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大我装不下了*去同学家写作业被他C了

沈岳满脸悲伤的说出这句话后,展小白终于清醒,尖叫着丢掉酒瓶子,伸手抢过了手机。

  做好事很容易被人误会,甚至还有可能会吃官司。

  比方搀扶摔倒的老太,却被讹诈。

  为避免吃官司,沈岳在“舍身救人”时,用手机拍摄了这一幕。

  铁的事实面前,容不得展小白颠倒黑白。

  视频中,沈岳就像被恶少推倒的小良家那样,拼命的挣扎,还大喊:“别这样,人家疼。”

  可展小白却不管不顾,只用她的尖牙和利爪,一次次的摧残着人家。

       你的好大我装不下了*去同学家写作业被他C了


  只看了几秒钟,展小白就痛苦的闭上了眼,只想捡起地上的酒瓶子,捅死自己拉倒。

  她什么都明白了,心中尖叫:“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恰好如了那个女人的意。闻燕舞,你给我等着,我早晚都会杀了你!”

  就展小白想放声痛哭时,却听到了“嘤嘤”的哭声,自耳边响起。

  她抬头看去,就看到沈岳蜷缩在沙发上,怀抱着沙发垫子,低头哭泣的样子,是那样的可怜,无助……

  只是这厮的哭声太刺耳了,让展小白更加心烦,恨恨一跺脚,尖声叫道:“哭什么哭?给我闭嘴!”

  沈岳虎躯一颤,慌忙闭上了嘴。

  这厮的软弱,让展小白糟糕的心情,稍稍好了点。

  当然,如果让展小白知道这厮,正在心中自夸“老子堪称哄女人的天才,只用几滴鳄鱼的眼泪,就让这小妞忘记了要杀人”,肯定会立即捡起酒瓶子,捅死他。

  脸色忽阴忽晴的过了半晌,展小白才哑声说:“抬起头来。”

  沈岳弱弱的抬起头,畏缩的样子不敢看她。

  这厮虽然满脸都是偷着擦上的酒水当泪水,模样还是有些小帅气的。

  如果他是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油腻大叔,估计展小白还是会捡起酒瓶子,而不是用力咬了下嘴唇,冷声说:“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她这样说,怎么像极了电影里的狗血桥段?

  沈岳感觉有些好笑,表面却怯生生的样子:“请问,你怎么对人家负责?”

  展小白差点被他这句话给恶心死,连忙深吸一口气,说:“以后,不要在这儿上班了……”

  沈岳打断她的话:“不上班,你养人家啊?”

  “给我闭嘴!”

  展小白实在受不了他的娘炮样,娇叱一声,抬手拍了拍小酥胸,才问:“叫什么名字?”

  沈岳没说话。

  展小白皱眉:“聋了?”

  “是你不让人家说话的。”

  沈岳满脸怕怕,却又羞答答的模样,让展小白又有了反胃的迹象,忍住了:“我问你话时,你才能回答。明白?”

  “yes。”

  沈岳抬手,敬了个军礼。

  只是这厮光着屁股敬礼的样子,实在不堪入目。

  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展小白又问:“叫什么名字?”

  “沈岳。”

  沈岳乖乖的回答:“沈是月落星沈的沈,岳是五岳独尊的……”

  “我管你什么沈,什么岳。”

  展小白不耐烦的打断他,捡起裙子,走路姿势特古怪的走进了洗手间。

  展小白很清楚,就算她已经知道被暗算了,也不能去找霞姐,薛总她们算帐。

  在会所内,只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要不然,青山十大杰出青年、振华集团总裁展小白,竟然差点把一个嘎嘎给践踏致死的事,就会立即风靡天下。

  尤其想到她在视频里的模样,展小白就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可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洗干净脸,再走出来时,已经多少恢复了几分美女总裁的风范。

  被她总是抱着小酥胸,居高临下的看,沈岳被看的心里发毛,讪笑着问:“展总,你不会是觉得,咱们既然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索性将错就错,娶了俺吧?”

  “我会娶你?你想的美,臭鸭子!”

  展小白咬牙笑了下,找到小包,拿出纸笔,蹭蹭地写了个联系方式,拍在案几上:“打这个电话,会有人给你安排正式工作。”

  沈岳拿起那张纸片,问:“哪个公司?干啥活?”

  展小白却没理他,转身快步走向了门口。

  砰地用力摔门声过后,沈岳挺直了腰板,看了那个手机号,随手揉成一团,丢在了地上,不屑的撇嘴:“给我安排工作,这就是对我负责?果然是拔鸡无情。当老子稀罕么?”

  他刚说到这儿,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爆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沈岳立即双眼放光,比看到亲爹更甚,立即接听,满脸谄媚的笑:“十叔,侄儿委托您老给办理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他这样子,如果被那些把他当心肝宝贝的欧美贵妇看到后,肯定会以为他是假的“无情刺”。

  但如果别人知道十叔,就是华夏最高警卫局大局长,龙腾十二月中的十月冷血荆红命,那么就不会这想了。

  荆红命说话的声音,冷的吓人:“你还有脸喊我十叔?”

  沈岳讪笑了声,没敢说话。

  因索菲娅特殊的身份,沈岳又不能下黑手,只能逃,然后被那娘们疯狂追杀。

  逃亡时间,长达半年啊。

  如果只是藏猫猫,沈岳也不在乎,问题是那个娘们,还动用了外交手段。

  这下,曾经是华夏精锐特工小组“七种武器”之一的沈岳,彻底没辙了,只好求救于荆红命。

  龙腾十二月中的一月奸商向南天,是沈岳的授业恩师,按辈分喊荆红命一声十叔。

  荆红大局长亲自出马,果然是一个顶俩,很快就摆平了这件事。

  从今天开始,欧洲玫瑰派出大批追杀沈岳的猎犬们,就会撤出华夏。

  沈岳听罢,狂喜,没口子的道谢后,又小心翼翼的问:“十叔,那娘们还冻结了我所有的存款……”

  “哼,你还有脸要钱?”

  荆红命冷哼一声,打断了他。

  沈岳傻楞半晌,才喃喃地说:“沃草,我不就是上了她七八十次吗?她再是什么欧洲玫瑰,伯爵夫人,床上功夫再好,可嫖资也不值上亿美金吧?”

  “你说什么?”

  荆红命的声音更冷。

  沈岳打了个激灵后,才想起还在和十叔通话呢,连忙讪笑着说没啥。

  虽说可能会成为嫖界最大的冤大头,让沈岳很心疼,但想到以后终于不再东躲西藏了,还是觉得浑身轻松。

  李太白说得好,千金散尽还复来。

  就凭沈岳的本事,最短时间内再次过上花天酒地的美好生活,简直不要太简单。

  可荆红命接下来说出的话,就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浇灭了沈岳梦想的小火苗:“沈岳,你就不能让九泉之下的老向安心些吗?”

  沈岳一呆,脸上的笑容凝固。

  眼前,又浮上以故恩师的和蔼样子,耳边响起希望他能成为对国家有用人才的谆谆教导。

  可他,在恩师仙逝后,都做了些什么?

  身为龙腾一号残魄黑刺的传人,在恩师仙逝不久,就因违反军规被踢出军队,赌气去了西方,过上了浪荡不羁的生活,最终惹上了欧洲玫瑰,被追成了丧家之犬。

  要不是荆红命出面,被他野蛮征服了的欧洲玫瑰,非得追杀到他天荒地老。

  这,是恩师呕心沥血培养他的目的吗?

  不是。

  羞愧要死的沈岳,沉默半晌,捡起了地上的那个纸团,低声说:“十叔,我会找份工作,做个安分守己的人。

  青山振华集团总部大楼。

  总裁办公室。

  展小白坐在大班椅上,双手托着香腮,双眸呆呆看着门口,保持这动作一动不动的,已经很久了。

  她在想一周前的那件事。

  打死她,都不愿意相信,她会在会所内逆推了一个鸭子。

  而且,还是那么的野蛮粗暴,把人家弄得遍体鳞伤,丢尽了颜面。

  虽然她是被人下了药,什么都不知道,但事实就是事实,不接受任何的质疑。

  更让她一头想撞死的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她不能去找霞姐她们,更不能找幕后黑手闻燕舞。

  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

  这几天,她最担心的是,那个叫沈岳的嘎嘎,会把那段视频传出去。

  她后悔当初看完视频后,为什么没有删除,也没用一笔重金,封住那个家伙的嘴,只给他留了个纸条,劝他找份正式工作干。

  沈岳没来。

  看来,他是感觉正式工作,哪有当嘎嘎挣钱多?

  展小白衷心的希望,这种不走正路的男人,最好是喝水呛死,吃饭撑死……一辈子,都别出现在她面前。

  帮,帮帮的敲门声,惊醒了发呆的展小白。

  她连忙深吸一口气,正襟危坐后才说:“进。”

  门开了,穿着白衬衣,黑色包臀短裙,踩着细高跟的谢柔情,纤腰左右摆动,一双黑丝长腿优雅的交替着,咔咔的走了进来。

  振华集团有双娇。

  清纯如冰山雪莲般的展小白,性感如怒放玫瑰般的谢柔情。

  别看谢柔情如此娇媚性感,却是从某部队女子特别大队退役的,因此在公司负责安保等方面的工作。

  谢柔情既是展小白的属下,也是她的铁杆姐妹。

  没有外人时,谢柔情和展小白很随便,拿过水杯帮她换上热水后,才有些担心的问:“小白,你这些天到底是怎么了?我看你,老是神魂不舍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担心春辉集团那笔货款,这都快半年了还没要回来。有消息说,他们要撤出青山。”

  姐妹俩的关系再好,展小白也不想把那件事告诉她。

  “唉,姓吴的还真不是个东西。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

  谢柔情抬腿,顺势坐在了桌脚上,转移了话题:“现在家里情况怎么样?”

  展小白的家里情况很糟糕。

  展小白的父亲,振华集团的创始人展振华,二十年前丧妻,但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一直没续弦。

  直等展小白大学毕业后,老展才开始考虑终身大事。

  像老展这种亿万富豪,虽说已经年逾五旬,可要想找个漂亮老婆还是很容易的。

  两年前,一个叫闻燕舞的女人,出现在了老展的生活中。

  芳龄三十有六的闻燕舞,简直就是性感尤物的代言人,让石头人看了,都想骑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