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没有之一。

很久很久以前,我觉得奇怪,北京的市花,为什么要选月季呢?啊当然还有菊花了…月季又叫做月月红,菊花如今也有了莫名其妙的意向。这两个,都有点不可言说。为什么要选月季呢?直到几年前我还不喜欢月季,觉得它们又傻又俗气,但这两年,却突然爱上了。也许是年纪大了吧,审美越来越通俗了,喜欢不来古灵精怪的妹子,就喜欢八十年代挂历上那种大美妞儿。

我仔细地思索。大概我不喜欢月季的原因,是月季很难拍照。不是说拍不好,拍一张两张好照片,还是没问题的,但很多月季都是可远观而不能细琢磨的。拍照的套路,经常面对月季失灵。

另一个原因是我不太会分辨月季的品种。对于拍了照片而无法给出准确名字,这件事,是十分令我懊恼的,所以干脆来个视而不见。

这两年,我渐渐领会到了月季的美好,于是,我也开始重新审视北京的五月。

四月底,街边的月季就陆续开放了,过得五一,再过几天,几乎成了月季的狂欢。特别是路边的隔离护栏上,竞相开满了绚烂的色彩。说它们流俗,但唯独如此接连成片的流俗,才会焕发出一种别样的热烈。走在北三环或者北四环,一路都是月季花。

这是北京难得的灿烂的季节呀!

唯一的遗憾是,我没办法穿越机动车道,去拍那十里生鲜的场景。在人行道边的月季则差些,不那么浓密,少了气势。不知是不是过往的行人总藏着爱美的私心,反正行人道旁,花开得总是不够热烈。但这也够了,也够我慢慢收集这个季节的月季种类。

今天先说说藤本月季。

作为园林绿化的主力,那些公路两旁绵延亮丽的月季,多数都是藤本月季。北京的藤本月季,常见大概有十二三个品种,我把眼前随便一看就能抓到的五个品种,分别贴出来。

月季’金秀娃’ Rosa ‘Golden Show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金秀娃’ Rosa ‘Golden Show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金秀娃’ Rosa ‘Golden Showers’,花末期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金秀娃’ Rosa ‘Golden Show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金秀娃’ Rosa ‘Golden Showers’

开花时金黄色,但开后不久,花渐渐就开咧了…金色也越来越浅淡,成了浅黄色。大约在五月上中旬,向阳处的金秀娃,基本就是一片黄纸的颜色。果然人生若只如初见,开是初开时让人心动。再过不久,都剩残花,一堆褪色的花瓣随风飞舞,我们姑且把这个看作…捷报飞来当纸钱吧…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花末期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花初开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光谱’ Rosa’Spectra’

光谱是这个季节最惹人注目的品种。花初开时黄色,渐变为香槟色,一朵花上往往带有过渡色,是很迷幻的颜色呀!北京最初大肆栽种光谱的那两年,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平时很是矜持的人们,也不禁驻足观看。数年前,北三环大约马甸桥附近,光谱是一道彩色墙。我猜当初推荐栽种光谱的人,应该得到了很多夸赞。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irerktor Rigg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irerktor Rigg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irerktor Rigg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irerktor Riggers’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irerktor Riggers’

马车也是很好的,深邃的红色,不喧闹,不浮夸,纯粹而凶残。御用马车初开时,花瓣向心,花形优雅,带着内敛的诱惑。我最初被光谱塑造的群体景观所吸引,却为御用马车单独一朵花的形态而折服。我觉得这才是我想象之中完美的月季花的形态。像花店里贩售的“玫瑰”,若等到张扬着绽放,指抓横陈,那就算输了。马车的花墙也好看,远远眺望,红烛昏罗帐。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橙色火焰’ Rosa ‘Darthuizer Orange Fire’

虽然描述中只能说,橙色火焰的花是橙红色,但在日光下和阴影中,花色就有了显著的差别。日光下更浓郁,更接近带着生脆的半熟的红色,像新鲜的血,滴答,滴答。阴影里则橙色更容易看得出,但又非单纯的橙色,夹裹着红,是很微妙的色彩。说实话橙色火焰不如纯粹的马车,但作为调剂,其实也好。我想,马车和橙色火焰的比例在3比1会不会合适呢?最近看到一段路上,光谱为主,时而掺入马车,再少些,掺入橙色火焰。竟然是橙色火焰显得最有活力。


月季’多特蒙德’ Rosa ‘Dortumud’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

月季’多特蒙德’ Rosa ‘Dortumud’

多特蒙德的花稍小一些,却拥挤浓密。单独看来,也许有点像二十年前北京大肆栽种的所谓的“丰花月季”,单瓣,花不算大,粉粉的,看多了审美疲劳(后来才知道那个品种好像叫’杏花村’ Rosa ‘Betty Prior’)。但多特蒙德不至于疲劳,它的紫红色更浓郁,靠近花心有渐变。若论群体景观,我想,多特蒙德和七姊妹蔷薇搭配,可能不错。

过两天,也许能有一点点空闲,我再陆续贴出北京的其它月季。

以及,以上月季品种鉴定不保证准确,想有更多了解,可以看如下两本参考书:《北京绿化常用月季栽培和养护技术》,勇伟 马燕 主编,中国林业出版社,2012;《中国月季》,张佐双 朱秀珍 主编,中国林业出版社,2006。

五月的北京属于月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