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清末四大奇案之杨月楼冤案

杨月楼,名久昌,派名久先。京剧武生演员。清咸丰间随父到北京天桥卖艺,被徽剧名角张二奎收为弟子,使习武生。

同治十一年(1872),杨月楼来到上海,加盟以武戏著称的 “丹桂园”戏院,初一登台,就博得了满堂彩,其中得意之作,是在《安天会》中饰演孙悟空,出场连翻108个筋斗,收步不离原地,让无数沪上戏迷为之倾倒。因为演猴戏尤为出彩,大家又叫他“杨猴子”。

韦阿宝是上海一户广东香山籍富商家的独生女,其父韦氏出身于官宦之家,后来经商,常常往来于广东、香港、澳门之间,老婆和女儿就留在上海的家中,他们家与杨月楼演出的戏院只有一街之隔。

一次,韦氏母女听说了杨月楼的名气慕名前来观戏,结果两人愣是在戏院一口气连看了三天。

韦阿宝本是一位年方17的妙龄少女,长得聪慧俊秀,从小爱看红楼西厢之类才子佳人的故事,她原本对京戏兴趣不大,可见到杨月楼却被深深地吸引,回到家中日思夜想、茶饭不思。

韦母见女儿日日魂不守舍,顿觉奇怪,找女儿长谈,韦阿宝趁机将自己对杨月楼的仰慕和盘托出,韦母之前也极爱看杨月楼的戏,对他印象不错,如今见宝贝女儿对他用情至深,也顾不上杨家与韦家是否门当户对,当即点头同意。

韦阿宝有了母亲的支持,便不再被之前的胆怯礼法所束缚,赶紧给杨月楼修书一封,表达自己的爱慕,甚至连自己的年庚八字都一并附在后面,然后托自己的奶娘将书信递到了杨月楼的手上。

当杨月楼收到这封字迹娟秀的求爱信,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位富家的妙龄千金向自己求婚。当时的杨月楼年届而立尚未娶亲,还是毅然决然地推辞了。

这边韦阿宝苦等消息,紧张得彻夜难眠,却等来了被拒的结果,她得知杨月楼的决定后,心力交瘁、一病不起。

无可奈何的韦母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请人转告杨月楼,可以“延媒妁以求婚”,即明媒正娶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个决定无疑充分显现了韦家的诚意,杨月楼甚为感动,终于下决心请戏班长辈出面,送婚书、下聘礼、缔婚约,他要迎娶阿宝姑娘。

韦阿宝的叔父韦天亮知道了这个事情,说,自古良贱不得通婚,你怎能把阿宝嫁给一介戏子?

韦母见小叔子反对得紧,不想将此事扩大,主动找到杨月楼,建议他用上海民间旧俗“抢婚”的办法,来完成这桩婚事,而当时的《大清律例》认可“抢婚”的法律效力,何况婚约已订、聘礼已收,这门亲事已经是受法律保护了。

后来,在奶娘的帮助下,韦阿宝携带金银从家中出走,杨月楼则按照事先约定在中途接应,正当他们在新居行婚礼之时,忽然一阵人声嘈杂,好些灯笼将门外的漆黑照亮,杨月楼正要起身查看,洞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县差及巡捕立即冲了进来,将杨月楼与韦阿宝当场抓捕。一对新人就这样被人送进了府衙。

原来,韦天亮听说了杨月楼抢亲的事,立即聚集在上海的广东香山籍绅商,向官府控告杨月楼犯拐盗罪,于是当差的在杨的住处找到了他们。

审案的上海知县叶廷眷恰亦为广东香山籍人,痛恶而重惩之,当堂施以严刑,打杨月楼胫骨一百五十板;在审问的过程中,对杨月楼施加种种酷刑,并预备寻个事由将杨月楼处刑打死。后有倾慕杨月楼的妓女沈月春买通衙役,得以幸免。

韦女不仅无自悔之语,反而称嫁鸡随鸡、决无异志而被掌嘴二百。二人均被押监,等韦父归后再行判决。最后上海县令按“良贱不能通婚”律,断杨月楼为“骗财诱婚”罪,发判充军,罚韦女阿宝发送善堂交官媒,另择婚配。

案件到此,看似终结!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申报》的参与,让这桩本已板上钉钉的案子有了回旋的余地。

时年,《申报》的主笔叫做何贵笙,何贵笙听说了杨月楼的案件经过后,写了一篇《记杨月楼事》,介绍了案件的起因经过,客观地写出了杨韦之间明媒正娶的合法性,批出官府屈打成招的事实。

此文见报后,韦家叔父及县令遭到了社会舆论的强烈抨击,大家纷纷为杨月楼鸣不平。

在《申报》一再的舆论炮弹轰击之下,这个事件很快传遍了上海的每个角落,其他报馆也参与到该话题的讨论中,一时间,杨月楼的命运成为上海男女最为关注的事情,社会舆论逐渐偏向了杨月楼的一边。

按照清朝律法,由知县一级官员断判的案子,必须呈送上一级复审,几个月后,杨月楼被送到了松江府。公堂之上,杨月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连磕了几十个响头,口中大喊“冤枉”,松江知府见状,不禁心生同情,说:“你直起身来说话。”

清末四大奇案之杨月楼冤案

杨月楼终将自己被屈打成招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松江知府之前也看过相关的报道,对于这个案件比较了解,而且他很开明,他想县衙定的罪名是“盗拐”,偷盗加拐骗,但是韦阿宝的证词上写得清楚,金银财物明明是人家的嫁妆,之前杨月楼下过聘书,这盗和拐根本都谈不上。想到这里,松江知府命人先将他带下去。随后,知府决定将此案发还重审。

这一消息传到了民间,《申报》的记者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转机,便再一次大肆报道,制造舆论声势。

在强大舆论作用下,案件再审,最终杨月楼被定为诱拐罪,判充军流放。

光绪元年(1875年),因光绪帝继位,慈禧宣布为庆祝新帝登基大赦天下,杨月楼也在被赦免的名单之列。

杨月楼终于离开了上海,回到北京,当时的京剧名家程长庚派人请来杨月楼,在“三庆班”落脚,1882年程长庚去世前,将倾尽毕生精力的三庆班交给杨月楼掌管。

光绪十四年(1888),三庆班被选入宫演戏,受到了慈禧和光绪帝的一直赞誉。1890年,杨月楼病逝,年仅42岁。

韦阿宝的命运非常凄惨,有史料记载她被父亲逐出了家门,也有人说她被逼嫁给了一个70多岁的老叟,悲惨地过完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