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两周没更新,我又去瑞士啦。今年瑞士的旅途结束了。我会陆陆续续贴一些瑞士的野花贴,不按顺序,想起哪儿就是哪儿了。今天就贴8月的雪朗峰——其实雪朗峰挺尴尬的,它和少女峰都属于大因特拉肯旅游区,但在夏季却不像少女峰那样覆盖积雪,所以上了雪朗峰而没看到雪、只看到还不错的风景的游客,有时会感觉失望。但我有充足的理由喜爱雪朗峰,因为这个海拔高度,恰好可以看到流石滩上的野花。 瑞士纬度相对靠北,阿尔卑斯山相比于我国青藏高原,由于纬度高,所以海拔不需要到四千米以上才有流石滩,通常2500米就是草坡和流石滩的交界处了。雪朗峰海拔将近3000,和我之前去过的可以观赏阿莱奇冰川的艾基斯峰环境相似。但雪朗峰的山顶更荒芜一些,同时离开缆车站,也有更自由的活动区域。想看花,至少可以停留一两个小时。 当然,还要足够好的天气才行。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缆车站外眺望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缆车站外眺望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眺望少女峰、僧侣峰和艾格峰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缆车站内的阿尔卑斯羱羊标本 好天气,搭乘缆车到最上边的缆车站。出站就是观景平台,可以看周围的风景。大多数游客止步于此,但其实还有一些徒步小路。请注意警告牌,说的是禁止穿高跟鞋上下,而不是游客止步,所以其实是可以沿着徒步小路一直向下走的。当然向上也可以,只不过向上爬着,太累。 如果要看流石滩的植物,可以从雪朗峰阳坡的徒步小路出发,有两个选择。一是走上一小段,大约能看十余种植物,之后返回缆车站,所需体力不太多,时间一两个小时。另一个选择是,从徒步小路一直向下走,走到下面一个缆车站——我没有尝试,因为时间有限。如果天气好,还是值得走一走的,海拔下降一些,植物的种类会丰富些。 所以下面我要给贴出的,都是靠近雪朗峰缆车站附近的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流石滩徒步小路的开端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卷耳 Cerastium arvense subsp. strictum 徒步小路从石头台阶开始,两边有金属扶手。搭乘缆车上来的时候,同行的朋友说,山顶这么秃,没植物吧?其实还是有的。流石滩就是这么回事,低矮的植物藏在石缝里头。刚刚踏上小路的入口,旁边的大石头缝里,有就低矮的野花。走这条线路的游客不多,我就蜷缩在路中间,开始拍照。 左手侧有一个白色的花。看样子是石竹科卷耳属。先不管哪个种类了,拍了再说吧。于是我用拧巴的姿势,从小路上探出身去,勉强拍了个照片。回来一查…原来您就是华北地区高山上的那个卷耳本尊啊!枉费我拧巴的身躯了好不好?他乡遇故知是这么个遇法吗…好吧,幸好其他种类的野花,大都是阿尔卑斯山区分布的种类了。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藓虎耳草 Saxifraga bryoide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藓虎耳草 Saxifraga bryoide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藓虎耳草 Saxifraga bryoide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香虎耳草 Saxifraga exarata subsp. moschat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香虎耳草 Saxifraga exarata subsp. moschata 聚集成垫状的虎耳草,在这个季节的阿尔卑斯高山,常见能看到大约四五种的样子。雪朗峰上有两种,花瓣具有橙色斑点的是藓虎耳草,相对较多,花瓣黄绿色的是香虎耳草,也不算少,但终究不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离开缆车站一段路,流石滩上的虎耳草一坨一坨,拍景观照挺合适。美中不足就是缆车的支架难以避开。 虎耳草的花远远望去,是一小丛的白绿色,而大丛一点的红褐色,则来自两个妖孽。一个是果实,毛乎乎的说可爱也挺可爱,另一个是歪瓜裂枣状的花。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匍匐路边青 Geum reptan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匍匐路边青 Geum reptan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冰川毛茛 Ranunculus glacialis 匍匐路边青的花期已经过了,果实尚未开张时,像个螺丝转儿形的毛球,带着红褐色。其实它的花是黄色的,挺鲜亮,花期记载是7-8月,但我们连续两年,都是在8月初只看见果实。对了,看见一朵残花。果也好玩,但一朵花也没见,多少有些可惜。 冰川毛茛就是我说的歪瓜裂枣。它的花瓣正常时应当是白色的,在高海拔地区的植物,花瓣往往变成红褐色,不平展开张。有人就喜欢它变成红褐色的样子,但反正我觉得有点拧巴。整个山坡,目光所及,就没有一朵花是端端正正的模样,要么残破,要么扭曲。你瞧,高海拔的恶劣环境,把人家小花花折腾成什么样了…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类滨菊 Leucanthemopsis alpin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类滨菊 Leucanthemopsis alpin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单花卷耳 Cerastium uniflorum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单花卷耳 Cerastium uniflorum 石缝里的白色小菊花是高山类滨菊,算是分布海拔较高的菊科种类了。记得到了9月份,山顶上冷飕飕的时候,偶尔还有高山类滨菊残留着,人家那么顽强,也怪不容易的。白色偶尔也会来自单花卷耳,不多,比之前他乡遇故知的卷耳要低矮,花却更大。 顺便说,虽然有徒步小路,但在流石滩拍花,还是有点艰难。小路是修整过的,流石滩却是狂野的,坡度大,碎石经常稀里哗啦。在徒步路的路边找花总是安全一些,跑到没有路的山坡,就要面临出溜下去的风险。我给沙漠豪猪老师拍个工作照,跟他说,您倒是抬头看我一眼啊。他说,抬不了头,一抬头就掉下去啦!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流石滩上沙漠豪猪老师的工作照 前面说的植物,整体数量都比较多,而且相对显眼。一路走下来,其实不显眼的种类也有一些。我相信不少游客就直接错过了,毕竟一来不好看,二来小不溜秋,没工夫多看它们。不过流石滩上的植物,难免都是小不溜秋的,风大,长得晃高晃高的话,除非根系牢固,枝茎坚实,不然难免被风咔嚓一声吹断。这一断,没准就从瑞士给吹到意大利去了也说不定。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单花飞蓬 Erigeron uniflorus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南芥 Arabis alpin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南芥 Arabis alpin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大种拉拉藤 Galium megalospermum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大种拉拉藤 Galium megalospermum 这几个种类在雪朗峰也都不算常见,零星有一点点。单花飞蓬好像还飞蓬属的模式物种来着,长得真是其貌不扬,纯靠总苞上的毛,才把它和近似种类区分开…高山南芥这东西,有可能种子成熟后会抢时间,多繁殖一个世代——到了9月份,当年的新生苗会开花。但因为没有了解过它的生活史,是否二年生,是否能够当年开花,还得看看资料,但我确然在山顶的雪堆里,见过这东西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苗苗,开着个小破花,怀里抱着冰。

 
大种拉拉藤只有这么一丛。之前在稍低海拔处相对多些,花色却有的偏白,有的偏黄绿,一度我以为是不同的物种来着。查资料说高海拔地区铺地生长的只有这一种。对了,所谓的“大种”是指它的种子较大,但其实能大到哪儿去呢,花本身就小得令人绝望。在风里摇啊摇,拍照怎么也拍不清楚。沙猪老师用手机拍照,已经直接放弃了。我端着单反相机,胳膊都酸了,也没拍清楚几张。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塞尼山风铃草 Campanula cenisi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塞尼山风铃草 Campanula cenisi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毛叶婆婆纳 Veronica aphyll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毛叶婆婆纳 Veronica aphyll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婆婆纳 Veronica alpina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高山婆婆纳 Veronica alpina 不过要说流石滩的色彩,果然还是蓝紫色最吸引人!石缝里我们遇见一种贴地生长的风铃草,而且往往都藏在避风背阴的位置…我们所在的山坡算是阳坡了,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背阴…反正这种风铃草我们之前并没见过。它是以法国塞尼山命名的,姑且称之为塞尼山风铃草。 此外还有两种婆婆纳。我怀疑之前在别的地方,可能见过它们。抵达雪朗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婆婆纳的花,不晒太阳不乐意开,日光偏斜,花也渐渐闭合。特别是后一种,花可真小,连我这狗眼也没看见它,还是沙猪老师说,这还有一种特别特别小的婆婆纳!我这才过去看…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流石滩向下眺望,远处是缆车站和艾格峰 其实我们大约可以看到抵达下面一站的路,所以沿着徒步小路是没问题的。但向下走了一点点,发现植物种类没有太大变化。恐怕要海拔和环境差异再大一点才好,要到草坡和流石滩的交界。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原路返回了。返回之前,再度遥望下一站的缆车站,哎呀,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走一下这条徒步线。缆车站后面,隔着山谷,黑色的艾格峰静默无语,仿佛在嘲笑着我的天真。 但我其实心里还有惦念。搭乘缆车上来的时候,靠近顶峰附近,我看到一丛黄色的罂粟来着,流石滩上再没见到第二丛。不然,回去拍罂粟吧…我和沙猪老师一商量,决定跑回缆车站的下方。罂粟就在山坡上,孤零零的,难以靠近。我们又找了另一条路,沿着山坡绕过去,勉强拍到了照片。 至于这是什么罂粟呢?按照瑞士植物学家的观点,它叫做橙黄罂粟,花有时会变橙色,但如今对于罂粟属植物的分类学意见是这样的——橙黄罂粟最好归并到野罂粟这个物种里,嗯,对的,也就是华北地区的高山上呼啦呼啦能见到的野罂粟。再度他乡遇故知?不不,根据毛被等细节的差别,我还是尊重瑞士植物学家的意见吧,暂且叫它橙黄罂粟。故知我谢谢你了,不要遇了好不好…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橙黄罂粟 Papaver croceum 当我们拍完罂粟,正准备返回的时候,小飞给我留言了,说,有云海你也不叫我啊? 有云海吗?我们在阳坡,什么海也没见着。上观景台一看,阴坡那边,云就像是硕大的蟑螂群一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果然有云海。天气预报说,下午有云,之后会降雨,原来指的是这个呀。好吧,看花的旅程结束了,后面改看云海好了。云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游动,爬上山坡,努力地翻过山脊,然后一泻而下。我猜,大约稍低的位置都会包裹在云雾里面吧,又阴冷又迷蒙,让人感觉黏糊糊的,不大好受。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在雪朗峰看云海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在雪朗峰看云海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在雪朗峰看云海 顺便说两件事。一是雪朗峰其实主打007主题,顶峰有不少007相关设施,毕竟有一部007电影是在这里拍的。设施好玩,没看过电影的小朋友们也可以体验,所以我和沙猪老师在外面拍花,家属们包括小朋友在内,就在里头感受007的魅力。 可惜我没有太多时间和007玩耍了。唯一的交集是我去上卫生间。卫生间也是007主题的,男女厕所分别写着邦德和邦德girl,行吧,我应该进邦德那个门对吧?推门进去一看,唉哟,每个单间的门上都有妖娆女郎的剪影,一瞬间让我怀疑是不是进错了屋。幸好墙上写着,像邦德一样瞄准,那大概是没进错。这思路也是够可以的。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顶的007主题厕所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顶的007主题厕所

雪郎峰流石滩上的野花

雪朗峰顶的007主题厕所 从最高处的缆车站向下一站,原本是有玻璃平台和玻璃栈道的,惊险刺激,也可以观景。但我们下去的时候,云雾已经席卷过来,玻璃栈道关闭了。没看成固然遗憾,但在山上的流石滩看了花,这才是我更想要的。如此说来,哪有什么遗憾呢?不能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呀,知足常乐嘛… 我是很知足的,因为顺便说两个事的第二个事,是我们来瑞士的时候,买了瑞士交通系统推出的Swiss Pass,火车汽车游船一票全包随便坐,然后,还有四座山峰的登山小火车和缆车也是包含在内的,比如瑞吉山、铁力士山,也有雪朗峰。不过据说从2020年开始,雪朗峰就不是全免费了,会有打折,但不一价全包了。这么说来,赶紧上雪朗峰,又不多花钱,还看了花花,这么能不知足呀。 和雪朗峰海拔近似的几个山头,我去过前面提到过的艾基斯峰,可供游客行走的范围有限,植物种类与雪朗峰部分相似,也有差异,物种数量差不多。另外就是前往冰川3000途中的缆车站,那里比雪朗峰的海拔低些,物种更丰富些。再有,则是阿罗萨的魏斯峰。不然,下一篇瑞士野花,就写写魏斯峰好啦,毕竟流石滩总是那么迷人,那么那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