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孤云独不依

孤云独不依

拒绝

你说,你喜欢猫

因为猫总是安静地看着这个世界,平静得近乎于理性。它不屑于讨好,不摇尾乞怜,不会丢给它一根儿肉丝就灿烂得找不到北。它总是以自己的感受和意愿决定自己的行动,翛然独往来”。存在,首先是忠诚于自己。

你说,忠诚于自己,才有忠诚于同类的可能与基础。

聂鲁达这样颂猫:

人想成为鱼和鸟,
蛇想长翅膀,
狗是迷失的狮子,
工程师想当诗人,
苍蝇想成为燕子,
诗人努力模仿苍蝇,
但是猫,
只想做猫,
所有的猫都是纯粹的猫,
从胡子到尾巴尖儿,
从夜的深处到它黄金般的瞳孔。

就像猫只想做猫,你只想做你。

有人说,你每天戴着耳机,一副很闲的样子。你不说话,只安静地笑笑,以猫的姿势走开。

想想还真是,你一天到晚戴着耳机,一副闲闲的样子。你说,你就喜欢闲闲的样子。你更愿意以闲闲的样子忙要忙的事。

其实,耳机不是你的必须或者需要。很多时候你戴着耳机根本什么也没有听。它只是一道屏障,干干净净地屏蔽了“我之外的一切。它把你从纷杂扰攘里摘出来。它是一种拒绝。

清澈

HJ先生电话过来。他说一项即将实施的决策将会损毁你的一部分物质利益和世人眼里的“体面”,提醒你如有可能就提前补救。

你谢过先生一直以来的关心和爱护,然后宽慰他——

顺其自然吧,我甘心坐以待毙。我对物质的要求很低:衣能遮体,食可裹腹,有一点点余钱可以买书。至于所谓的“体面”,不过是自设或他设的虚幻背负,只有在乎,才谈得上“损失”。再说,何谓“体面”,本来也各有标准。用自己的标准和方式,去选择、享受属于自己的快乐和自由。自然而然,自由自在。

我想要的基本都有了,我不要的,塞进手里也不接。无论这世界多么热闹,总会有人像寂雪中孤飞的鸟一样清醒、冷静。

HJ先生回了你两个字:清澈。

不依

陶渊明晚年咏怀: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

不顾音律,你执意篡改:万族各有托,孤云独不依。

你说,你喜欢”不”。”无”是没有,不由己。而“不”,决定因素是“我”。

不依。愿意永远树一样独立,风一样自由,落花一样沉默。

你说,神也有任性的时候。

譬如,上帝。

你说,他造你的时候就是这样。她给你一些致命的弱点、缺点,深植在骨血里,让你在人世里吃很多苦。譬如较真,譬如专注,譬如不争,譬如疏离,譬如不懂拐弯儿,譬如不会后退,譬如死不妥协……

你默默伫立,在大自然的风里雨里,在自己的笑里痛里。不依。

羞愧

你走路轻柔如猫,从来悄无声息。

今天上午,你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两个凑在一起的脑袋,神情生动,正在窃窃私语议论着什么。你的脸不自觉地腾一下热了,不知进退,慌乱又羞愧。你从来没有和谁这样咬过耳朵,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伙伴儿,更没有以这种方式交流的习惯。你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忘记自己当时是怎样匆匆逃开的。

孤云独不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