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笨笨地活着

笨笨地活着

01

我说,相对于柔软,我更喜欢柔韧。因为“韧”里有根筋。

他笑。说,你就爱“一根筋”。

02

读《曾国藩传》,一个清晰而深刻的感受是:有时,一个人的“罪不可赦”,就在于TA对世俗与世故毫不遮掩的轻视、批判与背离。

只是,我还弄不清,所谓“和光同尘”,到底是一种成熟,还是一种虚伪;是一种迂回,还是一种屈从;是一种自我成全,还是一种自我悖弃。是不是所有想“成事”的人,都必须先“同尘”?

中年守孝归来的曾国藩,终于在四处碰壁、深刻自省之后“大彻大悟”,他一个不落地拜遍京城大小官员,从此人生的局面逐渐打开,仕途也柳暗花明,为之舒一口气的同时,却分明感到更深的失落。

当然,我只是自言自语,并不求解。

因为我知道,有些问题没有答案。

即便有,我也不信;即便信,我也不服。

03

人在网上漂,常见有人发狠:要做一个不好惹的人!

我就静静地笑。

凭什么呢?不好惹是需要资本的。

要么你特别有才,缺了你,机器就转不了了;要么你特别有财,财到了,万难迎刃而解;或者你肌肉发达臂膀粗壮,随便攥两下拳头,发出几声关节的脆响,就能轻而易举震慑一切躁动、骚动、蠢蠢欲动。

如果你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发狠,不过就是没有任何威力的发泄,除了聒噪,徒劳无益。

事实上,那些真正不好惹的人,大多很安静。他们没有时间、没有兴趣、甚至不需要向这个世界“声明”什么。于他们,行动即语言。

当然,还有一种人也很安静,譬如我这种:向来自知,才财两亏,又身单力薄,所以只能默默俯下身子,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学习,本本分分做人,力所能及,为生命挣得多一点的空间和自由。

04

坐在客车上看书。

终于轻轻合上,闭上眼睛——后排有人一直在吐苦水,发怨气,不平于被领导刁难,被同事排挤。最后他向同伴说:你看看,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实在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我怎样。

讲真话,对这样的人,我向来缺少同情。

每每,我总在心里想:为什么别人说你“左”不是的时候你就去“右”?说你“右”也不是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去哪了?“左”是你的方向吗?“右”是?你有没有问过自己:我自己到底想去哪儿?该去哪儿?

其实,即便世事白云苍狗,人心瞬息万变,又与你何干?

记准自己的方向,以简单对复杂,以不变应万变,用笨人的笨法子,笨笨地活着。足矣。

行动,即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