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山桃:我爱你再见

之前写过一篇文,题目叫做:北京的春光总是从山桃开始

 

然而今年春天,我格外繁忙,想着,春花什么的,不拍也罢。于是,全然没有想要去拍春花的意思。但往往事与愿违,越是逃避,它们越是在我的生命里,时而出现,灿烂着宣誓。它们说,每年春天,你都应当为我们赞叹。

 

前一天搭乘公交车,从高架桥上走过,偶然看到某处,公园里的山桃,正是最美好的季节。我掏出手机,将那场景拍下。隔着公交车的玻璃窗,我轻声哼起歌来。“玉山白雪飘零,燃烧少年的心……”在某个瞬间,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不成,我要来这里看山桃。

 

山桃:我爱你再见

公交车上俯瞰到的有山桃的公园景观

 

第二天,我就真的来了。

 

无非是山桃而已。从高架桥上远远望去是一番景象,靠近去看,则是另一番景象。普普通通的公园,普普通通的山坡,以及几棵普普通通的山桃。然而午后的阳光温暖,蜜蜂发出喧闹声,偶尔有早醒的蛱蝶飞过,喜鹊在不远处的树荫里窥视。花开得正好,人来得不少。

 

果然有山桃才有春天。人们在树下,纷纷举起手机,也有举相机的,不多。人们大都一脸满足,仿佛有花的春天,才真正成其为春天。

 

山桃:我爱你再见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我爱你再见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我爱你再见

白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f. alba

 

我抵达花色最艳丽的一棵树下,举起相机。一位中老年大妈突然走过来,她拿起手机,对我说:劳驾,能麻烦您给我照个照片吗?我开心地为她照了相。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又来了五个大妈,在树下合影。大概拍整株树是不成了,我暗自喟叹。继而五个大妈之一,突然走过来,拿起手机,对我说:劳驾,能帮我们拍个合影吗?

 

我很开心地帮她们拍照了。拍了横图,还拍了竖图,数着一二三,咔嚓。

 

山桃:我爱你再见

图自动画《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的那件事》

 

大妈们也很开心。她们说,是同学聚会,中午吃了饭,来这里转转。她们开始分别两两合影,三三合影,四四合影,像极了曾经读书时做过的排列组合问题。她们的风景里,有时有人钻进去,大妈说:劳驾,麻烦您向那边稍微挪挪,我们就拍个合影啊,谢谢啊!入画的人,总是很配合。

 

喧闹了好一阵子,大妈们走开了。此刻有另一位拿着单反相机的大妈,来拍花。我们彼此互不言语,互不干涉。我和大妈一起对着这株山桃按快门。

 

山桃:我爱你再见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我爱你再见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我爱你再见

水中掉落的山桃花瓣

山桃:我爱你再见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拍过山桃,我也顺便拍了公园里头其他的花。

 

正在拍迎春的时候,路过一位老大爷,突然他对我说:跟你说啊,你拍的这个花儿啊,叫迎春花儿!说完,不待我回应,他就开开心心地走开了。听语气,他挺开心的。开心就好。

 

山桃:我爱你再见

迎春花 Jasminum nudiflorum

山桃:我爱你再见

迎春花 Jasminum nudiflorum

 

公园里恰好在喷水。起初是喷头全部开放,各处都湿淋淋的,我总是用长焦拍照。后来喷头大部分都关闭,但有两个没有关上。两个喷头若隔着湖面,在湖对岸,就会看见它们喷到红瑞木的光杆上,水雾带来美妙的彩虹。但两个喷头若是靠近,就会发现,它们拦住了一条小路。路的那边,草地上有成片的早开堇菜。

 

山桃:我爱你再见

浇灌喷头喷到红瑞木的光杆时形成的彩虹

山桃:我爱你再见

白杄 Picea meyeri

 

我想去拍早开堇菜。虽然是北京春日里十分常见的野花了,但反正就是想去。我看了看,两个喷头之间,小路有一段是干燥的,即,不会被水喷到。于是我就开始观察喷头们的动作规律。想当初,玩《超级玛丽》我也是一把好手来着。

 

山桃:我爱你再见

早开堇菜 Viola prionantha

 

约摸拍照完毕,我抬头,看见月亮。钻天杨的枝叶之间,半个月亮,白花花的,灰蒙蒙的,冷冰冰的,俯瞰人间。山桃之中开白花的变种白山桃,要远比远方的月亮热烈。纵然都是冷峻的色彩,但温度迥然有别。

 

山桃:我爱你再见

钻天杨树梢的月亮(二次拍摄后期合成)

 

即将离开的时候,路过另一棵较大或者最大的山桃树,我觉得树下的景观也未尝不可,就打算去拍照。忽而有人喊:深蓝!深蓝!你是深蓝吗?我四下环顾,没看见别人,只有一位拿着单反相机的大妈,冲我喊:深蓝!你是深蓝吗?

 

我说,我不是。

 

大妈说:你是深蓝!我在这儿呢!

 

我说:啊,您大概认错人了?

 

大妈说:我没有认错人!我不是认错人了,是有人要找我!我们约了在城墙拍照,改到这儿了,他们有人不知道,我得告诉他们。他们得来找我来!

我一听,得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继而我看到,确然有一群大爷大妈,拿着各种单反相机和镜头。还有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妈,穿着颜色浓烈而俗气的衣服,手里头捧着一个硕大的大橙子,唔,也许是橙色外皮的大柚子,另一只手提了个筐篮儿,扭来扭去。一群摄影大爷就端起他们的相机,对着大妈一通狂拍。

 

山桃:我爱你再见

围绕山桃的老年摄影团体(左一、左二除外)

 

本来,这也与我无关。他们审美如何,喜好如何,都是自己的事。但忽然有个端相机的大爷,大喊:后边的人!说你呐!你躲开点!赶紧躲开!原来的怯俗怯俗的大妈身后,有个人拿着手机,正在拍山桃花。大爷嫌他进入了自己的镜头里。那人听了吆喝,就挪开了。

 

我就觉得有点不乐意了。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地方,你拍人像你有理啦?好好说话不会吗?再看,好家伙,那个模特大妈,一只脚已经上树了。这我可得拍一拍了。我正好挂着广角镜头,这一群人,真是人人矍铄,个个精神,无论是不客气的吆喝,还是一脚踩上树的豪迈,都有当年年轻时候那种要吃人的劲头。

 

我其实很想给上树的模特大妈讲一个故事。话说古代时候,有一位侍郎、一位尚书、一位御史,一起走在路上,来了条狗。尚书说:哎,是狼是狗?御史也说:是狼是狗啊?侍郎不乐意了,什么?侍郎是狗?于是侍郎说:狼和狗啊,有区分的方法,一是看尾巴,尾巴下垂是狼,上竖是狗!尚书一听,什么?尚书是狗?侍郎接着说:二是看吃东西,这狼啊,只吃肉,这狗呢,那是遇肉吃肉,遇屎吃屎。御史一听,什么?御史吃屎?

 

就是这么一个谐音梗的小故事。我觉得应该是近现当代人编的。但我特别想告诉那位模特大妈,您知道吗,有这么个故事,说,上树是狗。哎,您属猴的吧?

 

但我还是走了。他们人多势众,我打不过。

 

山桃:我爱你再见

图自动画《下流梗不存在的灰暗世界》,有改动

 

至于这是哪里呢?喏,您若是熟悉北京,就知道有个地方叫大北窑。这个公园就在大北窑的南侧,叫做庆丰公园。免费的。中午我和一位朋友说,那个公园是挨着通惠河吗?她说,二闸河,我小时候学校老广播,千万不要去二闸河游泳!

 

二闸河?我说,是炸茄盒、炸藕盒吗?和烧二冬一个意思。

 

山桃:我爱你再见

二闸河河道上的橡胶坝

 

你看,在公交车上偶然看到的山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生活之中的小乐趣呢!

 

感谢山桃,今年也如约相遇了。我爱你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