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去白河湾游玩的人们,去野餐的,去露营的,去钓鱼的,去趟水的,各式各样,但大概只有我一个人是去看水草的吧…不不,我也不是去看水草的,只是顺路去看看。

带栗子去那里玩耍。端午小长假的第一天,虽然预测到了形式的严峻,然而我们也只能尽力挣扎罢了,路上开了四个小时,才终于抵达。地图上的各种深红色,让人看得绝望,而我们在山间的小路钻来钻去,总算,平安抵达就好。

先在河畔铺上垫子,吃午餐,然后带栗子去趟水,看看鱼和蜻蜓,看看路边的蜥蜴,扔石头。有水就是美好的事情。所以我是那么喜爱湿地。在河边,我看到了一些久违的好朋友们,那些早早就居住在记忆深处的植物们。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罗布麻 Apocynum venetum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毛茛 Ranunculus japonicus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茴茴蒜 Ranunculus chinensis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是不是上小学了不记得,反正顶多三四年纪,或许更小。在那时候,北京还没这么臃肿,出了三环路,就是菜地鱼塘。我跟我妈一起溜达,从现在的燕莎友谊商城后面,走到现在莱太花卉市场后面,大概经过现在的美国大使馆之类吧——总之,这边是鱼塘、溪流、小苗圃,还有猪圈。我们沿着溪流一直走,穿过苗圃,最后抵达宽大的东坝河。

在这一路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印象最深的,就是一种叫做罗布麻的植物。还有节节草、野大豆之类的。有各种蜻蜓,能看到小鱼和泥鳅。苗圃里有很多蝉,草丛里有各种蚂蚱和蝗虫,有金龟子,树上有天牛。这一路走过来,可以吃到蛇莓、芦苇的嫩芽、俗名叫做“羊哺奶”的地梢瓜。

我一直记得罗布麻的名字,因为在别的地方从没见过,而这名字似乎听起来很美妙。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带着栗子来到白河湾,刚刚在河畔找了块地方准备野餐,我就看到水边开的红色的花。本以为是千屈菜的,靠近一看,是一片罗布麻。时光仿佛重演了,我告诉栗子,这个东西叫罗布麻。她没什么兴趣,她对吃三明治比较有兴趣。但我会隔三差五跟她念叨念叨的,希望她也喜欢这个美妙的名字。

更多的湿地植物也有。毛茛和茴茴蒜。不知何故,非但我家栗子,好像各种小朋友都不喜欢这些花瓣亮黄色的野花。他们觉得这东西太寻常了?倒是看到茴茴蒜的果实,未熟的桑椹一样,栗子问这是什么。嗯,不能吃呀。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竹叶眼子菜 Potamogeton wrightii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竹叶眼子菜 Potamogeton wrightii

眼子菜是我一直惦念的。硕士论文做的就是中国眼子菜属植物的分类学研究。说实话,这个类群不好搞。形态差异比较大,天然杂交严重,加上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还有个很重要的,就是这个类群没什么经济价值,也不能当作观赏花卉,所以没人愿意在这上面投入。

顺便说,竹叶眼子菜以前也叫马来眼子菜,拉丁学名用的是Potamogeton malaianus,所以直接称之为马来也没问题。但FOC修订的时候专门提了一句,Potamogeton malaianus这个物种的模式标本,其实并不是这个物种,而是小节眼子菜。所以Potamogeton malaianus这个学名都不能用了。改了学名,就不应该叫马来了。唉唉,这个事我真的没有查证过,总之这个类群是个坑就对了。

无论叫什么名字吧,反正竹叶眼子菜是很多,在河中。我趟水过去拍照,哀叹自己没有偏振片。我一直就没买偏振片,一年里也许有一次半次需要用得上,那也没办法。景观照拍不好,植株照还可以。我趟水过去,栗子就在水边扔石头玩。能够打起很大的水花,是她确然对这个真实存在的世界造成了真实存在的影响。这在小朋友们的心理需求中,至关重要。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虉()草 Phalaris arundinace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黄连花 Lysimachia davuric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黄连花 Lysimachia davurica

水边还有其他老朋友。虉草的名字因为不好写,我一直叫它草芦,叫了十好几年了。这也是水边经常被忽视的种类,视而不见,或者真的被误认为是营养不良的芦苇也未可知。

黄连花我也有十年没见了,在野外。植物园里栽种了一些,植株形态没那么丰满。过去做湿地调查,在北京的郊区见过几次,后来去吉林金川沼泽草地也见过。这个物种虽然记载分布环境是草甸、林缘和灌丛,但每次我遇到都是在潮湿环境。这一次,河流边上看到了几十株,感觉有点小满足。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趟水去看篦齿眼子菜。那边水有一点深,底下的石头全是青苔,脚滑得乱七八糟,于是不敢向里面走了。外面的篦齿眼子菜都还没开花,虽然里面隐约可以看到花序,也不敢再靠近了。一低头,眼子菜叶子堆上,正上演着一幕美食剧。

水黾在吃掉到水里淹死的臭蝽(某种蝽,大概是臭蝽吧)。喂喂,你们都是蝽啊?水黾你知道你吃的是你远房亲戚吗?吃得还那么认真!我靠这么近拍照,你都不搭理我…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线痣灰蜻 Orthetrum lineostigm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玉带蜻 Pseudothemis zonat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玉带蜻 Pseudothemis zonat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透顶单脉色蟌 Matrona basilaris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透顶单脉色蟌 Matrona basilaris

水边还有很多蜻蜓。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十几种是有的,可惜我不太会拍虫子,没有那个耐心,所以只是记录了一下乐意让我拍的种类。话说,当初做湿地调查,我也顺便和几个朋友一起做了一篇论文,讨论蜻蜓的种类分布和湿地植被的关系。那篇论文我都毕业一年了才发表,因为当初用了一些非常规的统计学方法,审稿专家的意见泾渭分明——有说思路很好的,有说扯淡放屁的。那论文对我来说确然一点也没所谓,只是顺带着当时学习了一下北京常见蜻蜓的识别。

现在还是识别不出来,说来倒是抱歉。

灰蜻我本来就不太会区分,以为是白尾灰蜻,贴出来,@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指正,说是线痣灰蜻。啊?为什么要限制灰蜻呢?一些网友也纷纷说,蓝色的那个蜻蜓我家那边也有…嗯,但是不是同一个物种就不好说了,毕竟要限制灰蜻嘛…

向前去的另一片河滩,拍了玉带蜻和透顶单脉色蟌。玉带蜻我小时候称之为“两头乌”,也不知道是我们这边的民间俗称,还是我自己生生发明出来的。后来的后来,才知道两头乌是一种猪,味道不错。而再后来,我就干脆把玉带蜻直接叫马来貘。配色挺像的。

色蟌也是差不多我小学的时候,去山谷里玩,觉得这东西好神奇。到底是蜻蜓还是蝴蝶呢?飞起来不像战斗机,倒像在跳舞,优雅美丽。小时候也抓虫子做标本,我却舍不得抓色蟌。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栗子也觉得色蟌看起来好漂亮啊!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从野餐的那片河滩,向前到另一片河滩。我们抵达的时候,这里几乎没有游客。跳过一块一块大石头到对岸,坐在亭子里,很舒适很慵懒,觉得,能这样美美睡上一觉就好了。

在这边,栗子没脱鞋,我们就没有玩水,而是沿着旁边的步道走了一段。步道挺好,左边是河滩,可以看到湿地植被,右边是山坡,也有一些丘陵低山的植物种类。有一点点风,阳光不燥热,真是外出随便溜达的好天气。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栗子和小飞在前面走。然后小飞问我:这是什么植物啊?我猜是…叶下珠?

我一看,噢,柳树。那这些球球是什么啊?这个啊,是,虫瘿。栗子明白了什么是虫瘿以后,哭闹起来。我不想让树被虫子吃了!好啊好啊,可是虫子妈妈也要为虫子宝宝做很多事情啊。但栗子还是不高兴。直到回家了,晚上睡觉,她还有点害怕虫瘿。唉唉,联想丰富了也有联想丰富的问题呀…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河北木蓝 Indigofera bungean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一叶萩 Flueggea suffruticosa

路边靠山一侧,小灌木也挺好玩。其实我不太喜欢河北木蓝的名字,按北京植物志,以前都叫它铁扫帚,后来改口叫本氏木蓝。一叶萩我也有年头没在野外见到了,植物所栽种的那一大丛到是年年能遇见。说来,这些年在野外跑的时间越来越少,生活渐渐偏离了自己希望的方向。这事也没办法,毕竟人类就是这么回事。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茶菱 Trapella sinensis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茶菱 Trapella sinensis

其实来白河湾,我也是有一点点自己的小目标的。我要来找找茶菱。

之前在怀沙河,竟然一棵茶菱也不见了,觉得有点奇怪。另一个我确认有很多茶菱的地方就在白河湾附近。原本我是打算回家的时候,拐过去看看的。但其实这一路的河边,就看到了茂盛的茶菱的群落,这我就放心了。茶菱还在。

但还有另一个问题。我曾经在七月八月九月都去看过野外的茶菱,在北京,野生茶菱貌似也不开花。我自己引种回来的植株,没有挺水花,而是沉水直接生出基本看不出来的闭锁花,然后就结果了——简直就想植株直接生出水下的果子一样。昨天在微博上和刘冰博士交换了一下意见,觉得可能是环境因子太过优渥,所以不需要有性繁殖,自产自销的果子就足够了。

总之北京的茶菱挺有意思,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惦念,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茶菱的花,这是很拧巴的事。我要试试茶菱在北京到底开不开花。嗯,试试看。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泽芹 Sium suave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中间型荸荠 Eleocharis intersita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节节草 Equisetum ramosissimum

还有其他一些水生或者湿生植物。

泽芹是很坚挺的种类,从六月开始开花,去年我在十一月都看见到有开花植株,花期真是够长久了。中间型荸荠也可能鉴定不太准确,但明显比针蔺高大的种类,在六月才是花期,花序并非卵穗,大概也只有这个种类了。从前也姑且鉴定为中间型荸荠。荸荠属太难搞,这个小群落又在水中,无法靠近,细节也看不出。

节节草还是节节草。之前看到罗布麻,我就想起了节节草。在我小时候,罗布麻和节节草是一起出现的。这一回,它们还是在同一天的同一条河边相继现身了。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带着栗子往回走,一路上遇到的游客渐渐多起来。我们真是招财猫啊。游客让我有一点点烦躁,归根结底,我还是不喜欢人们一路走来一路糟践。比如有一家子,爷爷奶奶带着孙女,把沿途路上的箭头唐松草都掐下来——凡是够得着的,都掐。还说这是艾草,要摘回家去。我要是箭头唐松草我得脱了裤子骂街。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箭头唐松草 Thalictrum simplex

在远远的山间,遇见最美好的河滩

箭头唐松草 Thalictrum simplex

前几天说过箭头唐松草。最近观察,靠近水边其实箭头唐松草还比较常见,一丛一丛的,但就算再多,也禁不住这么薅啊…再说人家真的不是艾草好不好…

端午节,人们想要来一把艾蒿,其实也能理解。北京真正的艾,我在野外还没这么见过,只见过栽种的。野外常见的野艾蒿、蒙古蒿,之类的,都有蒿子味儿。其实我们野餐的位置,路边长满了野艾蒿,所以在水边玩了一大圈,也没有蚊子来捣乱。说来是要感谢野艾蒿的。

箭头唐松草就比较可悲了。我不知道人家爷爷奶奶是怎么把这个笃定地当作艾草的。小朋友抓着一大把,唉,这样不好。如果放我在五年前十年前,我一定直接冲过去指责他们了。但现在…我怕是打不过他们一家五口…

不开心的事哪哪都有,河滩还是很好的。白河湾难得的没有拦路收费,这些河边的步道、亭子、浅滩,都是免费的。一路上的村子可以吃饭,也有小卖部,路边收拾的也算干净。必须夸赞当地相关部门的工作。可惜还是有一点,我觉得急需改进——卫生间。虽然每个村子都有卫生间,但是不是锁上没开,是个问题,而且也没有相应路标。路标都是到哪哪个村哪哪个沟有多远,怎么走。卫生间还是要标明才好。

如果有这样的环境,管理规范,我想,游客是愿意去的。去村里吃饭住宿之类的估计也可以的。但我还是更加希望,游客可以不用去捞小鱼之类的。回去的时候,游客多了,一群男孩在捞鱼,一大片欧菱被搅和得乱七八糟,我看着有点心疼。不如村民专门引出一条小支流,弄点水草,专供游客捞鱼捞虾米捞螺蛳吧…

说多了,下笔千言离题万里这是毛病,得治。我其实是带娃来郊游的,植物就是顺路看看。总比闷在城里五脊六兽要好。纵然开了四个小时的车才来,那也好。回程的路,只开了一个半小时,这才是正常状态。

毕竟白河湾还是有一点点远的,在山间,才有美好的河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