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体里变大变硬*我要让你哭着喊着好大

午军训结束之后,大家都返回寝室和食堂,在身体里变大变硬*我要让你哭着喊着好大路过路边一个销售饮料的摊点时,我正准备过去买瓶红茶。


没想到谭如燕也在那里,她已经付过钱买了瓶红茶,转身看到我走过去,直接把红茶递到我的手。


这尴尬了。


我接又不是,不接又不是。


看到旁边还有其他同学,悄无声息地接过来,总拒绝要好。


我接过红茶之后,她又买了一瓶。


我正琢磨着该不该跟她搭讪,她却拿着红茶转身离开,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弄得我一头雾水。


我正准备临开盖子喝的时候,曹丽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直接从我手里拿过红茶。


她咚咚地喝了一大半,然后再递到我的手里,说了声“谢谢”之后,直接朝寝室跑去。


不知道她是否看清,这瓶红茶是谭如燕买给我的,好在谭如燕并没发现,这瓶红茶已经被曹丽芳喝了一大半。


换做是别的女人,我也接着喝了。


可我对曹丽芳的印象越来越差,看到前面有个垃圾箱,我直接走过去把红茶扔了进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戚大虎还没回来,温如玉已经在厨房烧饭,我走过去拉开冰箱,里面有很多饮料。


我看到了一截洗干净的黄瓜放在那里,直接拿出来啃着,正准备坐到沙发去看电视,温润如玉端着菜出来,看到我在吃黄瓜愣了一下。


“冰箱里有那么多饮料,你吃黄瓜干什么?”


“哦,我过去经常吃黄瓜解渴,我看冰箱剩一根,你炒菜又用不,所以吃了。”


温如玉皱了皱眉头,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转身把菜放到桌子,又回到了厨房。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没两下吃完了。


正准备打开电视的时候,忽然想到电脑的小电影里,出现过女演员用黄瓜解决问题的情景。


再联想起刚才温如玉尴尬的表情,我差点呕了出来。


卧槽,这根黄瓜该不是她……


不过我回了一下味,好像除了清香甘甜之外,并没有她身的体味儿,也许是她准备着,还没来得及用吧?


想想昨天晚的那一出,我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出击,刚好这黄瓜是个噱头,我还可以试试温如玉究竟知不知道,那个移动盘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文学

我走到厨房的时候,温如玉正掘着屁股在洗刷餐具。


一想到李明亮对她的赞美,以及那么多同学被震惊的目光,我在满满的自豪和得意,壮起了胆子,直接贴在了她的屁股旁。


“嫂子,有什么要我帮忙吗?”


“没事,你去看电视,等着大虎回来一块吃饭吧。”


“那什么,”我伸手隔着裤子,在她的屁股墩摸了摸:“那根黄瓜是不是专门留着,准备有其他的用处呀?”


温如玉没有理会我的那只手,一心洗的餐具,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不是看了移动盘里的小电影,难道不知道?”


卧槽,她还真是准备用去解决问题的?


我更加贴近她,大胆地用手在她脸蛋摸了摸:“这么说,你知道移动盘里面都是些什么?”


“嗯,”她依然没有理会我的手,淡淡地说了句:“看完后收好,别让大虎看见。”


“那是你偷偷地下的?”


“大虎下的,原以为对他有帮助,谁知道……”


“怎么,我哥那方面不行吗?”


温如玉把手的餐具一放,转过身来给了我一个海底捞,我“噢”地一声一厥屁股,但还是没躲过她的五爪龙。


“臭小子,装什么装?天天在门口偷听,你以为我不知道?”


“嘿嘿,嫂子,那天晚的门缝,还是你故意留的吧?”


温如玉眉头一皱,正要发脾气的时候,突然听到戚大虎在外面开门锁的声音。


她立即松开手,悄声说道:“别神气,昨天晚的事还没完,等会儿再收拾你!”

吃饭的时候,戚大虎心事重重,温如玉问他为什么,他说学校准备在本市开发区办个分院,很多系主任都想争取院长的位置,戚大虎觉得这是个机会。他做不了分院的院长,至少可以顶个系主任的缺。


按说戚大虎是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应该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学校应该提拔他才对。


问题是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教学和科研,人际关系很差,当初凭他维护教授,还是学校为了拉低教授、副教授的平均年龄,并不是他有多出色。


现在成立分院,许多系主任的位置空出来,在民意测验的过程,他的名字都没排测验表,因而忧心重重。


温如玉问了一句:“那对于你来说,究竟是先评个教授好,还是先设法当个系主任好?”


戚大虎苦笑道:“我在学校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系主任我是做不来的,可问题是一旦做了,评教授轻而易举,如果干不系主任,感觉评教授的事情也会无限期推迟。”


“行,这事你别管了,让我去试试吧。”


戚大虎下意识的瞟了我一眼,而我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低着头吃饭。


吃完午饭之后,戚大虎本来有午休的习惯,温如玉却说了一句:“你不是说午还有事吗?”


说完,还朝他使了个眼色。


戚大虎开始愣了一下,接着瞟了我一眼,仿佛才明白怎么回事,立即说道:“是的,午还有个课件没做完,下午还要用呢,那我先走了。”


看着戚大虎的背影,我的小心脏立即剧烈跳动起来。


温如玉分明是故意把他支开,想单独跟我想处一会儿。


戚大虎把大门关之后,我立即溜到厨房,又靠在温如玉的身后蹭了蹭。


“又来了是不是?回你房间去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卧槽,这是来真的吗?


否则,她也不会把戚大虎支走。


我一溜小跑的回到房间,先是把通向阳台没窗户的窗帘给拉,然后躺在床静静地等待着温如玉。


温如玉洗完碗后楼来,从我的门口经过,径自回到了主卧。


等了一会儿没见她过来,心浮气躁的我,立即朝主卧走去。


主卧的门没有关,温如玉的外套脱在床,里面的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我走进主卧之后,轻轻地房门关,悄悄地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听到温如玉正在里面一边洗着澡,一边哼着小调。


我轻轻地把卫生间的门,推开了一条小缝,把眼睛凑过去一看,只见细雨般的水珠,飘飘洒洒地落在温如玉洁白如玉的身体。


顺着晶莹剔透的水珠,温如玉莲藕般的手,正轻抚着飘逸的长发和高挑挺拔的身体,。


尤其是俊美的臀部,每次被她的双手扶摸之后,都会不由自主地跳动着


我完全惊呆了!


我的身体在瞬间变的僵硬起来,不由自主的把门缝拉得更开,正琢磨着要不要冲进去的时候,温如玉突然回头朝外看了一眼,恰好与我四目相对。


她立即用手掌捧着水,朝我一下泼过来,随即瞪了我一眼,我哗啦一声把门拉,还是没有勇气直接冲进去。


过了一会儿,里面的水深停了,温柔一擦干身体之后,穿着胸和丁字裤直接走了出来。


看到我花痴般的站在房间里,傻乎乎地看着她,温如玉直接走过来伸手拧着我的耳朵:“你小子的胆是越来越大了,刚刚我要是没发现,你是不是还……”


“嫂子,我……我什么也没做呀?”


“你还想要做什么,是吗?”她松开我的耳朵之后,正准备去穿衣服。


我灵机一动:“嫂子,要不我替你按摩一下吧?”


“怎么,你会按摩?”


“我哥没跟你说过吗?我家可是武术世家,我们家祖传的按摩手法,绝对可以祛病疗伤,强身健体。”


“真的假的?”


“不信你试试!”


温如玉将信将疑地趴在床:“过来试试看。”


我的嗓子已经冒烟了,赶紧把迷彩服脱下,穿着衬衫和短裤爬到了床。


“你干什么?”看到我脱下外套,温如玉瞪了我一眼。


“嫂子别误会,我那迷彩服不是太脏吗?”


温如玉不吭声,趴在那里两眼闭,我的一双手,立即在她的美臀按了起来。


“你小子又耍什么坏?人家按摩先按太阳穴,后按肩膀,你丫的来按我的屁股,当我是傻子呀?”


“这你不懂了,外面按摩的都是水货,真正全身按摩,得从你的下盘按起,然后向四周扩展。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气沉丹田之说吧?真正有功夫的人,首先是在丹田运足……”


“行了,你按吧,别啰里八嗦的。”


在她臀部按摩的时候还好一点,我的手缓缓移动到她的腿时,感觉到她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嫂子,你的肌肤怎么保养的,这么富有弹性,别说是你的同龄人,连那些大一女生,都被你甩出不止好几条街了。”


“你这是捧我还是损我?是暗示你自己天天盯着那些女生看,还是说我已经老了?”


“嫂子不愧是讲师,联想太丰富了,我是被你的美迷倒了,由衷赞叹一下而已,没别的意思。”


说着,我把她背后的纽扣解开,她的丁字裤便摊开在床。


“说吧,”温如玉突然问道:“‘炮弹卡在炮膛里’ 究竟是怎么回事?”

晕,她还想着这件事?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温如玉绝对不是以一个道德的守护者来谴责我,而是想搞清楚我跟陈灵均到底有没有关系?


有的话,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


我立即跪在她的屁股墩,用双膝替她按摩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使她发出的重重的低吟声。我又趴在她的背,顺手解开了她胸后面的纽扣,胸的搭瓣摊开之后,温如玉身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不过她还不知道而已。


我利用娴熟的手法,不停地按着能够激发她的穴位,她的低吟声在瞬间变得越来越重,感觉她洁白的脊背,已经开始冒出了汗珠。


我的这套指法,源于密宗双修,传说是供男女双修成仙所用,用在普通人身可想而知。


一套穴位按下来,温如玉完全把持不住,早已面红耳赤。


这个时候,我才告诉她,自己昨天晚偶遇陈灵均带着孩子去学琴。


想到次在饭桌,戚大虎和温如玉谈论过评职称,最好的捷径是通过陈灵均去找副校长,所以自己故意跟陈灵均套近乎。


我当然不会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温如玉,只是避重轻,当然也倒出点干货。


我告诉温如玉,在陪陈灵均来回的路,我只是频频朝她暗送秋波,趁着人多的时候,也用手臂在她胸口蹭了几下,其他没什么了。


正因为如此,晚接到温如玉的信息之后,还以为是陈灵均发过来的,所以才回来一条“炮弹卡在炮膛里” 的短信,意在进一步诱或她。


我的话在温如玉听来没毛病,何况此时的她,已经被我弄的心浮气躁,火急火燎。


“二虎,你……你这些手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怎么……”


我故意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是不舒服,只……只是感觉怪怪的,好像有点催晴的作用,你小子不是故意的吧?”


此时我整个人趴在她的背,用身体替她按摩着,同时凑到她的耳边说道:“这可是我们家祖传的秘方,据说我们家远古的祖,是通过这种方法得道成仙了!”


“不……不行,我……我受不了了!”


说着,她猛地一转身,我只好顺着她的身体侧翻在一边。


温如玉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胸和丁字裤都开了。


本来她的脸已经红了,这时又顺手抓着胸和丁字裤悬在空,一脸怒容地对着我低声呵斥道:“反了你了,你居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