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一口把奶油从胸口吃掉|学长上课吃我的小兔兔作文

 顾念感受到孩子正在离自己而去,绝望的躺在地上。眼角不断流着泪,自己的孩子啊,昨天自己还在给他讲故事呢,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妈妈呢?

  顾念此刻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觉得自己爱的太痛了,竟然连孩子也丢掉了自己离自己远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躺着的顾念突然拼尽全力站了起来。

  “嘭!”——

  院子里的墙壁上留下了大片的血迹,而顾念的身子也顺着墙角软软滑落······

  一时间,茂盛的银杏树下,阳关昏黄的傍晚,残阳似血······

      一口一口把奶油从胸口吃掉|学长上课吃我的小兔兔作文

  顾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打量着白色的墙壁,处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在医院还会在哪里?

  只是,她记不得是谁把她送来了医院,只是耳边里依稀传来秦奕轩的声音,

  “顾念,不要睡,睁开眼睛,……”然后没有了。

  顾念摇了摇头,脑袋还有些许疼。

  对了,孩子。

  这个孩子终究来的不是时候,顾念摸了摸她空落落的肚子,想起沈钦寒和宋谨对自己做的种种,她为自己伤心,也为沈钦寒悲伤。

  宋谨背地里给他戴绿帽子,他却毫不知情,还一往情深的痴情种子的模样。

  顾念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咎由自取的。

  人家把你当做绿茶婊,心机婊,现在还为他的担心。

  要是说爱情这个东西可以控制就好了,关键就是谁也说不清楚,就像沈钦寒,对宋谨一往情深,就算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宋谨是不爱她的,可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始终是坚持自己所以为的。

  譬如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明明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爱着沈钦寒。这大概就是那纵使你虐我千遍,我任待你如初恋。

  顾念想的越多,头越疼,大抵是刚小产,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闭目养神的时候,竟给人一种快要一碰就会碎掉地洋娃娃。

  这个时候,秦奕轩刚好从外面回来,他把手上提的水果和一些补品放在了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

  秦奕轩是神经病病院的院长,他和顾念很早就认识了,那会还在上大学,本来两个人都是学的金融,因为,他需要帮忙管理他爸爸的医院,久而久之,也就从医了。秦奕轩本身就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加上是他爸爸的教导,发展的潜力自然是很容易的。

  秦奕轩倒也没有打扰顾念休息,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似乎躺在床上的顾念并不是很放松,一向不喜欢皱眉头的她在梦中一直在紧锁着眉头,手也渐渐的开始紧握,秦奕轩用他温暖的手握着顾念的手掌,他开始轻轻的呼喊着顾念,他的声音就像是他这个人一般,如沐春风,温暖入心。

  许是秦奕轩的的温暖,开始让顾念展开了眉头,手指间也不是那么用力了,额头上的徐徐细汗终究还是没能逃出秦奕轩的“法眼”,他轻轻的拂去了顾念额头上的细汗,顾念的连很精致,秦奕轩竟不知不觉的靠近她.

  落下一吻过后,也没做什么过格的。

  顾念的眼眸有睁开的现象,秦奕轩不觉的脸红起来,毕竟偷吻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的不好意思。

  而且!重点是!偷吻就偷吻吧,这丫当事人还要醒来的节奏。

  就在秦奕轩觉得有必要去做点什么去掩饰自己刚刚的事情的时候,顾念只是轻轻的呢喃了一句“不是你看的那样,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还沉迷在梦中的顾念,好像对梦境之外的东西都毫无知情,说完过后,有继续睡了过去,秦奕轩呼出一口气,刚才可谓是吓死他了,经过了刚擦“九死一生”的他,现在断然是不敢在做什么动作了,就是静静的守着顾念。

 文学

  五年了,终于让我又遇到你了。念念,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的抓紧你。

  秦奕轩起身给顾念塞了塞被角,然后坐在病床边,痴痴的看着顾念,眼底涌动着无限的柔情。

  顾念此刻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毫无血色,让整个人宛如沉睡的遗世美人。

  顾念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呆呆的眼睛毫无生机。

  果然,还是在医院。顾念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抹凄惨的嘲笑。殊不知,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还是对未来的绝望。

  孩子,没了。

  秦奕轩看到睁开眼的顾念,激动的站起了身。

  “念念,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

  发着呆的顾念这才意识到病房里还有别人。

  原来刚刚不是梦,真的是秦奕轩救了自己。

  “秦大哥,孩子,我的孩子……”顾念说着说着,眼角滑下了一滴眼泪。

  秦奕轩看着此刻悲痛欲绝的顾念,握住了顾念冰凉的手。

  “念念,孩子,孩子没有保住。”

  说完,秦奕轩移开了眼,不忍去看顾念眼底奔涌的绝望。

  这个他想捧在手心里呵护的丫头,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念念会孤身一人怀着身孕出现在精神病院。

  秦奕轩迫切的想要知道,但他问不出口啊。

  “念念,坚强起来,孩子没有了,是你们缘分未满吧。现在,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身体是一切的前提不是吗?”

  顾念听着秦奕轩温柔的声音,心中满是苦涩。

  “沈钦寒,你知道吗?你的孩子没了,他还那么小,你们怎么忍心?”

  顾念突然抓紧被单的手被秦奕轩柔柔的握住了,“念念,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吗,什么都不要去想。我们先静静休息一段时间,你安心的在我这里养伤,什么都不要想,嗯?”

  顾念对上了秦奕轩深邃的眼眸,望不到底。但却莫名让顾念安心下来了。

  “念念,吃个苹果吧!你刚刚醒,现在要补充补充营养。”

  秦奕轩给顾念削了个苹果,吃完了苹果,等顾念再次睡着了,秦奕轩才走出了病房。眼底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温情,取代的无线的冷厉和嗜血。

  那些欺负念念的,我一个一个都会要回来的。

  “让所有医护人员会议室集合。”不一会,会议室便挤满了医护人员,而门外站满了那些神情各异的患者。

  “所有C区的医护人员留下,其余人员领好自己的患者离开。”

  秦奕轩冷漠的话语淡淡飘进每一个人的耳朵,让人不寒而栗。

  “哼,你们知道顾念吗?哦!你们应该知道,就那个让你们怎么折磨怎么来的。”

  秦奕轩说着,一把移开了桌子上的物品。接触地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使得下面的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完蛋了。

  “谁给你们的胆子。”

  暴怒的秦奕轩让下面的人吓到开始哆嗦。

  “是宋小姐,宋瑾小姐吩咐的。”一个长相老实的中年妇女在下面哆哆嗦嗦的说到。“我们也没办法,宋瑾小姐让我们怎么痛苦怎么来。我们也不敢得罪宋小姐。”

  “宋瑾,谁?这是哪里你们不知道,这是老子的地盘!你们这群分不清主次的东西,自己去人事部滚蛋吧!”

  “还有,告诉A市的医院,谁敢录用他们,就是与我与秦家为敌。”

  秦奕轩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智,抑制住的要处理掉这些人的冲动。

  叫来了助理,“门口那些,我这里是没能力留他们了,让家里人接回去吧。领之前,每人卸一只胳膊吧。”秦奕轩的声音凉凉的传入了助理的耳朵。跟在秦院长身边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感觉到了一向温文尔雅的秦奕轩骨子里那种嗜血的冷意。

  秦奕轩解决完这些人,带着极低的气压,回到了院长办公室。拨打了好友战景烁的电话。

  “帮我查一个人,S大比我低一级的顾念,要她毕业以后的所以资料,越详细越好。”

  “顾念,女人,大哥,你要开花了?小的这就去,您老稍等片刻。”电话那头的战景烁一听是女人,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战家公子,效率还是很高的。

  不出两个小时,顾念这五年来的详细资料便完完整整的发送到了秦奕轩的邮箱。

  秦奕轩握着鼠标的手有一丝丝的颤抖。他不敢去面对,这个曾经那么阳光的小丫头到底被谁逼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怪我,怪我当年离开了,怪我现在才回来。”

  “那么从现在开始,换我守护你。”

  秦奕轩点开了战景烁发来的邮件,里面一点一点,全是这五年来小丫头经历的。

  “沈钦寒的秘书,实则是情妇”这几个字深深刺在了秦奕轩的心上。

  A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沈钦寒,沈家独子,20岁接手沈氏集团后把原本濒临倒闭的沈氏集团扶上了A市的宝座。而让顾念怀孕的,居然是他。一个成天绯闻满天飞的花花公子。

  看完了顾念这五年的一点一滴,秦奕轩的手紧紧拽着鼠标的手誓要把鼠标捏碎了。

  “顾念,既然老天让我们再一次相遇了,那么不管是谁,我都将护你周全”

  院长办公室滴答不停的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秦奕轩摸了摸发酸的眼精,起身,来到了顾念的病房。

  看着此刻沉睡的顾念,那颗原本已经沉寂的心再一次开始跳动。

  第二天,顾念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刚刚经历流产的顾念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

  “姑娘,你醒了,想必饿了吧,吃点东西。我熬了小米南瓜红枣粥,这个补你。”

  睡了很长一觉的顾念感觉比昨天好了很多。

  “阿姨,你是?”顾念声音小小的,还没有怎么恢复。

  “哦,我啊,我是秦少的保姆,你叫我张嫂就好了。我从今天起负责你的饮食。”

  顾念刚想回声知道了,便又听到张嫂在一旁开始念叨:“姑娘,我和你讲哦,你这时候就要好好调养,来,起来喝点粥。”

  顾念听着张嫂一边唠唠叨叨,一边打开保温盒开始为顾念舀粥。顾念鼻子一酸。

  多少年了,妈妈去世后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对过自己了。

  “谢谢你,张嫂。”顾念接过张嫂递过来的粥,开始慢慢吃了起来。

  张嫂见顾念吃完,便开始收拾,问顾念有啥要用的东西,张嫂去买。

  顾念原本不想劳烦秦奕轩了,但是自己这副身体,出去也干不了什么。也没有地方去,总不能回精神病院吧!

  顾念想到精神病院,想到了那个才来了几周的孩子,心开始如刀割般疼痛。

  看着一旁等顾念回话的张嫂,顾念调整了一下情绪,报了几个生活用品,便又躺下休息了。

  张嫂出去了,离开前告诉顾念,秦少今天早上去D市开会了,今晚就会回来,你好好休息。

  顾念应了声,表示知道了。

  原本应该直接去购买物品的张嫂,出门后先拨打了秦奕轩的电话:“秦少,顾念小姐气色今天还不错,刚刚吃了一大碗小米南瓜红枣粥,这会又睡下了。”

  “嗯,好,你好好照顾他,我晚上就能到。”

  被秦奕轩辞退的一个胖胖的妇女,打通了宋瑾的电话。谄媚的声音穿到了宋瑾的手机中,“宋小姐,我们按照你吩咐折磨她了,现在她的孩子掉了。”

  胖妇人带着嘚瑟的声音邀着功,宋瑾听了,说到:“你做的很好,钱一会我会打到你的卡上。”

  胖夫人一听,眉开眼笑,“谢谢宋小姐,谢谢宋小姐。”

  “对了,宋小姐,还有一事

  昨天那个贱人流产晕倒在地上的时候,我们院长刚好回来,带走了她。还……还把我们都辞退了。”

  “什么,辞退了你们,这个院长什么来头,居然护着这个贱人。”

  “那个破精神病院的院长叫秦奕轩。”

  “知道了,记住,钱到手了就闭上你的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