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我的腿部张开弄我h”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TXT

学长把我的腿部张开弄我h"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TXT康一听,面色瞬间变得煞白。

小龙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赵康,喃喃道:“刘老,你还真别说,这是个好主意啊。”

赵康浑身颤抖,如同一个簸箕似的,他再也经受不住来自心中的惊恐,连忙说道:“饶命啊龙哥,我……我真不知道这个老东西……哦不,是陈叔是你的好友,我要是知道的话怎么敢对他动手?”

“哼,废话不多说,先揍你们一顿。”

我抱紧了田丽丽,不断在她耳边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田丽丽也不哭泣了,而是一直盯着赵康,不过此时她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担忧与关系,有的只是一片冰冷,此时的她已经对赵康完全失望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他。”田丽丽说道。

赵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抓住我裤腿哭喊道:“陈叔,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次吧。”

“以后我一定会对高雯馨好好的,再也不出轨偷女人了。更加不敢对您不敬,您就饶了我这次吧。”赵康知道他不是小龙的对手,要知道龙哥的手下都是混社会长大的。

他压根不够看的。

我心中不耐烦,一脚将赵康踢开,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给小龙了个眼神示意,他心领神会地对身旁的小弟说道:“都给老子麻利点,打死这个狗东西。”

田丽丽别过头去,不想看到眼前这一幕。

我跟小龙交待了点事情,别真的打死了赵康,这时候我


才带着田丽丽,身后依稀传来了赵康以及他同伙的哀嚎声,不得不说还真是大快人心啊。

我将田丽丽送回到家门口。

“你以后要小心赵康那个家伙,惹急了的狗会跳墙。”我嘱咐道。

田丽丽见我要离开,她立马拉住我的手,神色惶恐地说道:“陈叔你不能离开吗,今晚你要留下来陪陪我,一个人我害怕他们会再次找上门来。”

“要真是那样的话,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理。

算上这次,我应该是第三次来到田丽丽家里,每次都有不同的收获。

刚走进房间的时候,田丽丽就对我说道:“陈叔,你先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吧。”

“啊?”

田丽丽似乎知道我误会了,她红着脸解释道:“陈叔,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我的意思是你刚才受了伤,现在需要敷药,要不然的话会加重伤势。”

原来如此,我倒是想歪了。

这次我倒是没有隐瞒她,身上很多地方都疼痛无比,像是被人割裂了ròu体似的。

我脱下衣服,田丽丽害羞地说道:“陈叔,把你的裤子也给脱了吧,我扔去洗衣机洗洗明天就能穿了。不过看你这样子,明天估计也上不了班,就请假几天吧。”

我想了想,也把裤子脱掉。

田丽丽帮我在伤口上涂抹药水,到最后只剩下大腿内侧那儿没有涂药水。

上次我那是欺骗她的,这次赵康那个家伙还真的对我子孙根动手了,让我大腿内侧那儿淤青了一大块,也幸好这几个家伙有点分寸,没真敢踢我那儿,要不然的话我肯定就废了。

正想着的时候,田丽丽已经开始帮我敷药。

她那张认真的脸蛋距离我那儿极为接近,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只要我挺一挺就能触碰到。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激动起来。

下面也同样被我支起了个帐篷。

田丽丽应该是看到了我的窘迫。

我亲眼看到她脸色瞬间变红,更加夸张的是她脸上的温度都已经传到我裤裆里,让我哪儿痒痒的,恨不得将田丽丽直接按在沙发上推倒。

人一闲下来,就喜欢想这想那的。

就在我心猿意马的时候,田丽丽忽然抬起头来,面带微笑地说道:“陈叔,你要是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的,我能帮到的一定会帮。”

见状,我下意识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让你帮忙的地方。”

“我有个地方已经肿得受不了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怎么能如此直接说出这种话呢,趁着田丽丽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又再次说道:“小田你不要放在心上,刚才陈叔的话都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是我的错。”

“陈叔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

田丽丽低下头,面色涨红的同时眼中还带着丝丝羞涩之意,她低声说道:“陈叔……其实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也不是不行,只是还没到时候呢。”

我一听就乐了,敢情还有戏?

本来高雯馨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也没抱着能将田丽丽推倒的念头,谁知道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让田丽丽对我心生好感,我心中可以说是激动得不得了。

可是我哪里能等这么久?

我恨不得马上就能和田丽丽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田丽丽似乎看出来我火热的内心,她语气羞涩地说道:“陈叔,现在还不行,你身上还有很多伤口呢,而且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听到这句话,我心底微微遗憾。

看来今天注定是不能将田丽丽占为己有了,只能等以后找个机会把她给推倒,我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诸多画面来。

田丽丽似是感受到我脸上的落寞,她生怕我埋怨她,田丽丽鼓起勇气说道:“陈叔,你要是真的忍不住的话你可以用手来……给我……那个……”

“啥?”

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不说了,你要是没听到的话就算了。”田丽丽鼓起嘴说道。

我也不想多问,而是伸出手探进了田丽丽的衣领,田丽丽只是稍微抗拒后就任我长驱直入,根本没有丝毫阻拦,我享受着手上给我带来的快感。

简直如同神仙快活啊。

我看着仍旧在那儿忙来忙去的田丽丽,不由得开口道:“丽丽,你不用忙了,过来陪陪陈叔。”

田丽丽虽然有些抗拒,但最后还是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我隔着内裤触碰到她白皙而又光滑的大腿,脑海中浮现出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甚至都已经计划好了下一步该怎么走。

可是田丽丽总是不配合我,让我无从下手。

就在我心中有些焦急的时候,田丽丽那只手竟然也伸到了我裤裆那儿,她的手就像是一条水蛇那样缠绕着我,让我不自主地发出声闷哼来。

我被刺激之下,直接伸出手抱住了田丽丽。

田丽丽没有抗拒,扑入我怀中,如同一只受伤了的小白兔。

我没让她闲着,而是把嘴凑上去想要和她开始亲吻,田丽丽死活不肯,我恼怒与焦急之下强行用舌头敲开了她的嘴巴,最后成功和她舌头交融在一起。

这种感觉很美妙。

田丽丽起初也是极力抗拒,但到了后来则是欲拒还迎,开始和我拥吻起来。

经过一阵缠绵之后,我以为已经到了合适的时候,可田丽丽却一把将我推开:“陈叔……现在真的不可以,我……我其实已经来了大姨妈……”

听到这里,我叹了口气,看样子田丽丽不像是说谎。

倒是可惜了。

若是平时的话田丽丽肯定早就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心中也有些纳闷,不过我想了想后也知道不急在这一时,便说道:“没事的,那我们来聊聊天就行。”

田丽丽点点头,再次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我心中也有种安稳的感觉,人生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此,我问道:“既然你今天都已经见识过赵康的真面目,那你以后该怎么办,他可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

田丽丽脸上露出纠结之色,摇摇头后说道:“他没什么好担心的,被陈叔教训过之后肯定不敢来我这里了,我已经找到了新的住处,改天带陈叔过去看看。”

我点点头,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赵康知道,要不然的话可就麻烦了。

田丽丽考虑得比我还要

 文学


周到。

“陈叔,你要是困了的话就早点休息吧,今晚肯定没人会来打扰你。”

我看了眼田丽丽,她心领神会地将我搀扶进房间,躺在床上后钻进被窝里,然后关灯,我感受到身旁像是摆放了个火炉似的,我顺手将田丽丽抱在了怀中。

一夜过去。

这天晚上倒也真的没有发生其他什么事情,就是睡了个不荤不素的觉而已,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田丽丽衣衫不整地躺在我身旁,我伸出手揉了揉田丽丽可爱的小白兔,她竟然没有醒来。

不过我也没有继续侵犯,而是起床离开了田丽丽家里。

接下来这周时间里,我都没有去学校,而是呆在家里修养身子,要不然话我这把老骨头肯定支撑不了多久,期间我没看到高雯馨和赵康两人,也不知道两人现在到底咋样了。

倒是张燕时不时过来我家里,从她嘴里我得知赵康被人揍了一顿后好像变得老实起来,这些天也不再出差,而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陪同妻儿。

我点点头,若他真是浪子回头的话也不迟。

张燕语气中带着些埋怨,嘀嘀咕咕地说道:“也不知道赵康是被哪个家伙揍了一顿,现在他整天魂不守舍的,让我好生担心,就像是没了灵魂似的。”

我安慰她肯定没事的,张燕这才放心下来。

这一周时间里,高雯馨也没想着过来找我,让我心中颇为不满。

老公是我帮你找回来的,怎么说都应该过来感谢感谢我才是啊,可高雯馨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不过来见我,我心中疑惑不已,难道说是赵康将那晚的事情告诉了高雯馨?

可这也不应该啊,高雯馨我还是十分了解的,她不像是那种人。

在家呆了一周无聊的时光后,我终于回到学校。

这天上午,我在校医室里见到了奖金半个月没见过面的何秀兰,她气色很不错,见到我过来的时候她连忙站起身来说道:“陈伯伯,您不是在家修养么,怎么过来了?”

我摆摆手,谁愿意在妹子面前认怂?

“不碍事的,就是一些小伤口而已,我又不是真的老了。”

我话里有话,让何秀兰耳朵微红,我捏了把何秀兰柔弱无骨的手掌,淡淡地笑道:“秀兰,这半个月来陈伯伯都不能见你一面,实在是想念你啊,不过幸好,你终于回来了。”

“陈伯伯,这儿很多人,小心被人看到。”何秀兰连忙提醒我。

她的脸已经红透,我怎么看就怎么欢喜,我没有继续挑逗她而是松开了手淡淡地笑道:“没事的,我是你的长辈,在学校里自然由我来好好照顾你。”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何秀兰微微点头,眼神里多了几分羞涩。

我有些心疼地望向何秀兰,指尖轻轻地拂过她青丝,道:“听陈伯伯的话,以后可千万不要做那些傻事了,陈伯伯又不是不会自己照顾自己。”

“知道了吗?”

何秀兰点点头,我这才松了口气。

怕就怕以后还有这种事情发生,这次还好只是发高烧而已,可下次要是出了车祸什么的我又该怎么面对何秀兰的父亲?怎么跟自己交代?

何秀兰真是个令人不省心的孩子。

我已经完全把她当做了我的小辈,不想伤害她。

中午,我外出学校办点事情。

正当我走出校园不长时间后,我在路边看到了一伙人将一个妹子围在角落那儿,那个妹子我之前见过几面,的确是我们学校里的女学生。

我本不想去理会这种事情,可我脑海中浮现出了田丽丽无助的身影。

若是我不上前阻止的话只怕是会酿成严重后果,甚至会对这名女生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乃至是毁了她整个人生,我咬咬牙迈出步子朝那伙人走去。

大老远我就听到了女生传来的哭声,令人十分揪心。

我愈发坚定了心中的想法,那伙人仍然在那儿挑逗女生,道:“臭表子,你要是听大哥们的话怎么可能会沦落到现在,不过你现在答应我也还来得及,以后我们将不会追究你之前的事情。”

女生蹲在那儿抱头痛哭,我看不下去了直接吼道:“你们几人在这里干嘛,为什么要欺负女生?”

“你们还是个人吗?”

趁着几人愣神之际,我连忙走过去将女生从地上扶起来,同时还对几人喝道:“都是些不要脸的东西,我要是你们的话就撞墙死了算了。你们几个大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小女生,狗娘养的?”

几人面带怒意,尤其是为首那人,他皱眉瞪了眼我:“你特么又是谁?”

“老子办事还轮不到你这个糟老头子对我们指指点点吧?”

“给老子让开,要不然的话老子连你这个老东西都揍一顿,拳脚可是不长眼的,我劝你慎重点。”

我皱起眉头。

看来这些家伙是不肯放过这女生了,而我现在也是伤病初愈,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当然了,即便我身子健康也不一定是他们这几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我知道今天事情不能善了,便沉声道:“你们围着这名女生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信不信我报警将你们全都抓起来?”

为首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躲在我身后的女生就哽咽着扯了扯我衣角道:“伯伯,您还是不要管这里的事情了,他们都是冲我来的,是我犯了错误,我自己来承担。”

听到这番话之后我眉头更是紧皱。

这个女生倒地犯了什么错误,竟然让这些人都将她围在这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我要是能帮得上忙的话一定会帮你的,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