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摄影术被西方人带进清朝,并逐渐发展。这一批老照片拍摄于摄影术传入中国的前30年,算是难得一见的早期作品,非常珍贵。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70-1880年,阿芳照相馆拍摄的挑夫。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约1866年,缤纶照相馆拍摄的邹伯奇。


邹伯奇是“中国照相机之父”,学者们相信他在1844年制成了照相机。1845年,他撰写了《摄影之器记》小册子,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摄影文献之一。他还在一篇散存文章中,述及了摄影机湿版照相法的操作过程。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60-1863年,广州将军及其仆从合影。


广州将军统领八旗官兵,绿营兵也要受其节制。广州将军的官阶与两广总督相同,均为一品大员。到了晚清,八旗兵战斗力衰微,广州将军也地位日衰。1860-1863年这个时间段内,穆克德讷和瑞麟先后担任这一职务。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78年,某地道台与老婆孩子合影。


根据清朝的官阶制度,道台又称道员,是省(巡抚、总督)与府(知府)之间的地方长官,品秩为正四品。道台不完全具备地方政府性质,不过是省级行政机构的派生物。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60-1863年,看立体照片的妇女。


那时候的立体照片约等于现在3D影像,需要借助立体镜观看。这在欧洲曾风行一时,也曾输入中国,但因价格昂贵,并不是很流行。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61年,48岁的Kouang Hay。


此人生于汉口,曾到访法兰西学院,没有留下其他身份信息。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52年,在巴黎拍照的琼阿德(音译)。


虽然他没有留下明确的身份信息,但是我们可以断定,他是极少数在1860年前拍摄照片的中国人,他也是较早前往欧洲的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之一。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70至1880年代,皇宫里的太监。


这张照片满足了我们对太监形象的想象,比电视剧中要真实。他衣着华丽,而且衣服上绣着蟒的图案,在太监群体中的地位很高。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70-1879年,圆明园残迹。


拍照时距离圆明园被毁已经过去了10多年,令人心痛。

晚清老照片:一品大员仆从成群,第8张是真实的太监


1866年,北京西安门城墙附近。


根据记载,西安门无城台,门基为青白石,红墙;单檐歇山黄琉璃瓦顶;面阔七间、进深三间,正中明间及左、右次间为门,各有红漆金钉门扇1对;左、右梢间及末间作值班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