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东西真大我想要”在厨房里做高H

对未来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所以不那东西真大我想要"在厨房里做高H清楚副校长的评价,其实可以决定我未来的命运。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谭如燕的影子,洗完澡之后,我换了温如玉给我买的最高档的衣服,带现金卡溜了出去。


我躲在女生公寓门口的花坛里,静静等候着谭如燕的出现。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没一会儿她真的出现了。


只见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还是那种感觉,虽然在校园里不算很出众,但是女人味很浓。


她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学校门口走去,怎么看怎么让我浮想翩翩,认定她是我需要的那种贤妻良母型。


谭如燕不像是赶什么事,也不像要找什么人,但又仿佛很有目的性的往前走,始终保持端庄的仪态,从头到尾都没有左顾右盼。


我一直跟出了学校,正想着用何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身边,她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似的,立即打开了后排座的车门,非常自然的地了进去。


我赶紧在旁边扫了一下共享单车的二维码,骑着车子追了去。


好在路的车流量太多,出租车走走停停,一会儿我追了去。


卧槽,不会吧?


当我与出租车平行的时候,突然看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居然是副校长?


几个意思,会不会是他家的亲戚?


虽然我心跳加速,热血喷涌,但还是尽量往好的方面想。


一路跟下去,却发现出租车在一家宾馆前停下,两人下车之后,谭如燕很自然地挽着副校长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想对老夫老妻似的走进了宾馆。


我赶紧拿着手机,拍了段视频。


看着他们消失在宾馆里,我像喝汤喝出只苍蝇,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陈灵均的影子。


我赶紧骑车调头,一口气冲到学校门口,停好共享单车之后,一下子又犹豫了。


我想干什么?


拿着视频去找陈灵均,然后跟她一块去捉奸?


如果说副校长是咎由自取,那么谭如燕呢,这辈子这么毁了吗?


如果拿着视频想开干陈灵均,也要她会同意呀?


 文学

过去李明亮说过,大多数女孩子喜欢浪漫,不喜欢被人落井下石或者趁人之危。


陈灵均即便看到这个视频,恐怕也不会跟我立马滚床单。


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谭如燕跟我没一毛钱关系,我却有种被副教长戴了绿帽子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心痛。


我的心,像是被针扎,被刀绞着……


想想李明亮早把曹丽芳给玩了,谭如燕年纪轻轻的,跟副校长好了,而看台那群漂亮的美女,齐声高喊“徐孝海,我爱你”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妈蛋的,这些女孩子怎么对谁都张开翅膀,唯独多了我一个?


想到曹丽芳居然还大胆地去捞刘怀东的海底,貌似对我也有所改变,昨天约我压马路,我何不把她弄出来,在操场边跟她滚滚草地了?


情绪失控的时候,我也想不了那么多,管她是不是破鞋,先玩玩再说。


我掏出手机,正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一个夜莺般的声音响起:“二虎,约会呀,怎么穿的这么帅?”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回头一看,陈灵均正牵着她的孩子像是要出门,刚好看见站在路边的我。


周身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好像是有一肚子的话,却又无从说起。


“不,我……那什么……大姐,你……你送孩子学呀?”


陈灵均扑哧一笑:“慌里慌张地干嘛,大晚的送孩子什么学?不过也算是吧,给小孩报了个钢琴班,正准备送去练琴呢。小刚,叫叔叔。”


“叔叔好。”


“你好。那什么,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不我陪你一块儿去?”


陈灵均盯着看了我一眼,没吭声。


我赶紧解释道:“这大晚的,你一个女同志送孩子不方便,以后要是熟络了,晚我可以替你接送孩子呀。”


“好哇,好哇,我喜欢叔叔送!”


大多数男孩子,都喜欢跟哥哥叔叔在一起玩,可他却不知道,我的心思却是用在他妈妈的身。


陈灵均笑了笑:“那一块去吧。”


虽然她并未多说什么,可从她的神态,我意识到她心里非常清楚我在想什么。


既然她没拒绝,我肯定有戏。


我们在经过一个小广场的时候,里面有大叔和大婶在跳尬舞,许多人都围过去看,小刚也嚷着要看。


我立即让小刚骑在我的脖子,走到人群的最后面,陈灵均也跟了过来。


前面人太多,她用手扶着小刚,靠在我的身边踮着脚往里看。


刚好她的胸部,贴在了我的手臂。


我用手臂碰了碰她的胸部,开始她没察觉,后来意识到了,不过只是低头看了一下胸部,再也没有吭声,依然踮着脚往里看。


而我不断用手臂蹭着她的胸部,那种柔软的感觉,真是妙极了。


小刚是在路边的钢琴店学琴,隔着一条马路是湖边。


平时陈灵均是在店里等她学琴,我看到湖边的景色不错,朝陈灵均使了个眼色。


陈灵均开始没做出什么反应,一直盯着小刚看。


在我觉得没戏的时候,她忽然叮嘱小刚好好练,说是跟我出去办点事。


我们在湖边的一张石椅坐下,看到四周围没人,湖风又不断的吹拂过来。


我悄悄地问了一声:“冷吗?”


陈灵均没有吭声。


我立即凑到她的身边,对着她又问了一声:“冷吗?”


她依然没有回答,但整个人微微颤抖起来。


我知道那不是了,而是紧张。


“冷吗?”我再次问了一声。


她扑哧一笑,笑的很迷人,同时反问了我一句:“你不会问点别的吗?”


此时此刻我们彼此凝视着,鼻尖几乎碰到了鼻尖。


我实在忍不住了,立即把嘴凑过去轻吻着她。


我已经想好,如果她要反抗,我只好把副校长的料爆出来。


没想到她浑身一哆嗦,伸手反过来搂住我的脖子,回报以更热烈的亲吻。


一不做二不休,我的手顺着她的胸部往下滑,燎起她的裙摆……

陈灵均也是没谁了,任凭我热吻袭胸,她都尽量放松自己,可当我的手触碰到她丁字裤时,居然拼命夹紧双腿。显而易见,她希望跟我循序渐进。


一次是嘴唇失手,今天打算只丢失胸部的阵地,至于最终的缴械投降,恐怕希望在延续一段时间。


我却等不及了,想今天一鼓作气的把她拿下。


我直接把手伸进她的丁字裤。


我勒个去,难道她是传说的白虎吗?


陈灵均拼命夹着双腿,赶紧松开我的嘴唇,一边用手拽着我的手臂,一边贴着我的耳边说道:“不行,下面不能动。”


“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是不能动!”


我已经管不了许多,好像是在高速公路全速行驶的轿车,这个时候怎么刹得住脚?


我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脖子,张开大嘴,把她整个嘴都含了进来,然后用漆盖顶开她的膝盖,把手往下一探。


陈灵均剧烈地哆嗦了一下。


开始还拼命抵挡,可当我的腿已经彻底把她腿分开,她紧紧绷着的身体干脆彻底一放松,腿向两边一张,拿出一副装死的样子,任由我摆布。


她拿出的是被动反抗的姿态,希望我此歇手。


我当然不会当。


一万只小鹿在心里乱撞的我,尽情地用自己的手掌,探寻着从未触摸到的秘密……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的胸口微微颤抖起来。


开始还以为她**了,松开嘴唇一看,两行热泪居然从她的眼角向两边流去。


巨汗!


陈灵均居然呜咽起来。


这下我真的蒙了,虽然那只太行的手还没停下来,却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你……怎么了?”


陈灵均抽泣了一下,把脸偏到一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把手抽出来!”


李明亮说过,面对女人的时候,通常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虽然看去陈灵均不愿意,甚至还哭了起来,但是又能保证这不是她故作姿态?


如果她真的不愿意,为什么跟着我到湖边?


又为什么在我刚刚亲吻她的时候,回报我以更热烈的亲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