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北京的春光,来得快,去得也快。

 

比如紫叶李。上个星期,打开窗,外面是刚刚开了几朵花的新枝,而如今,已经有飘落的花瓣。前后不过四五天而已。今年因着冬季不冷,春色来得格外早,让人一不小心,就眼看着春光哗啦啦地流走了。仿佛血液喷出被割破的颈动脉,止都止不住。

 

原本我手里堆积了许多工作,但我决定要任性一下,要跑出去拍春花。年轻的时候,我把这些栽种的春花们,统统叫做傻桃花、傻连翘、傻榆叶梅之类,总之都是傻。觉得那些花,又艳又怯,如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热爱的花哨披肩。然而近几年,不知何故,我竟然不那么反感了,觉得鲜艳的花也自有其美妙。大约是岁数大了吧,喜爱那些艳俗的花朵的我,也正在稳步蜕变为热爱扬起纱巾拍旅游纪念照的大爷大妈行列。

 

然后我就想:所谓的自然教育,去什么山林野地啊,先把家门口的弄清楚不好吗。就拿我家门口这些植物来说,带着搞个两三个钟头,那是绰绰有余,能讲的内容不带重样的。我依然认为,您连眼前的蒲公英早开堇菜都没仔细观察过,了解过,一上来就跑去看什么珍惜濒危难得一见的种类,确实有意义吗?反正我是自己带着自己家小朋友,在家门口转一转,就能大家都开心,捎带着知识该讲也讲了,观察该做也做了。就挺好。

 

所以说,没时间去山野之间,就看看家门口吧。特别是春日里的北京,足够灿烂,足够丰富多彩。午饭后我开始四处转悠,拍照,直到阳光被楼群遮挡,开始感觉腰酸背疼,收工。照片拍了一堆。

 

于是,在2019年的3月末,城市里的这些花,你看,它们都开得好好的。

 

那些花儿,那些怯粉

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忽而栽了很多美人梅。

 

如果不论品种的话,美人梅大约应该叫樱李梅。一听这名字就让人头大,又樱又李又梅,您到底是什么啊?反正是个杂交的种类,花色粉得要命,远远看去,无比鲜艳。从前都是重瓣榆叶梅充当艳俗的怯粉色,如今换了美人梅,好像,嗯,有那么一点点灵秀?至少花不像榆叶梅那样肥硕,所以至少还有点小巧精致的意思。

 

于是我仔细看了看美人梅,挺好,路边的大妈们都争相举起手机,和它合影。我不合影,我只拍花。大妈们挺开心。“您瞅哎,这是专业摄影的。”“人家是只拍花儿,不拍人,咱们是也拍花儿,也拍人。”“瞅人家那设备!咱们就拿手机随便一拍就得了。”“这叫什么花儿啊?”“我也不知道,您瞅瞅有没有牌子?”“这是新品种!头两年还没有呢,新品种!”好吧,开心就好。梅落繁枝千万片,美人如花隔云端。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樱李梅 Prunus × blirean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樱李梅 Prunus × blirean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樱李梅 Prunus × blireana

 

传统的重瓣榆叶梅当然也不少,但我猜,也许它们正在渐渐失宠。毕竟,人们整体审美水平还是在提高的。从美人梅取代榆叶梅就可以看出某种发展趋势。甚至这些年来,新栽的单瓣榆叶梅也比重瓣榆叶梅要多些。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重瓣榆叶梅 Amygdalus triloba f. multiplex

 桃花其实也开了。不是山桃,而是各个品种的观赏桃。单粉桃遇见了,没拍照,紫叶桃、绛桃都是初开不久。距离那些一坨一坨重瓣桃花的盛放期,大约还有半个月时间吧。(观赏桃花的品种和区分看这里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叶桃 Amygdalus ‘Zi Ye Tao’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绛桃 Amygdalus ‘Jiang Tao’

 

此外还有一些初开的花,比如丁香和紫荆。丁香是紫丁香的品种,我猜,应该是早开的品种。紫荆是出了名的难拍照。拍清楚并不难,但难于构筑理想的图案。毕竟直不愣登的枝条,一堆花堆在枝上,特写图也许还好,但反正表现植株形态的照片,确然难拍。你说它好看吧,好像也谈不上,特别难看吧,又冤枉了。就这么一种花卉。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荆 Cercis chinensis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丁香 Syringa oblata

 

那些花儿,那些粉白

 

海棠其实也开了。按物种而言,应该是植物志上所谓的重瓣粉海棠,也就是古时说的西府海棠,所以就称之为西府海棠也没问题。连同前面说的紫丁香、紫荆,这些都是北京很常见的栽种品种,通常在4月上旬开花,今年物候早,于是开得早些,只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凋落得也早呢?

 

也许下星期应该去专门看海棠了。毕竟满打满算,从初开到开始凋落,也就十天左右。一错过,又要等上一年。北京就是这么个快节奏的城市,你想慵懒地享受生活,生活才不搭理你。特别是看春花,只好忙叨叨的,赶着花期。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重瓣粉海棠 Malus spectabilis var. riversii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重瓣粉海棠 Malus spectabilis var. riversii

粉白色的还有开头就提到的紫叶李。两天前我路过立交桥下,一树的紫叶李正是最好的时节,不早不晚,没有含苞待放的羞怯,也没有雨住云收的阑珊,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然而,也仅仅在那一天而已。等到我拿着相机去拍照,枝上已经有了残花,开得有些凌乱了。

 

从前也觉得紫叶李傻乎乎的。其实不怪它,而怪我看的时机不对。倘若一树花,只看了三成,那时候的紫叶李萌茸可爱,透着娇小伶俐。若是一树皆开,那完蛋了,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和尚没水吃。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叶李 Prunus cerasifera f. atropurpure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叶李 Prunus cerasifera f. atropurpure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紫叶李 Prunus cerasifera f. atropurpurea

 

我站在立交桥上,看着高耸着超过栏杆的枝桠。在我小时候,就在这里玩耍,绿地上没有紫叶李,什么也没有。这么说,这几棵紫叶李是哪一年栽种的呢?仔细想来,也无头绪。我就这么边想着,边拍照,身边走过的路人,无不神色匆匆。这里是每到早晚高峰堵车堵得一塌糊涂的交通要道,这么会有人悠闲地趴在栏杆上拍花呢?

 

大概我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一个。紫叶李挺好,没有人觉得它有什么不妥之处,没有人觉得它傻乎乎的。


那些花儿,那些惨白

一树皆白其实不是玉兰,不是梨花,而是白花山碧桃。不掺杂多余的颜色,远远望去,只是白。近看,白色的花朵叽叽喳喳地挤在小枝上,挤得有点让人烦闷。@顾有容 老师说,这花是哭丧棒,我觉得,确然是这么回事。

 

我要是白花山碧桃我也哭丧。毕竟这是山桃和桃杂交出来的,花没有雌蕊,也不会结果。按照十八愁的说法,骡子愁的是一世休,白花山碧桃因为要绝后,是得哭丧。

 

从前我一直把它叫做白碧桃,后来才知道,不对。据说这个种类在北京栽培得比较多,别处反而不那么常见。总之在山桃彻底败落之后,白花山碧桃正是花期,密密匝匝,说不出是美妙还是闹腾。有阳光而无风的午后,我去树下拍照,一位老者在树下,支着画板,画水彩画;一个中年妇女鬼鬼祟祟,手握着花枝,见我瞪着她,犹豫了一下,灰溜溜地走开了;两个中老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小孩儿,跟小小孩儿说,你看,快看花,看啊,你倒是快看啊!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白花山碧桃 
Amygdalus davidiana ‘Albo-plen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白花山碧桃  Amygdalus davidiana ‘Albo-plen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白花山碧桃  Amygdalus davidiana ‘Albo-plena’

其实这个季节,是可以看一看梨花的。梨花的花药总是蓝紫色或者紫红色,与其他春花不同,仔细看看,就能区分出来。我从前并不知道,距离我的小学不远出,粮店旁边就有一棵梨树。不不,这一定是近两年才移栽过来的,只是移栽的植株够大。白色的花,堆积在居民楼小区的红墙之间,旁边有座缺乏美感的亭子。没有人,我在亭子里整理相机,为梨花拍照。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洋梨 Pyrus communis var. sativ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洋梨 Pyrus communis var. sativ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洋梨 Pyrus communis var. sativa

 

种类应该是洋梨。等到之后叶子展开,或者有果实,就能更加确认了。但反正常见栽种的几种梨树,都与这一棵有微妙的差别。我没想到竟然会栽种洋梨,作为绿化,秋子梨和豆梨常见些。

 

立交桥边的绿化带里就是豆梨。可能是豆梨的某个品种,我确实不会细分了,但是是豆梨无疑。花没有那么洁白,仿佛喝多了啤酒尿在了积雪上的颜色。或许没那么不堪,但确实并不很白。过客们几乎不正眼看它,只有我绕很远的路,靠近去看。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豆梨 Pyrus calleryan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豆梨 Pyrus calleryana

 前几天,在小区里,小飞问我,有棵树,是梨花吗?之后她就和小栗子酱一起背诵了梨花一枝春带雨,千树万树梨花开,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然而后来我看手机拍的照片,那不是梨花,而是樱花。我原本也想去找樱花的,怎么也找不到,太阳落了,没有光线了,才终于看到。东京樱花。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东京樱花 Cerasus yedoensis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东京樱花 Cerasus yedoensis

至于玉兰,啊,倒霉的玉兰已经不是它肆虐的季节了。风一吹,雨一浇,玉兰的花瓣就劈里啪啦掉落满地。嫩嫩的玉兰花,多少已经开始残破,想找几朵尚未毁容的小鲜肉玉兰,也不那么容易了。勉强找了几朵,这也罢了,一树玉兰的景象,已经是上星期的事。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玉兰 Magnolia denudat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玉兰 Magnolia denudata


那些花儿,那些卵黄


迎春花早已经剩不下几朵了,春天的黄色,要靠连翘。

 

今年的科普有点意思,往年都在说,迎春和连翘的区别,好了,今年加入了金钟花。你们来区分呀,迎春,野迎春,连翘,金钟花,加大难度啦。其实这还不算,因为还有连翘和金钟花的杂交,叫做金钟连翘,也叫美国连翘或者间型连翘。总有不认识的种类来捣乱,你以为你终于学会了,融会贯通了,其实,才刚刚开始。

 

在垃圾站后面,我迎着弥漫的垃圾味儿,看到两朵花冠六裂的连翘花。从前的科普都说,连翘花冠四裂,迎春五至六裂。但这不是绝对的,所以我就找出了六裂连翘来。反正这个季节连翘还算茂盛,看到有人说,没节操的连翘花,经常不守规矩地五裂六裂,好吧,特别是杂交过的园艺品种,它自己都不知道亲爹亲妈是谁,怎么裂都不奇怪。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连翘 Forsythia suspensa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连翘 Forsythia suspensa

街心公园的入口有一棵美国白蜡。其实城市里洋白蜡栽种得多些,美国白蜡少些,我一直不知道它是美国白蜡,直到去年秋天才确定。今年春天跑来拍花。同样是去年才认识的,还有银红槭“秋焰”,这是个秋季观彩叶的品种。我想去看它在春天的花,岂料花已经败了,只剩下嫩果。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美国白梣 Fraxinus americana

梣叶槭的花还在。以前梣叶槭也不常见,某几年忽然栽种了一大堆,还多是金叶的品种。立交桥附近有好几株梣叶槭,和桥下路边的元宝枫遥相呼应。如果说到槭树的多样性,我想,从银红槭,到梣叶槭,到元宝枫,可以穿起一条线路了。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梣叶槭 Acer negundo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银红槭’秋焰’ Acer × freemanii ‘Autumn Blaze’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

银红槭’秋焰’ Acer × freemanii ‘Autumn Blaze’

 

所以我说,不用专程跑去山里头学习什么自然啊植物啊,家门口就有很多种类,值得去寻找和探究。这些花,这些树,正是好季节。而且如果自己家窗户外头的种类都糊里糊涂呢,去山野里看那些稀奇古怪的种类,真的有什么伟大意义吗?也许有吧,只是我尚未领悟。

  

一路走,一路拍花,路上遇到一位大叔,叫我:“小伙zèi!小伙zèi!”

 

啊,瞬间觉得自己年轻了起来。于是我问大叔有什么事。大叔说,告诉你一个好地儿,那儿的花儿啊,可多了去啦!之后大叔不厌其烦地介绍了在什么位置,怎么走,哪个门进去方便,之类的。其实我知道那个地方,只是觉得好像没有太多新鲜种类。

 

不过既然大叔隆重推荐了,我最终还是去了一趟。一看,确实没什么新鲜种类,快步走了一圈,收工,回家。但是由于绕了路,我的电动小笨驴在中途就没电了。我只好拼命等着迷你脚蹬子,带动迷你小车轮,忽悠忽悠,往家骑。速度快不起来,活动量可不小,骑到家,一身汗,这个看花的下午,以活动筋骨收场,这也挺好。

 

毕竟不是每个下午,都可以悠闲地去看花,也不是每个下午,都有时间去做有氧运动做到呼哧呼哧。所以,每一个偶然得到的美好,都要去珍惜。我整理着照片,想着,要是哪家自然教育机构,请我带队讲我家周边的植物呢,是不是也有点意思。我自己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或许,只是看看,就够了。

 

毕竟春光易逝,没有道理可讲。

原来,最好的春色就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