焕发一种深层而永恒的美,赢得读者的长久的敬慕与倾心。

也曾于早春二月的清寒里,夜读张抗抗的《牡丹的拒绝》,初识洛阳的牡丹:花开时排山倒海惊天动地,花谢时惊心动魄义无反顾。她尊重生命,追求完美,独立矜持,高贵冷艳。她不苟且,不妥协,不会屈服于权威而出卖原则和自尊。是非了然,爱恨分明。锋芒、清傲而壮丽的美令我折服。及至于新浪再逢曹州的牡丹,心,一点一点柔和,一点一点从冷厉中释放出来。人到中年,光阴的洗礼之后,我似乎更偏爱于曹州的牡丹。她多了和融与安详,她更淡定与冷静,更善于在无语的“妥协”中坚守自我。诗人以淡彩山水的笔意,随心点染,着墨成情,与宽和中见严谨,与平静中见力度。简洁凝练的诗行深蕴世事的历练、岁月的沧桑和对生命生活的深沉感悟。诗人笔下的牡丹,虽无梅的铁干虬枝,无菊的凌寒傲霜,看似宁和温婉不着气魄,静心细味,方暗暗叹其深藏坚执、风骨峥嵘!铜陵才女兰心慧草儿有语:“字字冷凝沧桑,声声器宇轩昂,朵朵花中须眉,涓涓磅礴诗行。”深得我心共鸣!

与牡丹的相逢

与其说相逢的是牡丹,不如说相逢的是一种深邃悠远的诗词风格,一种内敛蕴藉的审美倾向,一种寄语牡丹的人生情怀!

红尘中,繁华与寂寞孪生,喧嚣与孤独共存。 我一直固执的认定,游人如织的园中,牡丹是寂寞的;唐宋之后,诗词是寂寞的;在唐诗、宋词早已逝作流水浩浩奔腾而去的今天,执着于旧体诗词创作的诗人,也是寂寞的。然而当我品读完四十五首《曹州牡丹图咏》之后,当我无意欣赏到《水浒全转图咏》的书评《神游心畅精彩纷呈》之后,当我暇时一再翻阅《伯乐书画院书画集》之后,我知道,我错了。——在曹州,能够懂得牡丹的岂止“三五子”,能够围炉而坐煮酒论诗的又岂止“三五子”!只恐是千杯嫌少,却又无酒自醉!

夜很深很深了,蛐蛐儿在我的窗下不时清唱。总喜欢这样,将我所喜爱的文字,在寂静的夜里,深情款款的,一读再读。

牡丹不寂寞,诗词不寂寞,诗人,也不寂寞。

在后面

经历了“长线”的阅读与忘情的自我倾诉之后,万分羞愧的是,我仍旧遥遥立于诗词的门槛之外。聊以王夫之之语自慰:“作者用一致之思,读者各以其情而自得。”人情之游也无涯,信手随心之文权当无羁无涯之醉语,一笑了之!

分享统斌先生书影——

2月27日收到统斌兄新著《中国古代五十廉吏》,集诗书画于一体。精美古雅,大气厚重。书还没有读完,摆拍一些图片,存于此。

与牡丹的相逢

2009年10月23日

与牡丹的相逢与牡丹的相逢与牡丹的相逢

与牡丹的相逢

顺其自然  自然而然

失所当失  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