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别胜新欢做了七天*他的炙热还留在体内

 小别胜新欢做了七天*他的炙热还留在体内桂芳一脸不可置信:“真的?”

“那肯定呀,嫂子,现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我是帮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继续劝道。

张桂芳真的意动了,红着脸沉吟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低声答应了下来。

“那行……不过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规矩一点!”

“放心吧,我是那种人么?”李耐义正言辞地点头,心中却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着张桂芳进了里间,然后让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来,张桂芳的屁股便将黑色打底裤绷的死紧,正对着李耐,能看到紫色的内裤边和那诱人的区域。

看的心神荡漾,李耐心跳的越来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嫂子,那我……开始了?”

“嗯。”

张桂芳俏脸绯红,声音细小如蚊呐

李耐也不再犹豫,把手轻轻放在了张桂芳的纤腰上,开始给她按摩。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指掌间的触感还是极为柔软细腻,再加上腰的特殊位置,李耐的大手在按摩过程中,不免会剐蹭到张桂芳的屁股。

每次不小心碰上,张桂芳都会轻哼一声,让李耐愈发心神荡漾。

“桂芳嫂,隔着衣服效果不大好,掀上去吧?”

按了一会,见时机成熟了,李耐故意皱眉,叹了口气问道。

李耐没有撒谎,他在大学里的确学过按摩,所以这几下按的张桂芳极为舒服,因此张桂芳也没多犹豫,轻轻嗯一声,答应了。

李耐见状,胆子更大,直接从炕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张桂芳身后,俯身去揪她包在打底裤里的短袖下摆。

张桂芳两腿微微岔开,李耐站在中间,再加上向前俯身的动作,直接便抵在了她的腿根处。

张桂芳俏脸绯红一片,只感觉似乎被一根火热坚硬的棍子顶着般,小腹处一片酥痒难耐,忍不住轻哼一声。

再看此时的李耐,怎一个爽字了得?他又微微向前顶了顶,甚至都能隐约感觉到柔软的形状,而且湿热湿热的,张桂芳那里恐怕早就泛滥成灾了。

将张桂芳的短袖下摆从裤子里揪出来,往上一掀,便看到了她白嫩的腰部。

因为常年干农活的缘故,张桂芳的腰部竟然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纤细紧致,让李耐食指大动。

“嫂子,起来跪着!”

李耐忽然间开口说道。

“啊……什么?”张桂芳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低声问道。

“你跪在炕上,上半身直起来,我可以前后一起按。”李耐笑眯眯道。

说完,李耐也不等张桂芳同意,直接伸手一左一右把住了她的纤腰,然后往后一拽。

张桂芳更是被李耐撩拨的心神荡漾,眼眸微闭。

在李耐的帮助下,张桂芳脱鞋转了个身跪在炕沿上,跟他面对面。

那对沉甸甸的柔软近在眼前,李耐甚至能嗅到张桂芳身上的幽香,当即更加亢奋。

他伸手环住了张桂芳的腰身,摩挲几下之后便滑到了后腰部位,整个人也逐渐前倾,最终脸蛋都贴在了张桂芳白嫩的肚子上。

张桂芳只感觉李耐呼出的热气打在腰身上,滚烫酥麻,嘤咛一声,双手便下意识地扶住了李耐的肩膀。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的心思都早就不在按摩上了,李耐又象征性地帮她按了几下腰后,两只大手忽然间向下,直接捏住了张桂芳弹力十足的挺翘臀瓣!

无比舒爽的感觉传来,张桂芳忍不住哼了一声,旋即眼中浮现了些许慌乱:“耐子,你……你干啥呢,好好按摩,别捏嫂子屁股呀!”

说着,便扭动着腰身想要从李耐手中挣脱。

“我说了,嫂子你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我都能帮。”

“我知道,铁柱哥满足不了你,我可以……嫂子,难道你不想要?”

李耐喘着粗气,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张桂芳屁股上摸索,同时直接抬头,用下巴拱开了张桂芳的衣领,把脑袋直接埋在了那之间

张桂芳饥渴许久,哪受得了这个?

 文学

李耐身体结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还长得不赖,比起自家那王铁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能跟他睡一觉的话……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做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短袖和罩子都推了上去。

丰满白腻的柔软颤颤巍巍,散发着诱人幽香,李耐左手抓着一只,将其含住吸吮了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着裤边滑了进去开始摸索。

“咚咚咚!”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

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

“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

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

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奶奶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

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

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学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衣衫不整,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嫂子,没憋坏吧?”

张桂芳摇了摇头。她的罩子之前就被李耐推了上去,这一摇头,也在跟着晃动,白花花一片。

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张嘴将其一口含住。

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索取,让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门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想了想后还是折了回来,想要一探究竟。

刚走到小诊所门口,一阵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让杨小雪一愣。

这声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个女人,难道之前李耐不让进里屋,是因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还有这种声音……饶是杨小雪未经人事,也猜出了点什么,一张俏脸顿时臊得通红。

“呸,这个李耐真不要脸!”

杨小雪在心底唾骂一声,本想着立即转身离开的,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却仿佛有种莫名的魔力,让她怎么都移不动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杨小雪轻手轻脚掀起门帘,踮脚朝里面看去。

小诊所的门是木门,上面有块玻璃,透过玻璃能看清楚里面。送走杨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记带上里屋的门了,因此杨小雪竟然真的能隐约瞟见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杨小雪的心跳顿时就剧烈了起来,只感觉面颊发烫、身子发软,小腹处也升起了一丝异样之感

屋子里,张桂芳的黑色打底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处,她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则是撅着屁股半跪在炕沿,从杨小雪的角度看去,李耐整个脑袋都被张桂芳的双腿夹着,姿势极度诱惑。

此时的李耐,正在用手指把玩着张桂芳,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门外偷窥?

随着手指的动作,“啧啧”的轻微水声不断在耳畔响起,张桂芳美眸微闭,小嘴微张,喷香的娇躯轻轻颤抖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哼叫。

趴在门上偷看的杨小雪将这一切都尽收眼中,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一波接一波的怪异感觉席卷全身。

小腹处越来越火热,那个地方早就泛滥成灾,杨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婶子平时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呢!

看着看着,杨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胸口和腿根处探去,她只感觉体内似乎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噬咬,又麻又痒,只有揉揉才能缓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