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叫出来我满足你*被学弟撩拨的日子


  乖叫出来我满足你*被学弟撩拨的日子就因为,她偷偷的见了沈慕之——沈沉的亲弟弟,她的初恋。

  可是这一次,真的不是她故意的。

  “沈沉……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

  见沈沉抬手示意佣人停下,叶以澜就更紧张了。

  佣人悄无声息地退下,叶以澜心慌得揪紧了身下的地毯,哑着嗓子求饶,“沈沉……”

  话音未落,她差点两眼一翻的晕死过去。

  这也是为什么她那么惧怕沈沉的原因。

  每次她犯错,他都能用各种手段,来惩罚她。

  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每一次的惩戒,都足以让她生不如死。

  他喜欢这样掌控她的感觉。

  她知道,这是他故意的在折磨她。

  “放过我……求求你……沈……沉……”

  不知什么时候,她彻底失去了知觉。

  男人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昏睡过去的女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开门吩咐佣人,“叫许然来,给她看看。”

  “是,先生。”佣人毕恭毕敬的应声。

  ……

  叶以澜醒来的时候,上身已经换了干净的白色衬衣,不算长,刚遮到大腿根部。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正收着医药箱,语气不紧不慢的道,

  “已经给你上过药了,这几天注意一下,不要有过于激烈的床事……”

  他似乎对这情况已经习以为常。

  毕竟叶以澜被沈沉搞的不省人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他不过只是一个私人医生,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

  许然心里有些憋闷,拎起医药箱准备离去,却被身后伸出的纤细的手指一把扯住了衣袖。

  女人声音有些颤抖,“许然,慕之他,还好吗??”

  沈沉发现她和沈慕之私会,几乎是大发雷霆,她被带回别墅施以鞭刑,沈慕之那里也一定不会好过。

  他本来就双腿瘫痪了,她简直不敢想象沈沉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待他。

  而叶以澜的问题,听在许然的耳中却是十分可笑的。

  他回头,一脸认真的盯着她,问了三个字,“你说呢?”

  叶以澜抓着他衣袖的手一点一点失去了力道,最后,彻底的垂了下来。

  是啊,以沈沉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沈慕之呢?

  上次是打断了他的腿,这次,又会怎么样?

  慕之……

  想起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叶以澜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抽痛。

  许然沉默了下,“你想要日子过得好一些,还是断了念想,别再见他了。”

  叶以澜的一双眸子里染着水雾,喃喃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能见他,我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见他,可我有话想跟他说。”

  许然提了提肩膀上的药箱背带,不打算再多留。

  女人的眼泪对于男人而言是毒药,看的久了谁也会心软。

  “许医生,你帮帮我……帮我给他带话好不好?”

  他脚下迟疑了几秒,终究是心一横,“不行。”

  “扑通”一声,叶以澜从床上跌下来,竟是跪在了他面前,“许医生,算我求你……”

 文学

  许然脸色一青,一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叶以澜,你干什么?起来。”

  叶以澜却跪着不肯动,像是下了狠心一般,死死地攥着许然的袖子,

  “你答应我,答应我就起来,你跟慕之不是朋友吗?我不是想害他,真的,你就帮我带句话,好不好?”

  不知道是被那句话打动了,许然的眉头终究是松动了几分,点了点头。

  “你说吧,就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卧室门缝中,一道纤细的身影晃过,拖鞋踩在地毯上,并未发出过多的声响,

  季明蕊原本是要去书房找沈沉,却被卧室里一字一顿的哽咽声给吸引,停下了脚步,在听清里面说话的声音后,她面色一沉,在手机上划了两下,收音的位置凑近了门板。

  “你先起来,伤口刚处理好,再崩裂了对以后复原没好处。”

  许然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安置回床上坐着。

  坐下的时候,她眉头明显一皱,露出几分痛苦的神情。

  “过两天就好了,忍着点。”

  “没事,我没事,许医生,谢谢你。”

  叶以澜这个谢谢,谢的自然不是帮她上药,

  许然皱了皱眉,沉默了几秒,

  “你说吧。”

  叶以澜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酝酿措辞,开口的时候声音里染着痛意,

  “你帮我跟他说,忘了我吧,以后也不要再想办法跟我见面了,我仔细想过了,我跟他以后,再也没可能了,我也……不爱他了。”

  许然的眉头皱的更深,似乎是没想到叶以澜要说的就是这些,忍不住追问道,

  “你是真的想开了,还是只是想让他死心?”

  “想开么?我不知道怎么去想开,”叶以澜的眼中满是自嘲,嗓音艰涩,

  “我是认命。”

  从那晚喝醉酒的沈沉强暴了她,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开始,她就认命了。

  许然沉默了几秒,重新背好了药箱,

  “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带到。”

  走之前,他比往常的动作慢了些,犹豫了一会儿,干净修长的手指在叶以澜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好好休息,没什么过不去的。”

  门缝中的那道身影迅速闪到走廊偏僻的拐角里,等到许然走了以后,镶了水钻的粉色指甲滑过手机屏幕,按下了确认保存键。

  沈沉站在书桌后,双手撑在书桌上,望着铺陈在桌上硕大的图纸——温泉度假村开发规划方案,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刚惩戒过那个不安分的女人,明明应该有发泄过后的餍足,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感觉到,甚至于比之前知道她偷会沈慕之的时候更加烦躁。

  一阵敲门声传来,他不耐烦道,

  “进来,”

  “少爷,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佣人端着托盘远远地站在门口,神情恭敬拘谨,眼眸低垂,不敢直视沈沉。

  托盘上是皮鞭,上面还沾着血迹,此刻已经干涸,凝结成了难看的褐色。

  沈沉脸色沉了下来,

  “第一次处理吗?这种事也来问我?”

  佣人吓得浑身一抖,磕磕绊绊道,

  “先前的都是洗净消毒备用,这个,这个皮鞭上的倒刺,磨损,磨损的厉害,橡胶也……也有些裂了…….怕您下次用起来,用起来不顺手,所以,所以我给少爷寻了一套新的东西,用起来可能会更加过瘾,少爷您您不如正好换了…….”

  “是吗?那我还真是错怪你了,”

  沈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却在佣人小心翼翼抬头试图打量他脸色的时候,猛地沉了下来,

  “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对这些事指手画脚了?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

  佣人脸色煞白,腿一软,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在墙上。

  沈沉气不打一处来,

  叶以澜这个女人再不知死活那也是他一人的玩物,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这帮人,一天不教训,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笃笃笃”又是一阵敲门声,

  “我说了让你滚,再做些没用的事情就彻底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沈沉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而门柄却依旧转了转,进来的也不是佣人,一张带着妆容精致的脸探了进来,眼神娇媚,半开玩笑的语气开口道,

  “沈总,怎么发这么大火?跟谁置气呢?”

  “怎么是你,”沈沉只扫了一眼,“你来干什么。”

  季明蕊背着手,步伐轻快的走到书案前,

  “听说设计部把新的设计图交上来了,我来问问你满不满意,不满意的话,我重新给你推荐几个设计师。”

  “这次的图还可以,之前推荐的几个人不错,谢谢了。”

  沈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工作上的事情,他从不含糊,季明蕊是他青梅竹马的发小,虽说跟大部分富家千金一样没什么能力,但是在建筑设计规划这方面认识的人的确不少,这次也是给他帮了不小的忙。

  “好歹是四个亿的项目呢,严谨一点也正常,你不用怕麻烦我的,沈沉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