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甲午战败后,清朝统治者急欲整饬海防,重建海军,于1895年起,向英、德等国订购大小军舰43艘。”海圻”号巡洋舰即为此中吨位最大、装备最好的战舰。

一、“海圻”号巡洋舰出访缘由

海圻号巡洋舰出访,主要是为了庆贺英王乔治五世加冕。

1910 年英王爱德华七世逝世,其子乔治五世继承王位,定于1911年6月22日举行加冕庆典仪式以示庆贺,遵循本国传统,加冕仪式活动中还包括了规模庞大的国际海上观舰式(即国际海上阅兵式)。为此,英国向世界各国广发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18国200余艘军舰参加庆祝仪式。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据大清宣统政纪实录所载,清廷于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12月,曾下谕内阁总理衙门:“明年五月为英君加冕之期,着派贝子衔镇国将军载振充头等专使大臣,前往致贺,以重邦交。”

宣统三年三月初,1911年4月初,海军大臣载洵奏:“英皇加冕,大阅兵舰,拟派巡洋舰队统领程璧光率领海圻巡洋舰前往,以将敬意而敦睦谊。”朝廷准奏。

以”海圻”舰为旗舰的清海军巡洋舰队统领程璧光,领受率舰出国的命令后,当即督舰从浙江象山港启航赴沪,紧急进行出航准备。

清政府决定派遣贝子(清代宗室爵位,次于贝勒)载振为庆贺特使前往观礼,同时派海军的“海圻”号军舰搭载特使,并参加加冕观舰式,海军巡洋舰队统领程璧光作为庆贺副使,负责沿途监督军舰航行,以及到英后参加各国海军界的礼仪活动。其规格之高,兴办之隆,在清朝260多年外交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此外,清政府还派“海圻”号顺便访问美国和墨西哥。

1908年美国舰队环游世界时,曾在厦门受到中国海军的优待。事后,美国海军部多次邀请中国海军回访美国,一直未能成行。此次“海圻”号前往英国,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实现访美。而前往墨西哥,是因为那里发生了严重的排华事件,中国驻墨公使请求派军舰前往保护华侨。

接到清政府海军部安排不久,因特使载振决定乘火车走陆路前往欧洲,“海圻”便由程璧光直接带领赴英。

此次远行,海圻号共载官兵450人左右。自管带汤廷光、帮带李国堂、大副郑祖怡以下,配有帮带,总大副,驾驶大副,枪炮大副,粮饷大副,鱼雷大副、二副、三副,中医官、西医官,正、副电官,总管轮、大管轮、二管轮计24人。因舰队统领程璧光驻舰办公,增设参谋、副官、英文秘书3人。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舰队统领程璧光


另搭载有16名来自烟台海军学校、马尾海军学校的实习生,临时由超编的一名大副和一名教练官统管。以及随舰赴英国监督新造军舰的专员李和、林葆怿,出国期间,全舰官、生、兵均按月领取比国内多一倍的双薪,仿照英国海军军服样式订做了军服。

海圻舰驶离国门前夕,舰队统领程璧光便置天朝律令于不顾,一声令下,剪掉了所有军官和海校实习学员拖在脑袋后面的那根长长的辫子。“既然服饰仿从英制,留着一条发辫反倒显着不中不西不伦不类了。”程统领解释说。舰上的军官就已全部剪除了发辫。待到达新加坡时,全舰就再也没有留着长辫的人了。

清宣统三年三月二十三日,1911年4月21日。下午2时30分,在其他中国军舰的礼炮致敬声中,盛装的“海圻”舰从上海杨树浦军港起锚远行。开始了近代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的蓝色征程。

海圻舰出长江口进入东海,穿过台湾海峡,直下南中国海驶出国门,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通过亚丁湾进入红海,穿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在这连跨三大洋的逾万海里漫漫航程里,“海圻”号先后顺访新加坡、科伦坡、亚丁、塞得港和直布罗陀五大海港,作1至3天短暂停靠补给。

经过两个多月的航程,“海圻”舰经印度洋入红海,过苏伊士运河,再进入地中海,历10470海里航程。

二、出访英国

进入大西洋后,海圻舰沿大洋东岸北上,进入英吉利海峡,首先驶入峡口的英国第一个沿海港口普利茅斯港。在此,海圻舰停泊两周,官兵们一边油漆舰体,检拭装备,一边休整,舒缓连续航行之劳苦

抵达普利茅斯后,各种外交礼仪活动便应接不暇。清政府派驻英国大使刘玉麟立即从伦敦驱车前往普利茅斯,迎接慰劳来自祖国的特殊外交使者。普利茅斯市市长为欢迎海圻舰访英,特别举行盛大游园会,”海圻”舰自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以下军官及见习生30多人参加。一时间,普利茅斯市士绅名流汇集,出席者超过500人

1911年6月20日,终于驶抵朴次茅斯军港,系泊于港外斯匹赫德锚地,静候多国海军编队海上大校阅。

由于沿途所经港口全为英属,所有进出港手续、系留泊位、补购物品以及官兵登岸洽谈公务与游览,概由英国海军预先安排妥当,所以尽管一路进出港口频繁,涉外事务复杂,倒也轻松顺畅。

1911年6月21日,“海圻”号与各国前来参加受阅庆典的军舰以及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已按预定计划,在斯匹赫德水域集结完毕。

同一天,各国率舰将军及舰长均接到英方请柬,获邀出席英王加冕典礼。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及随员立即同车前往伦敦,以会同应邀出席典礼的中国要员清朝政府特派专使载振、驻英大使刘玉麟等。

1911年6月22日,上午10时30分,加冕庆典隆重举行,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王后同乘由8匹乳酪色高头大马牵引的四轮大彩车,离开白金汉宫,前往位于坎特伯雷教区的西敏寺接受加冕。国王身着深红色国定礼服,彩车四周派有20名仪仗兵护车,彩车近旁还有8名年轻英俊的侍卫官护驾,紧随彩车的是皇室高级人员的车队,担任殿后的则是威风凛凛的20名宫廷卫士。不过半小时的路程,沿途所经街市派出5万部队担任警卫,数十万群众一起涌上街头,夹道欢呼,争睹新王与王后之风采。这一盛况确实也很令程璧光等人大开眼界。

1911年6月22日,英国皇家海军为庆祝英王加冕,也为了加深各国海军的友谊与交流,在朴次茅斯港举办了一次多国海军田径运动会。中国海军临阵准备,挑选数十名体格健壮者组织参赛队伍。虽为即兴娱乐之举,但也堪称一项“国际赛事”,因此引得朴次茅斯市数万民众前来观战。“海圻”号代表队虽与奖牌无缘,但无一人犯规,无一人中途退场。

1911年6月24日,乔治五世国王偕王后在斯匹赫德水域校阅多国舰艇编队。据称,这次校阅参与国之多,舰艇之众,军容之盛,为英国历史之最。

上午11时许,乔治五世国王与玛丽王后在海军第一大臣的陪同下,与各国专使及本国阁员并皇家贵族,乘着大型豪华游艇3艘,自朴次茅斯港徐徐驶出。中国专使载振和程璧光统领应邀乘英王所在的第一艘校阅艇观看海上校阅。

当3艘校阅艇驶出朴次茅斯港口时,英国皇家海军旗舰首先施放礼炮一响,接着,所有参阅舰艇按规定时间间隔,同时鸣炮21响。霎时,隆隆炮声响彻碧海,滚滚硝烟弥漫蓝天。

英王乘坐校阅艇校阅军舰,每到一舰,该舰乐队高奏英国国歌和本国国歌,官兵肃立致敬。奏乐完毕,官兵们一齐挥动军帽,三呼“Hurrah!”(万岁)!乔治五世国王与玛丽王后神情怡然,频频挥手含笑答礼。

隆重壮观的海上校阅式进行了1小时20分钟。回港途中,乔治五世国王及王后接见了率舰赴英参加舰队校阅的中国海军统领程璧光,并向其颁赠“加冕银牌”。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英国国王乔治五世

为增进英国皇家海军与各国海军的交流,英方为所有参阅外舰指定了对应的陪访舰。担任“海圻”号陪访舰的是英国皇家海军大西洋舰队旗舰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舰队司令官杰利科中将驻舰指挥。

当晚,杰利科中将在威尔士亲王号上,设宴招待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及官生以上人员。

1911年6月25日,程璧光也在“海圻”号设宴答谢杰利科中将及威尔士亲王号舰长等来宾。

1911年6月26日,完成赴英庆贺英王加冕大典外交使命的海圻舰,自朴次茅斯港外锚地启航,回到普利茅斯港补充煤水食物。

两周后,再次沿英吉利海峡东行,穿过多佛尔海峡进入北海,驶抵纽卡斯尔港。纽卡斯尔市为英格兰东北部沿海工业重镇,著名的阿姆斯特朗船厂就坐落在该港。至此,海圻舰这艘远“嫁”中国的巡洋舰算是真正回到了娘家。在此,海圻舰停泊将近一个月,进坞更换了舰内全部电线。进行维护保养。

在船厂所在地纽卡斯尔停留期间,“海圻”官兵还专门前往城郊的圣约翰公墓,祭扫、重修了早年北洋水师在英订购“超勇”、“扬威”及“致远”等舰时,客死他乡的水兵墓地。

维修工程完成后,海圻舰启航向美利坚合众国东海岸进发。这是中国军舰首次横跨大西洋。

三、出访美国

“海圻”访英前不久,美洲大陆很多国家正陷入一股排华浪潮中。中国出使美洲各国大臣伍廷芳来往于墨西哥、秘鲁、古巴等国进行反复会商谈判,以图澄靖这种不利氛围。受外交部门吁请,清政府电令程璧光为特使,率正在英国停留的“海圻”舰转道前往美国,顺路往墨西哥等拉美国家访问“护商”,通过军舰到港的形式展示武力,以增强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地位。

1911年7月底,“海圻”从英国朴次茅斯军港出发,开始横跨大西洋的航行,

1911年8月10日左右,经过两个星期的连续航行,海圻舰越过4000海里的浩浩大洋,抵达纽约。为欢迎中国军舰到访,美国海军部派出万吨级巡洋舰北达科塔号作为陪访舰,与“海圻”并舷而泊,并指定一名中校军官为联络官驻舰协调。

1911年8月11日,抵美次日,美国国务卿、海军部长便分别会见了程璧光统领和汤廷光管带等人。

1911年8月12日,第三天,两位军政要员又联合举行盛大招待酒会,款待“海圻”舰官兵。

1911年8月13日。第四天,程璧光、汤廷光等应邀前往波士顿,晋见了正在避暑别墅休假的塔夫脱总统。拜会美国总统后重返纽约。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程璧光(前左)与纽约市市长盖诺尔


在波士顿访问时,程璧光一行还应邀观看了在美国轰动一时、连演300场不衰的著名话剧《红寡妇》。坐在贵宾包厢里,程璧光在英文翻译的讲解下,看得有滋有味。新任统领副官灵机一动,试探美方联络官:“演出结束后,不知能否安排统领到后台参观?”程统领未置可否,显然是动了心思。美方联络官心领神会,立即耳语侍者办理。及至剧终,程璧光刚刚起身,剧院经理便笑容可掬地站在包厢门口,恭请统领大人一行驾临后台指教。程统领以“恭敬不如从命”之态,欣然随经理来到后台。此时,全体演职员以饰演红寡妇的女主角打头,男女分列鼓掌欢迎中国海军将军。程璧光见状大悦,即席致词,对演职员的精彩表演给予高度赞扬。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图为程璧光与纽约市长William Jay Gaynor检阅海圻号舰水兵。


期间,中国海军派出仪仗队,列队前往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附近,向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的墓地敬献了花环,这一举动再次引起纽约和美国的轰动。

鲜为人知的是,南北战争名将出身的格兰特总统,与中国洋务运动的创始人之一李鸿章私交甚好,李鸿章访美时即曾到格兰特墓拜谒,格兰特将军墓无意中成了近代中美两国之间友谊的象征。


1911年清朝海军出访八国的扬威之旅

图为程璧光与纽约市长William Jay Gaynor在欢迎仪式上。


离开纽约前,程璧光还参观了正在承造中国巡洋舰“飞鸿”的美国纽约海军造船厂,作为那个时代海军军人间的最佳礼物,造船厂厂长伊泽将军赠送了一只海军宠物给程璧光,这只白色的波斯猫立刻成为“海圻”舰的宠儿。

四、出访古巴

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海圻”按照计划开往南美诸国,进行“炮舰外交”。“海圻”号停泊纽约期间,恰逢拉美一些国家发生排华暴乱,“海圻”号奉命顺访古巴、墨西哥,以宣慰侨胞。

8月中旬,“海圻”号驶抵古巴首都哈瓦那,立刻受到古巴华侨的热烈欢迎。更令官兵们感动的是,每当离舰登岸,一遇侨胞,无论男女老少,都竞相请至家中,盛情招待,临别还赠送各种纪念品。

舰队的到访也让古巴政府对华侨的态度产生了变化,程璧光觐见古巴总统时,古巴政府再度重申决不歧视华侨。

“海圻”号在古巴停泊10天后,原计划继续访问墨西哥,但因墨西哥

国内先前掀起排华浪潮,墨西哥政府已就排华事件与清政府驻美、古、西特命全权大使张萨棠签订了协议,正式向中国政府赔礼道歉,偿付受害侨民生命财产损失,又正值墨与邻国发生战事,因此,经请示清政府,中止前往,“海圻”遂没有再赴墨西哥,而只是在百慕大群岛略作停留,为美洲之行画上句号。

1911年9月初,海圻舰离开哈瓦那,顺访位于大西洋中的英属百慕大群岛首府哈密尔顿。

因为担心燃煤补给不足,“海圻”改变原定直越太平洋回国的计划,而选择了原路返回,仍然回到英国,再沿着当初出访的航线回国。

3日后,解缆续航,经13天的连续航行,返抵英格兰西北岸的巴罗因弗内斯港。

五、海外易帜响应革命

飘扬着黄龙旗的“海圻”进入英国港口后,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在舰上传开,辛亥革命爆发了。

1911年9月下旬,国内以推翻清朝封建统治为主旨的民主主义革命风起云涌,燎原全国。消息传来,群情激昂。当时“海圻”舰上的三副黄仲煊就是革命党人,他立刻在年轻军官和下层士兵中进行组织宣传,并运动舰上官兵向程璧光请命,要求宣布“海圻”参加革命。他首先秘密串联三官厅同僚、巡查、总头、总炮手、见习生等20多人,然后分头到兵舱和二官厅展开发动和组织工作,获得广大官兵的热烈拥护和积极响应。

就在此时,又传来武昌起义胜利的喜讯。黄仲煊立即率骨干分子公开请求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率舰呼应,出面领导全舰官兵参加革命大业。经过与驻英大使刘玉麟一番紧急磋商,程璧光、汤廷光同意领导全舰官兵加入革命阵营

紧接着,发生了一件颇具戏剧性的事情,程璧光召集全舰官兵到甲板上表决,称“汝等日来谈论,我已知之,汝等任何人如欲回国参加革命者,请到右舷,不赞成者左舷,待我唱出一、二、三时,按个人意志决定行动”,结果“一、二、三”数完,所有人都到了右舷。

1912年1月1日,是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海圻舰在巴罗因弗内斯港

举行了隆重的易帜仪式。全舰官兵军容严整,列队后甲板;由40名水兵组成的仪仗队持枪站在最前列;雄壮的军乐声中,随着程璧光一声“换旗”令下,管带汤廷光将一面新制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双手捧给值更官,值更官在两名持枪护旗兵的护卫下,驱步舰尾旗杆下,首先降下黄色青龙旗,然后升起红黄蓝白黑五色旗。

此后,程璧光实际持一种局外观望态度,并没有立刻带军舰回国,而是留在英国观察局势发展。直到民国宣告成立,换上了五色旗的“海圻”才从英国起航,踏上了回国之路。

1912年3月末,“海圻”舰终于踏上了归国的航程。由巴罗因弗内斯港南下,穿过爱尔兰海峡和圣乔治海峡,在位于威尔士西端的卡迪夫港补足煤水食粮,沿出国航线直布罗陀-塞得-亚丁-科伦坡-新加坡原路返回,

1912年5月,历经30850海里航程的“海圻”舰回到出发港上海,全舰官兵除水兵王福乾等四名病故外,全部于5月末驶抵上海杨树浦码头安全回国。

13个月后,当他们返回母港时,舰桅上的黄色青龙旗,早已改换了红黄蓝白黑五色旗。大清帝国覆灭了,中华民国诞生了。

1913年5月,民国海军部向大总统呈文,为“海圻”舰官兵请奖:

90多年前,中国海军也曾经有过一次雄奇的旅程:横穿三大洋,途经四大洲,历时400多天,进出8国14港,总航程30850海里。这是前伸自1866年中国海军诞生,后续至2000年走出20世纪的最后一道门槛,中国军事外交史和海军远航史上绝无仅有的雄奇。