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去年春季开始,我一边拍各种月季的照片,一边猜它们的品种名。

因为太难鉴定了,只能连蒙带猜。当然并不是月季品种本身难鉴定,而是我并没有找到适合的方法,所以,目前姑且还是在猜。关于猜月季的更多絮叨,请看之前发的这篇:猜月季 | 北京植物所的月季园

其实更难猜的,是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栽种的品种。没有名录可以参照,它们有可能是任何一个品种。甚至有些稍珍贵一些的种类,没准什么时候就被一堆一堆栽种了。如今回想起五月中旬那一阵子,放眼望去,整个北京城,到处都是绚烂的月季。啊,真是又令人怀念,又让人不寒而栗…那都是什么品种啊?

某个星期天,我骑车跑去了北京二环路的一角。北二环和东二环的交汇处。之前几次路过,我早就看上了这里。有那么一小片月季花,开得旺盛。我觉得,就这么一个角落,里面的品种就不少吧。所以就顶着大太阳过来看看。

我来拍照的时候,有一个老大爷和一个老大妈,老大爷拿手机给这些月季拍照,老大妈陪着。过了一会儿,有个过路的年轻女孩,看我端着相机拍照,她略一迟疑,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再后来,从通往护城河边的台阶上,上来一位摄影大爷。拿着又长又重的大镜头。他看了我一眼,满脸不屑地顺着护城河台阶又回去了。

诚然,我是来拍月季的,但其实这一堆月季花,想出一两张称得上摄影作品的照片,怕是很难。又是中午,阳光那么热辣。我来记录品种,所以并不在意。至于摄影大爷,他一定是被我的快门声吸引过来的,而看到非我族类,所以拂袖而去了。我倒是不在乎,我也知道月季是很难拍照的花卉呀。

好了,猜月季的种类才是重点。

其实城市里栽种的月季,大多数品种都还算常见。只不过常见的品种也能构成美妙的景观。若偶尔混着少许珍贵品种…啊,幸而路人们基本不认识,那就还好。记得我家隔壁邻居大爷说,他专门去剪了一枝“红双喜”,美滋滋的。其实路边也有红双喜,只要找对地方。不过,和别人打了招呼,剪别人家的月季,这样比较遵纪守法,剪路边的月季嘛…也许明天就上了新闻头条呢…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北京二环路一角的月季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北京二环路一角的月季

有一些藤本月季被捆绑在架子上,还有一些地栽低矮的植株。论品种而言,地栽的倒并非都是灌木月季或者地被月季,而是植株矮。硕大的植株价格也高,已经嫁接好的三年株,要比牙签苗贵上十倍不只。所以我很关心,这里的地栽矮月季,明年还在吗?

怎么看都是当年一季看花,然后刨走的感觉。

且不去管园林工人的远大规划和辛苦劳作了。我也是很辛苦的。晒得滋溜滋溜汗流不止,于是我把头带和脖套都戴上了,瞬间个人形象变得非主流起来。剩下的事就是拍照,以及猜谜语。

月季’光谱’ Rosa ‘Spectra’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光谱’ Rosa ‘Spectra’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光谱’ Rosa ‘Spectra’

光谱这个品种也说了很多次了。北京城里最常见的藤本月季之一,花初开时黄色,日晒后有红晕,晒着晒着就变成了淡黄加香槟色,花瓣边缘的红晕也还在。我当初把“西方大地”误认作光谱来着,后来问,怎么区分啊?嗯,有个好办法,就是看花蕾。花蕾的颜色是黄的,没有红晕没有香槟色,而花开了以后变色了,那就是光谱。

还有上次说到的藤彩虹。彩虹的花变色时会带玫瑰红色,一大丛里面,总有几朵以或深或浅的玫瑰红色为主。以及,光谱花盛开后,只是卷边,不会散心,藤彩虹比较抱歉…

光谱因晒太阳的状况不同,花色也有浓淡之分,但整体一大堆来判断还比较省心。顺便说,在北京什么二环路啊三环路啊,路中间的隔离带篱笆上,栽种一堆光谱,还是挺好的事。看起来不傻气,从四月下旬到五月下旬,让人感受到北京真是存在的美丽。只是修剪时,园林工人要冒着遭遇交通事故的风险,有点辛苦。能想想两全的办法就好了。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direktor Riggers’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direktor Riggers’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御用马车’ Rosa ‘Parkdirektor Riggers’

马车也是北京常见的藤本月季。和光谱的鲜亮不同,马车是热烈的红色,所以反正在北京,我常见光谱和马车栽种在一起。这边一丛光谱,那边一丛马车,换换颜色,换换心情。

几年前,在我还没有关注月季品种的时候,其实我就喜欢马车。马车的花初开时,花瓣向中心聚拢,有含苞感,和一些切花月季的品种很相似,而不像许多传统的大花杂茶月季,秃噜一下就开成饼状了。而且马车的红,比较端正,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反而让人觉得干净纯粹。

这一片藤月,就是光谱和马车混杂,里面加着一点点并非经典藤月——而更接近杂交茶香月季——的品种,只是植株都差不多高,又混在一起,看上去觉得似乎藤起来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蓬生麻中,不扶而直。

月季’俱乐部’ Rosa ‘Casino’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俱乐部’ Rosa ‘Casino’

插播一下这个品种,俱乐部。在二环路这一角落并没有俱乐部,而距此不远处,也在二环路边,一大丛光谱中间,夹杂着少许黄色的藤本。好像怎么晒都不变色的光谱。那其实并非光谱,而是另外的品种。

俱乐部反正就是黄色的,不带红晕。怎么晒也不至于红起来。说来,光谱的美妙在于,一丛里可以看到不同的颜色,渐变造成的错综感。但整体到了盛开时,初开的黄色就比较稀少了,都带了红晕,都偏香槟色。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即,为了让一丛光谱保留错综感,所以这里混杂着栽种了俱乐部。

倒也不坏。

月季’玛·卡拉斯’ Rosa ‘Maria Callas’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玛·卡拉斯’ Rosa ‘Maria Callas’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玛·卡拉斯’ Rosa ‘Maria Callas’

下面来看那些地栽的矮月季了。这是个玫红色的品种,花瓣卷边近翘角,盛开时半露心,啊,整个花形就有一点大饼的倾向。品种的名字叫做玛卡拉斯,音译来的。

明年我大概还要来这里看看,看看这些矮月季的命运如何。其实大堆的光谱和马车里,夹杂着少数略高一点的玛卡拉斯,挤在那些藤本里面,抬头探脑地开几朵花。其实直立向的月季,没办法非常紧凑的密植时,成片栽种的景观就谈不上差强人意,缝隙大,花时而残落,构筑所谓的花海并非好选择。这时大概还是要参考西方花园的景观设计,而不能简单粗暴地把月季而按照北朝鲜团体操思路来堆砌。

月季’超级明星’ Rosa ‘Super Star’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超级明星’ Rosa ‘Super Star’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超级明星’ Rosa ‘Super Star’

朱红色的月季品种。花形没有大饼,相对高心。同样是成片栽种,同样让人感觉有点可怜。我想大概把它们种在果皮箱上头的水泥罐子里,美美的一束,都比插在地面,矮墩墩而密不密疏不疏地要好一点吧。不过,这终究只是我的审美罢了,一家之言,算不得数。我看路过的老大爷老大妈,才不管这些,照样手机拍照咔嚓不停。

品种名字是超级明星。查出品种名,我就自然而然哼唱起了S.H.E的歌…可惜这个花色,你不是电,也不是光…唔,然后总算找到一句应景的:火,你是火,是我飞蛾的尽头…

月季’大紫光’ Rosa ‘Big purple’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大紫光’ Rosa ‘Big purple’

大紫光,按我的理解,北京路边栽种挺多的。不过我的鉴定不一定对,请不要毫无保留地全盘相信呀…大紫光按记载,是紫红色带一点蓝紫色的感觉。我上了查月季品种的网站,也上了谷歌,看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品种从花色到花形,相对比较多样。确然有蓝紫色的个体,但也有几乎就是紫红色的个体,或者莫不如说,紫红色的个体更多些。

还有一个原因…如果我不把这个定为大紫光,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品种更贴近了…大紫光就像年轻时娇嫩玲珑中年后敦实质朴的妹子,初开时花瓣捧心,含羞欲滴,而盛开后就是标准的——大——饼——脸——花型盘状,尤其和高心的品种比起来,简直是扁平的大盘子。嗯,各有所好吧,反正在我印象里,今年北京路边没少看见大紫光。

月季’拉斯维加斯’ Rosa ‘Las Vegas’

马路边的繁花似锦啊,终于来了

月季’拉斯维加斯’ Rosa ‘Las Vegas’

一堆地栽的矮月季里头,橙色的个体不多。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品种比较贵,还是从配色考虑,放太多的橙色不好。总之,这个品种是拉斯维加斯,国内翻译,也叫赌城。

拉斯维加斯倒是不介意别人称它为赌城,毕竟是城市的招牌嘛。但栽种在北京,那就不一样了。如今北京人忌讳“堵”这个音。平时在路上,早晚高峰,就够堵的了,月季你就别再来添堵了。况且这堆月季就在二环路边,每天免不了目睹环路上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所以,还是叫,拉斯维加斯吧。

这个品种也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别看初开时尖尖的俏俏的,盛开以后就倾向于散架,露心,花瓣开始稀里哗啦。也许正因为如此,才被称为拉斯维加斯的?甜蜜之在最初,而终究要以稀里哗啦结束。我想起KTV包房刚刚进场时,强制播放的宣传歌曲: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

这些大概就是我在二环路一角,见到的月季们了。或许还有遗漏的品种,大多是因为花开得太抱歉,所以没有好好拍。五月中旬的北京,确然是看月季的好季节,但有些月季可能已经开始零落了。提前一个星期应当会更好。明年我若恰好在北京,我要每天骑着我的小电驴,到处扫街,去找更多的免费月季参观地。

而其实来二环路边看月季的这个星期日呢,我跑了好几个地方,看了好多月季。下次继续把这天里看到的月季——其他地方的——贴出来给大家看。嗯,我们一起猜。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说…猜月季是个体力活!体!力!活!往往要翻一堆书,看一堆网上资料来对照,还有可能猜不出。我并非什么月季专家,真的是不懂啊,所以您觉得您拍的月季品种不认识,请我帮忙,往往我也无能为力啊。一个下午猜出一两个品种的事也是有的,我自己还有大概百十来个品种没猜出来…您要是真的想知道您拍的照片,是什么品种,嗯,一来多关注月季卖家吧,他们的微博或者公号,会有相关推送,而且比较勤快,二来,或许,有机会我会把我所参考的资料——书和网站——整理一下列出来。您自己试试看。

猜月季这个事,还是挺好玩的。虽然我更喜欢有检索表和详细描述可以参考的抱着植物志来查原生种类,而并非在园艺品种的坑里挣扎。但该猜的时候,还是要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